2014年6月27日星期五

数十访民齐聚监察部 为维权人郭洪伟讨说法

民生观察2014-6-27消息:在6月24日,本工作室报道了维权人士郭洪伟因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被国家信访局内的警方人员殴打入院。详见:《访民探望因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被打伤维权人郭洪伟》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4/0624/10231.html。 今天,是郭洪伟入院抢救的第30天,有数十位访民再次来到位于北京市牛街的“回民医院”看望郭洪伟。 今天下午15:20分许,本工作室致电郭洪伟了解到,今天有数十位访民朋友来到医院看望他,并且有部分访民找到院方质问他们为什么不给他治病?而该医院的医务人员却回答称,有关方面让他们医院只负责抢救郭洪伟而不给予日常治疗,只有等到郭洪伟再次出现危险情况时,医院才能进行急救。对此,郭洪伟和访民朋友们异常愤怒,认为这是一种非人道的做法,并且当即决定去监察部讨要说法。 下午15:40分许,本工作室致电郭洪伟的女友柳小华,她告诉本工作室说,现在她与60多位访民朋友正在监察部讨要为郭洪伟说法,接待她们的还是5月27日监察部里的那位戴眼镜男性领导。今天,这位领导开始对访民提出的问题予以回避,让他们到其他部门去反映。 由于,柳小华所在现场人声鼎沸,本工作室与她的通话无法正常进行下去,柳小华表示,晚间或明日她再将详情告知本工作室。 据悉,在今年5月27日,郭洪伟等人来到监察部纠风办控告国家信访局不履行职责、不公开《信访督察制度》《信访问题排查化解制度》及组织实施信息,信访不作为,导致大量访民诉求久拖不决、访民问题越积越多。监察部一位戴眼镜的男位领导同志接待了郭洪伟等人,该同志说:“已经与中纪委监察部信访办联系好了,请您们明天上午9时前往投诉。” 5月28日上午9点,郭洪伟等人通过了国家信访局的保安检验身份证通道后前行不过30米,就从里边迎出来一名警号为:028684的警察,开始抬手指着郭洪伟问:“你是郭洪伟吗?”郭洪伟回答:“是!”。随即,该警察就扑向郭洪伟并且卡住郭洪伟的脖子,之后有几十名保安冲上来将郭洪伟团团围住,警察与保安一起将郭洪伟打倒在地。随后,有两名110的警察将郭洪伟送到了北京市牛街的“回民医院”抢救室。 但是,在郭洪伟被送到医院后,医院就长时间的将郭洪伟放在了急救室里,不予正常医治。 郭洪伟:185 0138 6679 柳小华电话:186 1221 1779 上图为:在访民在医院看望郭洪伟

2014年6月26日星期四

广州多位民主维权人士 举牌寻找张圣雨被抓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26消息:今天下午14时许,在广州公民谢文飞、王默等人手举写有《寻找张圣雨》的广告牌,开始在广州街头寻找他们的友人“被失踪”民主维权人士张圣雨。可是,在他们刚走到广州市窖口地铁站旁时,就被四名不明身份人员强行带进了地铁站的警务室进行“传唤”。 据了解,他们的朋友张圣雨(实名:张荣平),原是“南方街头民主运动”的积极倡导者与参与者。数年来,他多次遭到警方的传唤、殴打、拘留以及“被失踪”。近期,在今年的5月31日,张圣雨先生陪同他的朋友马胜芬女士到广州武警医院看病时,二人被广州市警方无辜抓走并被处以行政拘留十天。(疑似因为六四临近,警方维稳。) 6月11日,马胜芬女士被释放出来,而张圣雨先生却至今杳无音信,处于“被失踪”状态。6月23日,广州部分民主维权人士与张胜雨的哥哥(在惠州)取得了电话联系,据张胜雨哥哥说,他们的家人没有接到过警方的任何法律文书及其它信息,他们也不知道张胜雨现在何处,他们只知道张胜雨由于常年参与街头民主维权活动,经常被警方处理。 广州民主维权人士谢文飞,因久寻张圣雨未果,就于昨日开始在互联网上刊发广告称:从即日起,我将专职寻找张圣雨,凡我所能到达的地方,包括(但不限于)广州地区的各个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公园、政府门口等处,我将在这些地方以醒目的方式全力寻找张圣雨,直至找到为止。 今天下午,谢文飞与王默以及其他几位朋友,开始在广州市的多个地方举牌寻找张圣雨,但是,就在他们转到广州市窖口地铁站旁时,却被四名不明身份人员强行带进了地铁站的警务室进行“传唤”。

2014年6月25日星期三

广州良人教会李嘉桃女士遭广西柳州警方跨省抓捕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25消息:广东警方在6.23日夜间,广州良人教会李嘉桃女士(香港籍)被警方破门而入带走。据家属透露,李女士已被转交至广西柳州警方处理。

基督教良人教会是一间家庭教会,因未加入“三自爱国”体系,近年来屡受政府打压——包括多次被迫搬离聚会场所、教会成员被拘禁等。

李嘉桃女士丈夫马家文先生(香港籍)是良人教会传道人,马先生对本工作室志愿者表示“广东警方告诉我我妻子被带到柳州,我现在去柳州的火车上。但他们没有对我我说为什么抓她也没有告知关押地点,这些情况都还不知道。”。马先生说,李嘉桃曾在柳州与良人都会下属一家幼儿园园长程杰共事过一段时间。

程杰女士今年2月份被拘押于柳州看守所,拘押原因是涉嫌“非法经营”。程女士丈夫杜宏波表示,妻子被抓仅仅是因为她所在的幼儿园印刷了一批自编的儿童教育教材。

另外,马家文先生还告诉本工作室志愿者,良人教会“黄牧师”也于近日在被警方带走。


快讯:武汉被“煽颠罪”刑拘公民蔡从富获取保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25日消息:因在5月末,参加佛教人士圣观法师武汉弘法,在武汉的听法公民蔡从富、万里、解丽、黄静怡、马强(网名:西域武僧)、陈剑雄、李文禅以及圣观法师本人,被武汉市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今天中午,被超期关押了2天的武汉公民蔡从富获取保受审。今天中午13:40分许,本工作室致电蔡从富先生时,他告知本工作室说,现在,他正在武汉某派出所内办理取保候审的相关手续。 据蔡从富讲,他在看守所内被关押37天的时候,他就曾向看守所方面反映,依据相关法律和规定,他被刑拘37天了,依据程序,要么检察院批捕,要么取保,要么警方申请延期并给予他书面通知,但是,看守所和警方却并没有依法办理,现在,他正在派出所里与警方交涉他被超期羁押的问题。 此外,他被警方抓走的那天,他钱包内的数百元钱以及近期他儿子给他送去的200元钱,目前警方没有归还他,且也尚不清楚钱款的去向。警方还说,他被抓时警方暂扣他的数百元钱,后来好像被前期取保的公民万里给取走了。今天他致电朋友万里,万里却说他根本就没有取走蔡的钱。对此,蔡从富说,暂且不论其财物是否被其他人取走,仅警方暂扣他的私人财物时,就理应依法妥善保管,非他本人领取,警方无权将他的财物让其他人领走。他会就此事继续讨要说法。 还有,目前他们一同被刑拘公民尚有圣观法师和黄静怡还没有消息,他本人估计他们还没有获释,并且,他个人猜测他们二人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因为,警方可能认为他们二人是此次武汉弘法的主要负责人。 下午14:10许,本工作室又致电圣观法师的弟子果实师傅,向其询问圣观法师是否获释?果实师傅称,她今天早上接到其他友人的电话称,圣观法师和黄静怡以及蔡从富已经被超期羁押了2天,今天要么取保要么依法延期,但是,目前他依然没有得到师傅获释的消息。

沈阳民主维权人士姜力钧被检察院批捕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25日消息:今天上午,据北京知名维权人士吴京圣消息称,昨天下午他接到可靠消息,已经被关押了37天的民主维权人士姜力钧被沈阳检察院批捕了。对此,吴京圣表示很震惊也很难过。他说,5月5日,北京资深民主人士胡石根长老(基督徒)因参加六四研讨会被刑拘后,姜力钧就来电让他帮忙联系胡长老的弟弟,并让他代问一下胡的弟弟有没有什么困难?他准备要钱出钱,要人出人,随时准备来北京帮忙维权。姜力钧的这一席话让他听了很感动,他便开始帮助其联系胡石根的弟弟。但是,没想到的是,在5月19日,姜力钧也被沈阳警方从家中带走,据了解,沈阳警方说他在网上发布了一些煽动性的资料,因此将他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和“煽动颠覆国家罪”予以刑拘。 据吴京圣介绍,姜力钧1965年生,辽宁铁岭市人。1999年他曾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罪”判刑12年,2006年出狱。出狱后,他又经常帮助辽宁沈阳、本溪、铁岭等地的访民弱势群体进行维权抗争。 2010年11月11日,大连湾海域发生了一起重特大海难责任事故,船上的11名船员全部落海,仅一人获救,8人死亡,两人下落不明。 为此,他开始为海难事故的家属上书辽宁省委书记和省长,要求成立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 2013年2月16日下午3点,他又组织了在沈阳朝鲜大使馆门前的举牌抗议活动,辽宁沈阳、抚顺、丹东等地的公民网友由此来到朝鲜驻沈阳总领事馆门前,严正的抗议朝鲜当局在中国的边境地区进行野蛮进行核试爆,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及国际社会继续对朝鲜军政权进行更加严厉的经济和军事制裁,同时也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朝鲜的一切援助,并写就一封信件《要求朝鲜当局立即无条件取消核试暴的公开抗议书》给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劳动党中军委委员长金正恩,要求他立即停止一切核试验。 2013年3月1日,他又代表中国民间反核俱乐部发表申明称:要求广州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在广州被抓的反核义士,中国民间反核俱乐部严厉谴责广州当局粗暴野蛮滥用警权,肆意践踏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尊严,严重侵犯公民权利、公然蔑视国内外和平呼声的恶劣行径。从今年的3月末开始,他又积极的声援在3月23日于黑龙江建三江被关押殴打的四律师事件。为此,他不但积极的协助公民前往围观并且还积极参与捐款活动。 姜力钧先生对全国或辽宁省的民运及维权人士被抓事件,他都会给予积极主动的声援与帮助,他甚至还亲自到受难人的家里去慰问家属,鼓励他们坚持住,并打电话给警察帮助谈判。如:沈海洋案、89民运学生领袖王丹等,他都提供过力所能及的帮助;他还曾积极声援铁岭杀死城管的小贩夏俊峰,多次找到夏俊峰的妻子张晶,积极呼吁给张晶及孩子捐款和精神上的鼓励。为了这些民主维权事件,姜力钧先生付出了很多,他的一个好朋友称说:“力钧的确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 此外,姜力钧还是虔诚的基督徒、独立作家和人权捍卫者;中国民间反核俱乐部总干事、唯肯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道森智库常务理事。 姜力钧先生的为人,正如他写的一首诗那样:“君心如水至清白,独饮寂寞亦开怀。一生不悔秦城住,赢得民主自由来!”

2014年6月24日星期二

民生观察强烈抗议广州警方正式逮捕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的声明

据家属和律师今天公布的信息,广州三君子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三人被广州警方正式在昨天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此前三人在516日被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

唐荆陵律师的妻子汪艳芳在今天中午发出消息说,今天上午接到电话通知,10.23分到京溪派出所拿逮捕通知书,唐荆陵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由于到616日唐荆陵的刑拘30天期限已过,普遍预计他可能被批捕,但是让外界感到吃惊的是以“煽颠”的罪名。民生观察同时也从袁新亭、王清营二人家属亲友处得知袁新亭、王清营亦均已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当局近期抓捕民间人士,大多以寻衅滋事或扰乱秩序,而将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的言行与煽颠联系起来,指控的严重性是近期罕见的,体现了他们现在处境的险恶。
唐荆陵是08宪章第一批签署人,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的首倡者和积极推动者,广州著名的维权律师,介入众多公民权利案件。20047月,唐荆陵介入东莞兴昂劳工骚乱案件。在唐荆陵的努力下,案件中被羁押超过9个月的10名劳工被告全部被缓刑释放并取得“人道补助”。20058月,唐荆陵介入著名的太石村罢免事件。担任因参与罢免被迫害村民的行政诉讼代理律师和辩护律师。同年11月,所在律师所在政治压力下提前解除唐荆陵的律师聘用合同,唐荆陵律师执照被吊销,执业证被停用至今。2006-2009年,唐荆陵代理新会疫苗受害儿童追究相关生产单位和疫苗分配部门的产品责任,协助受害家长提出建立疫苗受害家庭的救济和保障机制的倡议。2012年,唐荆陵担任李旺阳妹妹李旺玲的代理律师,介入知名的李旺阳被自杀案。

2006年,唐荆陵发起或参与发起了数项公民行动。2006年,发起中国公民不合作----赎回选票行动,正式提出“选票里面出政权”的理念,倡导通过非暴力行动改变中国。20074月,发起六四静思节行动,倡议中国公民或者支持人士通过自行接受“六四”为个人纪念日,并努力通过各种必要和合宜的方法推广该行动直到“六四”成为国家的纪念日为止。20108月和一些劳工维权人士和机构发起“我的583行动”,以推动提高劳工待遇和自组织水平。2009101日,发起5千天告别专制倒计时行动。

袁新亭是原广州出版社编辑,08宪章第一批签署人,自由撰稿人。袁新亭因为签署08宪章和在2009年积极参与撑粤语活动,在2009年被广州出版社解聘。其后袁新亭积极介入广州的民间活动,并正式参与唐荆陵发起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成为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积极推广者。王清营是一位80后青年,曾做过教师和广告策划,近几年积极参与广州的公民活动,其后参与唐荆陵发起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成为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积极推广者。

唐荆陵多年来主张非暴力不合作,并身体力行,是推动社会进步、捍卫人权领域罕见的行动者。他在《我的中国梦》里写到:“我的梦想,那就是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带来民主和自由的中国”。他的温和、理性是目前中国转型进程不可缺少的。当局对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广州三君子的逮捕,是完全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唐荆陵和袁新亭在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事件中均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拘押半年,并且受到酷刑迫害。这次当局再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正式逮捕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三人,而唐荆陵提出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已多年,但是到现在当局才提出指控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深刻体现了不断恶化的中国人权状况。

从许志永,王功权,郭飞雄,浦志强,伊力哈木,李化平,张林,丁家喜,刘萍等人到现在广州三君子的被捕,还有曹顺利的非正常死亡,各地警方大规模动用刑事拘留手段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都体现了当局在持续高压维稳的现实中使用更加专制野蛮的手段来对付异议人士、家庭教会、上访者、网络活跃人士、自由派学者,仅在六四事件25周年前夕,中国各地警方先后拘捕了约70位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从持续时间、波及范围、被捕人数、惩罚力度上,都为1989年以来之最。“红色恐怖”充斥着中国大地。

民生观察在此强烈抗议广州警方对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广州三君子的逮捕,并且强烈要求:

一、立即无条件释放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广州三君子。

二、立即无条件释放一切良心犯。

民生观察

2014621


江苏镇江多位访民中纪委前集体喝农药以死维权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24消息:今天上午,由于国家信访局以越级上访拒绝访民,在北京的众多访民齐聚中纪委前,希望在此能讨一个说法。不过当局早已准备,大批访民被拉到了久敬庄登记。
 
据正在被送往久敬庄车上的武汉访民告诉本工作室,上午近十点就已有四车访民被拉走,每车约180人。除了大量访民被抓,上午8:50分左右三位江苏镇江的访民在中纪委前喝农药以死维权抗争,三人现已被送往医院。
 
另据辽宁访民姜家文致电本工作室说,他今天也在中纪委现场,今天自杀的其实是五位镇江访民,他们是四女一男:赵金兰,吴明凤,朱青娣,张宜江,李翠兰,事发地是在中纪委大门左侧20米处。访民们是因四处上访碰壁、无法登记才寻此绝路,现都已被强行弄走施救。
 
本工作室致电这五位访民时,她们电话都没人接听。
 
以下是今天的现场图片:
















以下是姜家文发来的现场图片:









千亩山林被占每亩仅补3元 湖北随县万家湾村民实名举报

我是被侵权上访群众代表人:黄先华  男 1959年元月生  汉族,湖北省随州市随县人,住万和镇万家湾村六组,手机:13886887303。
     被侵权上访群众代表人:曹忠堂,男1972年5月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手机:13451287731
     被侵权上访群众代表人:刘松  男,1983年10月生,汉族,农民,住址同上。手机:13772874629
     被上访违法侵权人:王世威  男 汉族, 万和镇镇长  党员  湖北省随州市随县人
     被上访违法侵权人:宋青山  男 汉族, 万和镇副镇长 党员  湖北省随州市随县人     被上访违法侵权人:李保仓,男,约48岁,汉族,农民,党员,村支部书记,湖北省随州市随县人
上访申诉理由:
    被上访侵权人李保仓,依靠随县万和镇政府保护,伙同开发奸商,带领打手,先放火烧毁农民的责任山,林木,然后强行开挖,严重侵害了农民承包的合法权益。
    实际事实:
   1,十一届三中全后会,给农民分得山林一千余亩,又经二轮延包70年不变的林业政策,一直由农户管理至今,地名:大堰沟,布袋沟,高庙,经农户多次找村镇负责人领取林权证书,他们以各种理由拒绝办理。
   2,我们的山上有松树,栗树,树高2-3米,包括2013年3月由政府投资,飞机播种幼苗,都全部强行大火烧光挖毁。又有上百年灌木丛林,即将被强行开挖。
   3,213年10月8号众村民去找村支书李保仓,李保仓恶狠狠用手指划着说:“这些山我们全部卖给了双鑫公司了,你们没有林权证,不是你们的”,农户找万和镇政府,来了个干部梁兵(随县万和镇分管林业),梁兵和李保仓一个腔调,狼狈为奸!并扬言:“山也背不走,我们搞的是国家的钱,给你们每亩补3元,补一点是一点。”
   4,2013年农历腊月12下午3点40分,双鑫公司来二人,一名叫吴小国,一名叫王朝阳,到山上野蛮放火,烧后便于开挖,当时当场放牛的老书记,老党员韩加林急忙喊村名黄金珍,史卫民,刘小二,“他们把你们的山烧了,快去打火。”因风大林枯,人少难以扑灭,原栽种的松树全部烧死。并附多张烧毁前后照片。
   5,2014年6月6日上午10点15分,去镇长王世威办公室,与他讲道理,谈情况,这时在场的副镇长宋青山从座位上一冲站起来,凶神恶煞挥着拳头骂人打人,被其他找镇长谈事的吴燕等人拉开。王世威恶狠狠的说:“挖你们的山是我表的态,,每亩补贴3元,65年要告你们告我”(我们有现场录音)
   6,根据以上事实,村支书李保仓,利用职务之便,伙同镇政府,双鑫公司,采用威胁利诱,暴力伤人,强制霸占,毁坏农户的责任山,自留山,破坏生态自然和谐!让百年绿林千疮百孔。
    请求解决事项:
1,  请求上级领导急速下派清官,现场明察。依照承包政策,深入调查严惩违法侵权人,停止破坏,挽救山林生态环境,保护农民合法权益。
2,  2,打击官商勾结的黑恶势力,还老百姓的一个公道!
3,我们相信国家,相信党一定能够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结果!请广大朋友们互相转发,谢谢!
2014、6

供职中直机关的张超因“散播反共反党言论”被解职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24消息:在北京工作的维权人士张超今日收到供职单位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该通知书中称张超“散播反共反党言论,煽动群众,影响单位管理秩序”。
张超向本工作室介绍,“我在中共中央直属机关事务管理局万寿路管理处从事面点师工作,平时在与单位同事聊天当中,经常跟同事谈民主、宪政、权利制衡等问题”。
张超表示,对于中直机关管理局以政治原因将他解职之事,他正在与律师接洽,争取自己劳动者应有的权利。
采取各种手段令持异议者失去工作是中国政府打压民间维权、异见人士的常用手段。最近的一例是,青年博主张贾龙先因为与美国国务卿克里先生见面时提到了被关押的政治犯以及在网络上披露了宣传部门对媒体下达的具体禁令,之后相关部门向其工作单位腾迅公司施压,解除了与张贾龙的劳动合同。
下图为张超收到的“解除劳动通知书”



 

访民探望因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被打伤维权人郭洪伟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24日消息:今天上午,吉林省长春市维权人士张福先生以及部分在京维权人士前往北京市“回民医院”探望因在上月末到国家信访局申请信息公开而被打伤的维权人士郭洪伟先生。 在大家与郭洪伟共进午餐的时候获悉,郭洪伟自遭到殴打被警方送进该医院后就一直受到非正常“医治”。 郭洪伟告诉大家,从他2014年5月28日入院至今已经20多天了,他一直住在该医院的抢救室里而非病房中,他的病历上写着:头晕待查。医院方面一直不给他确诊,致使他不能正常用药治疗,并且由此导致了他的病开始逐渐加重。对此,他的家属也曾找医院理论,但医院回应称:“我们是二级医院设施不全,你们自己应到大医院救治。”在家属向医院索要病历希望转院之时,院方又称:“警察交代,要经过他们警察的同意,医院方面才能给你们。” 现在,郭洪伟及其家属准备向卫生行政部门进行投诉,要求院方依据卫生行政部门制定的《病例书写基本规范》给他出具住院病例和出院小结,以便他转院到其他医院进行诊疗;第二,或者“回民医院”给予他正常的及时的必要的医学诊疗。 据悉,在2014年5月9号,郭洪伟与20余名各地访民首次到国家信访局去申请信息公开未果。在5月19日,他们再次到国家信访局申请信息公开仍然未果,并且此次国家信访局的工作人员还指使保安将郭洪伟等人赶出了信访局,对此,郭洪伟拨打了110报警控告了国家信访局工作人员“耍流氓”,而出警的警察却回复称:“国家信访局工作人员有问题我们处理不了,保安的事情我们可以批评!” 到了2014年5月23日,郭洪伟等一行第三次来到国家信访局申请信息公开,而国家信访局指定的信息公开点人员却不发放《信息公开申请表》给他们。对此,郭洪伟一行当即要求集体访,但是国办却再次不给他们发放信访表格。最后,郭洪伟他们以集体信访的形式进入了国家信访局,但是里面的工作人员却不予接待,致使他们的第三次申请信息公开再次失败。 2014年5月27日,郭洪伟等人来到监察部纠风办控告国家信访局不履行职责、不公开《信访督察制度》《信访问题排查化解制度》及组织实施信息,信访不作为,导致大量访民诉求久拖不决、访民问题越积越多。监察部一位戴眼镜的男位领导同志接待了郭洪伟等人,该同志说:“已经与中纪委监察部信访办联系好了,请您们明天上午9时前往投诉。” 2014年5月28日上午9点,郭洪伟等人通过了国家信访局的保安检验身份证通道后前行不过30米,就从里边迎出来一名警号为:028684的警察,开始抬手指着郭洪伟问:“你是郭洪伟吗?”郭洪伟回答:“是!”。随即,该警察就扑向郭洪伟并且卡住郭洪伟的脖子说:“我接到北京市公安局的指示,今天必须带你走。”郭洪伟回答:“我今天是中纪委约谈的,有什么情况,等我约谈后再办理!”警察又说:“你去不了,我就是来阻止你的!”郭洪伟开始奋力挣扎,此时,吉林省长春市访民张福先生冲上前去掰开了卡住郭洪伟脖子的手,并对警察说:“有事你说话,执法出示手续,不能打人。”而此时,郭洪伟趁机绕开该警察直奔中纪委的窗口。这时,该卡人警察就大喊:“这就是郭洪伟,拦住他!”。于是,几十名保安立即冲上来将郭洪伟团团围住。警号为:028684的警察则再次冲上来与保安一起将郭洪伟打倒在地,当时,这一事件还引来了很多的访民围观,其间,有很多人帮忙拨打12345及110。 在郭洪伟被打倒后,国家信访局的一名便衣走过来呼喝:“郭洪伟,我们今天就要收拾你。吉林省其他人都给我老实点,敢在这管闲事一个都走不了。”随后,由围观访民拨打110后赶来的110警察就拨打了120,120检查后,说郭洪伟病情严重需要送医院。警号:028684的警察却凶狠的说:“病再严重,我也要把郭洪伟带走。”同时,他还向旁边一名警察说:“你去帮我办个手续。”而旁边警察却看看郭洪伟回答说:“我办不了!”。见此情景,警号为:028684的警察就转身离开了,而郭洪伟则开始被抬上120救护车,期间,有两名110的警察陪同着将郭洪伟送到了北京市牛街的“回民医院”抢救室。 郭洪伟:18501386679 上图:右一为郭洪伟

2014年6月23日星期一

北京维权访民李学会案已被移交检察院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23消息:今天上午北京著名的维权律师马刚权到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会见被刑拘的维权访民李学会,了解到警方已于620 就把案件移交检察院,目前检察院还未做出任何决定。

李学会自今年520日晚9点,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抓走后于521号以“寻衅滋事”的罪名的决定刑拘。,警方主要是以发布在“权利运动”网站上的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的徽章给他定的罪,还找出了一些围观薄熙来的海报.


今天马刚权律师处了解到,单凭这些就定为“寻衅滋事”有点牵强,这些海报只是发在网站上,而且是在家里发的,没造成任何后果,依据法律不承担任何责任。

武汉被刑拘公民潘建敏母亲去世 家属申请其出殡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23日消息:六月四日,因 “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的武汉公民潘建敏先生的母亲徐荣枝,于昨晚(2014/6/22 6:00)不幸去世。昨晚,有部分武汉公民前往武汉市青山区任家路58街坊10门4号的灵堂去吊唁。 据悉,现年50多岁的潘建敏曾在武汉某工程项目部做项目经理,近年来,他在工作之余开始关注公民社会成长以及参与武汉市的民主维权运动,并且还参与创办了网络时评《图说天下》。该刊以图片的形式表现社会事件、时政热点,以独特的视角针砭时弊,呼唤广大公民关注公民权利,其在国内的QQ群、微博、微信传播非常广泛。 六四前夕(六月三日),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局以潘建敏涉嫌“寻衅滋事罪”,将他刑事拘留至今。据潘建敏的家人告诉本工作室,潘建敏于6月3日被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现被关押于武汉青山区看守所。据当地国保告知其家属,潘建敏的“罪行”主要有三,一是参与街头活动,二是在网络上发布《图说天下》系列文章,三是在自己主持的一个网上论坛(图说天下)组织民众纪念“六四”。 潘建敏的弟弟潘红胜还曾在上周告诉本工作室说,当局已经不再以“寻衅滋事罪”作为对哥哥的主要指控,而将改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现在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他们说潘建敏等人的)言论涉及颠覆国家政权,什么多党执政、给六四平反、在网上推行宪政、直接指出共产党不好、说中国的内乱是共产党自导自演的等等,这就是颠覆国家政权。” 近日,潘建敏的母亲徐荣枝由于年迈病重而处于弥留之际,潘建敏的弟弟潘红胜经多方奔走,要求武汉当局让潘建敏到医院去见老母最后一面,结果武汉青山区国保警方却断然拒绝了潘的这一要求,潘建敏的家属恐潘建敏难以见到母亲最后一面。 昨天上午,有武汉民主维权公民秦永敏夫妇以及黄正华、童斌、耿彩文等人,前往武汉市第九医院探望了病危中的潘母,潘的家属仍急切的希望武汉当局能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让潘建敏到医院来看目前最后一眼。 昨天傍晚,潘建敏的母亲带着遗憾撒手人寰,不幸离世。昨晚,武汉公民毛善春以及其他部分公民闻讯后,前往灵堂进行了吊唁。据悉,潘母将在6 月24日的早上,从武汉青山殡仪馆出殡。 今天下午18时许,本工作室再次联系上了潘建敏弟弟潘红胜先生,他向本工作室证实了其母去世的消息,并且告知本工作室,他们家属今天再次向武汉当局提出让潘建敏参加母亲出殡事宜的申请,目前,他们正在等待武汉当局的批复。 潘建敏弟弟潘红胜电话:139 7117 7790

2014年6月22日星期日

访民沉痛悼念曹顺利女士“病故”100天

民生工程工作室2014-6-23消息:著名的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至今日已经“病故”100天了,为了悼念曹顺利女士去世100天,安抚自己愧疚的心,告慰曹顺利女士的在天之灵,访民们找出了曹顺利女士的照片,写了条幅,挤在一起合影留念,追忆她为中国人权所作出的贡献。

陷入人权重灾区的访民们无时无刻不在怀念为争取人权而被当局关押致死的曹顺利女士。每当提起曹顺利的死,女性访民就会不自觉的流泪,她们认为曹顺利不是为自己,她是为国人而死,是为每一个被剥夺自由、剥夺基本生存权的人而死。她的离世让访民们感到愧疚不安,在曹顺利坚守外交部的日子里她们还在为自己的事奔走,是我们太自私了,访民们如是说。
 
为纪念曹顺利,访民们题诗一首:

怀念曹顺利

从你走进监狱的那一刻起,
都以为是一次短暂的分离。
谁知到几十天后晴天霹雳,
传来不幸的消息。
多少颗心在为你焦虑,
不愿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
不幸的生命是如此的无助,
为世人留下解不开的迷。
悲怆的爱弥漫大地,
亲爱的人你在哪里?
你是否还能诉说当初的遭遇?
哪怕一声回应,我们求你!
你的死牵动着世人的心,

你留下太多的猜忌和无情的别离!

2014年6月20日星期五

维权人尹旭安围观新余刘萍案见闻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20日消息:湖北维权人士尹旭安和部分朋友,因于前日准备前往江西新余市参与围观新余市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和李思华三人涉嫌“扰乱公共秩序,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寻衅滋事”案件,却在途中及新余市遭遇当局的非法围追堵截和殴打。今天,尹旭安被新余警方强制驱逐至湖南长沙,他在此间告知了本工作室他此次围观过程中的部分见闻和经历。 据尹旭安讲述,6月18日,他和部分维权人士杨崇、王亮、孙涛、徐喆等人,购买了到江西新余的火车票。在大家上了火车后,得知他们的朋友,维权人黄宾在新余火车站被当地维稳人员抓走,并且获悉新余当局将大肆非法抓捕准备旁听的人士。于是,大家商议决定,准备到江西省宜春市火车站下车研究对策。 在大家到达宜春市后,宜春市的一些网友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并将大家的食宿安排妥当。晚上,因收到外地维权人罗向阳、刘沙沙二人亦准备前来宜春市会合的消息,宜春当地网友钟萍、廖佳华、汪正友、胡湘银等人就去了宜春火车站准备接站,但是,不久他们即被宜春当局抓走。 第二天一大早,他和网友罗向阳、刘沙沙、杨崇、孙涛、徐喆、王亮等人,辗转来到了新余市的商务局门前举牌声援三君子(刘萍、魏忠平和李思华)。之后,他们又分批来到了新余市余水区法院附近。在大家离法院约150米左右的地方,网友们看到了有很多警察在拉着警戒线进行“戒严”并实行交通管制,并且,还似有100多名警察及便衣在法院附近走来走去。 虽然这样,网友罗向阳还是开始冲向法院,一路高喊:“刘萍无罪,民主万岁!”,随后,他就被警方抓走,在他被抓上警车之时,他还在高喊前述口号。之后,尹旭安第一时间把罗向阳被抓消息上传网络,不久,尹本人也被十几个警察围捕,最后,他被四个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带上警车押送到新余市珠珊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后,一帮警察仍在未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以审查为由要对尹旭安进行搜身检查。对此,尹旭安以警方没有依法出示搜查证及其他法律手续为由拒绝配合。而后,警察又准备抽取尹旭安的血液样本,尹旭安又以警方拿不出法律依据为由予以拒绝。之后,尹旭安遭到了殴打。被打后,尹旭安高喊:“土匪在匪窝打人了”。 尹旭安称,在他被带到派出所之后,他就立即向警方声明他身体不舒服,要求警察让他吃药。刚开始,警察还不太同意,后来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警察才找到医生给他量血压。此时,他的血压有200/140.之高,他以前一般都是吃三颗,而这次,医生却让他吃十颗。 吃完药后,警察再次要求他做笔录,但被他以警方未按法律程序办案而拒绝。最后,那些警察就胡乱编造了一些笔录交差(备注:被讯问人拒绝了笔录签名)。大概到了中午12点左右,这些警察要开始将他强行驱逐。尹认为,这可能是警方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不好,怕他在新余派出所及出了问题警方要担责。 随后,新余市的四个着装警察,全程“护送”尹旭安(期间,警方还用执法仪录,记录了二个小时的“护送”过程)。在被“护送”的中途,尹旭安再次因为身体不舒服而要求警方让自费去新余的医院进行治疗,但是,新余警方断然拒绝了尹的这一要求。最后,警方一直将尹旭安“护送”到坐上了火车并开动后他们才离开。 在火车上,尹旭安得悉新余三君子的审判结果出炉:刘萍和魏忠平被判六年半,李思华被判三年。而他的朋友罗向阳,则因为在新余法院喊口号,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 上图:左一为尹旭安在新余商务局门前举牌

唐荆陵律师被转移看守所关押 逮捕可能性增大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20日消息:今天下午15:40分许,本工作室自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女士处获悉,今天(6.20日),她与唐案的刘正清律师,在下午2点15分到达广州市白云看守所准备会见了唐荆陵。但是,在他们到达后才得知,唐荆陵己于6.19日上午,被转到了广州第一看守所。期间,未通知家属。 另据刘正清律师消息称,今天下午,他与唐妻到广州白云区看守所去办理会见唐荆陵手续时,值班干警却告之他们说:唐已于昨天转移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据此可推断,唐被逮捕的可能性很大。否则,唐荆陵仅剩3天的时间其拘留期就将届满,应当没必要再转移关押了。 此外,据唐妻消息称,今天广州美领馆经济政治部主任孙良玉女士,也到广州白云看守所来关注唐荆陵的案子,并且亦有部分网友也赶来声援唐荆陵。 据了解,唐荆陵是在今年“六四”事件25周年前夕,被广州警方于晚间将唐荆陵从其广州的家中带走。警方称,唐荆陵涉嫌“寻衅滋事”, 警方还进入了唐荆陵的家中进行搜查,并带走其家中的两台电脑及三部手机,唐荆陵的妻子在5月16日收到了广州公安局白云山分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唐荆陵律师,男,43岁,长期从事维权工作,曾参与调查湖南资深民运人士李旺阳的离奇死亡案件,以及介入广州太石村的村民罢免村主任事件。他的律师执照在太石村事件后被当局停用,且在他参与调查李旺阳之死后,一直受到当局骚扰。

武汉维权人士王芳遭驱赶搬家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19日消息:今天上午,武汉市维权人士王芳(女)被武汉当局强迫她立即搬家。 今天上午10时许,本工作室在电话中听到王芳哭诉说,现在,武汉市洪山当局正在非法强迫她搬离洪山区,而强迫她搬家的人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她目前身患癌症,不宜搬家,但洪山当局却丝毫没有人道主义观念,依然非法强迫她搬家。 她被强迫搬家,可能是因为她长期上访维权,洪山当局觉得她影响了当地的维稳工作。今天,洪山当局似乎要下决心强行给她搬家。 据悉,王芳女士原住在武汉市武昌区某社区,之后,她家的房屋被强拆。无奈,她就租住到了洪山区的一座比较廉价的房屋内。随后,她就被武汉市洪山公安分局和辖区派出所多次驱赶她搬家未果。 王芳电话:13163331971 图为:6月17日 王芳在湖南声援赵枫生被控“煽颠罪”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2014年6月18日星期三

新余三君子案19日开庭 刘萍亲属被拒旁听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18消息:江西省新余刘萍、魏忠平、李思华三公民涉“非法集会、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等罪名案,将于6月19日再次在新余市开庭,而此次开庭,当地法院却拒绝刘萍的亲属她的女儿和母亲参与旁听,且当地维稳形势骤然升级,刘萍好友,新余资深维权人士刘喜珍也在近日失联。 据刘萍的女儿廖敏月今天上午发消息称:法院工作人员禁止我明天到达法院现场,也不给我办理旁听证,还拒绝我的外婆前去参与旁听。 而刘萍的辩护人杨学林律师则称,他和斯伟江律师两人作为刘萍的辩护人,明天都将不能前去新余参与开庭,因为19日他们两人都有先期定下的案件开庭,新余方面直到开庭前两天才突然通知辩护律师,这令他们措手不及。 此外,新余维权人士刘喜珍的丈夫黄慧敏先生告诉本工作室志愿者说,刘喜珍昨晚就被新余钢铁公司的几位维稳人员强行带走了,现关押在仙女湖某“学习班”被看守,目前已经联系不上她本人。 本工作室志愿者自昨晚起多次拨打刘喜珍电话,均显示关机。 刘萍(1964年12月2日-),女,中国江西省新余市人,中国著名维权人士,“草根”活动家代表人物,新公民运动参与者。就职于江西新余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设备材料部,2009年12月下岗退养,一直为带薪休假和享受加班工资而维权。2010年11月参与营救因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被绑架到新余的纪录片导演华泽 。2011年参选人大代表引发广泛关注。2011年曾组织网友强闯山东东师古村探望陈光诚,并在乌坎事件中赴乌坎支持村民维权。2013年中国各地出现公民走上街头举牌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活动。4月21日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等组织十余人在新余市举牌声援被拘捕的丁家喜等公民并要求官员财产公示。4月27日晚被国保从家中带走,魏忠平与李思华也随后相继被拘捕。5月7日,新余市公安局向刘萍家人发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刘萍的罪名后被改为“非法集会”、“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及“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

2014年6月17日星期二

六四接受采访的澳籍华裔艺术家郭健今被驱逐出境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16消息:在北京的澳籍华裔艺术家郭健今天拘留期满已被驱逐出境,据同在北京的艺术家吴玉仁向本工作室证实,郭健今天15天拘留期满后被带回工作室拿了点生活用品,下午即被送上飞机遣返澳洲,而此时郭健的父亲还身患癌症。
 
1989年,作为中央民族大学的学生,郭健曾参与天安门广场示威和绝食抗议,后他入籍澳州。在澳居住13年后,郭健在2005年以艺术家身份返回中国工作。过去九年来,郭健一直能够延长其在中国的签证。今年六四前,郭健接受了金融时报采访,并评论六四事件。在专访中郭健详尽地谈到了自己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中目睹了军队镇压学生的过程,并称他看了医院自行车停放处堆积的遇难者尸体。金融时报的采访还刊登了郭健创作的纪念六四事件的一个装置作品。
 
6月1日,郭健被北京警方以签证问题为由行政拘留15天。

云南各地参战老兵大规模集会示威 次要诉求获回应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16消息:今天上午,云南各地市州的参加了对越南战争的老兵们齐聚云南省人大前,要求解决他们的各种诉求。
 
据云南省参战老兵代表刘绍昆告诉本工作室,今天有二千多名老兵成功到达了云南省人大前,大家队列整齐,现场锦旗招展。当局则派出大批武警、警察严阵以待,现场多次差点发生冲突。
 
云南省政法委书记率省长助理及民政厅、人力劳动保障厅、省信访局、省政府、省委信访局局长和昆明市市长组成了接访小组,与老兵代表进行了对话。刘绍昆说,对话时,老兵们提出了九大诉求,最终官方回应了六条诉求,虽然三分之二诉求获回应,但基本上是些次要诉求,如最低生活保障、优先解决廉租房等,老兵们期待的政治待遇、增加养老金等仍无回应。
 
以下是今天的现场图片:





 

受邀参加女权研讨会 维权人士叶海燕被强制“旅游”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16消息:因接到国内一家女权机构发出的研讨会邀请,维权人士叶海燕昨日被强制“旅游”,今日中午方得回家。
叶海燕女士告诉本工作室志愿者,昨天是国内一个女权方面的机构邀请的活动,但具体的名字不方便说,因为她们在网上也没有公布这次培训,但除她之外参与活动的其他人都没有被稳控,而在平时,如果她想处理私人事务,比如想出去旅行什么的,可以去,但就是不能参加任何社会活动。
继去年海南校长开房事件及随后的“博白砍人”事件之后,叶海燕辗转广州、中山居住,都被当地国保人员驱赶而无处居住,最后只能返回位于武汉郊区的老家。
谈及在武汉这几个月的遭遇,叶海燕说“我们从广州回来之后,过了几个月较平静的日子,不过因为去年的社会活动,艾滋病的会议,还有一次我避开他们偷偷去香港,被他们看守的很紧。本来我今年准备做帮助女性访民的工作,现在感觉没有空间,连参加一个业内的会议都不准许。我郁闷了很久,但又不便把这些事情对外边说出来,我也没有在推特上说,我就是有意降低自己的敏感度,他们如果让我还有一点活动做事空间的话,我就不做声了。可是不管我一退再退,他们还是不肯对我放松(比如这次被旅游),非要把我逼成一个家庭妇女的角色,我很气愤”。
叶海燕资料图片:

湖南公民赵枫生 “煽颠罪”案 今再开庭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17日消息:湖南公民赵枫生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于今天上午在湖南省衡阳市中级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该案的辩护律师是刘卫国和陈以轩。 本工作室致电赵枫生妻子全海燕女士获悉,2013年11月28日上午9点,她的丈夫湖南省永州市公民赵枫生被警察从衡阳县的家中带走,期间警方还抄走了他家中的电脑和一些物品。11月29日,她收到了对赵枫生的刑事拘留通知书。衡阳市公安局蒸湘分局出具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中,写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八十条之规定,将“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赵枫生刑事拘留,被羁押在衡阳县看守所。 2014年1月7日下午,赵枫生的代理律师刘卫国,在衡阳县看守所见到了被正式逮捕的赵枫生,涉嫌罪名由刑拘时的“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变更为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案件起诉到法院后,罪名又变更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5月26日全海燕和刚刚一岁多的孩子曾到衡阳县看守所探视赵枫生,一家人只能通过电视交谈。赵枫生的精神状态还可以。此前赵枫生在看守所患了肠炎和皮肤过敏等病症,看守所曾要求家人付过两次医药费。看守所称,在看守所有病都是需要家里付钱的,并称主要是看守所的伙食差导致赵枫生生病。 2014年6月10日上午9点30分,赵枫生案在衡阳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全海燕和来自于各地的20余位公民参加了旁听。但庭审进行半小时左右,因律师指出法院的程序违法,在休庭3分钟后,法庭决定将于本月17日上午9点重新在衡阳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今天上午,赵枫生案在衡阳市中级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全海燕在法庭中见到了她的丈夫赵枫生先生,据全海燕描述,赵枫生明显消瘦了许多,并且他的头发也更为稀疏,精神状态好像不是很好。在今天的庭审中,刘卫国和陈以轩律师为赵枫生做了无罪辩护。最后,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在今天庭审开始前,再有数十位网友从各地赶来声援赵枫生,他们在法院门前拉起横幅上书“赵枫生无罪,我们爱你”等标语,以示对赵枫生的支持。 赵枫生妻子全海燕女士电话:13100267242

武汉被煽颠刑拘公民陈剑雄、万里取保获释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17日消息:本工作室昨天报道了,六四前夕因佛教人士圣观法师与多名信众在武汉见面弘法遭警方抓捕,后被控“煽动颠覆罪”刑事拘留,昨被刑拘公民马强取保获释。详见:《六四前夕武汉被煽颠刑拘公民马强获取保 其他人尚无消息》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4/0616/10174.html 今天下午,被刑拘公民陈剑雄、万里也获取保候审走出看守所。 本工作室电话联系了陈剑雄先生,他告诉本工作室, 他于5月中旬在武汉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刑事拘留一个月,今天下午他与被刑拘同仁万里先生同时取保获释,现在他们在一起。他此次在武汉的看守所里遭受殴打,身体状况也还好。目前,他户籍地赤壁警察正准备将他带回老家。至于,其他被刑拘的友人蔡从富、解丽、黄静怡等人,也应该会在近日陆续获得取保。 下午17时许,本工作室致电圣观法师的弟子果实师傅,她告诉本工作室说,她已经获悉武汉被刑拘公民马强、陈剑雄、万里等人获取保获释,但是,她的师傅圣观法师还是没有消息,她希望他也能随之获释。但是,也难说警方有可能为抓典型而将法师继续关押,总之,她将继续为圣观法师祈祷。 下午17:30左右,本工作室再次拨打被刑拘武汉公民蔡从富的电话,依然显示无法接通。 陈剑雄电话:15871941220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2014年6月16日星期一

六四前夕武汉被煽颠刑拘公民马强获取保 其他人尚无消息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16日消息:在2014年5月17日,因佛教人士圣观法师与多名信众在武汉香格里拉酒店见面弘法而遭到警方抓捕,期间,十余名信众还未到达位于该酒店20层的见面地点即被拦截带走,但进入现场的武汉公民蔡从富、万里、解丽、黄静怡、马强(北京)、陈剑雄、李文禅等人在现场被抓,其后被控“煽动颠覆罪”刑事拘留,圣观法师也因相同罪名被刑事拘留,之后,武汉公民李文禅因高血压获取保候审。 今天下午,被刑拘公民马强获取保,本工作室电话联系了马强先生,他告诉本工作室说,他此次被以“煽动颠覆罪”刑事拘留,基本上可以判断是因为六四纪念日临近,武汉当局为了维稳而找由头将他们刑事拘留。因为,圣观法师本人就是1989年六四学潮的参与者,加之武汉来的朋友也都是维权人士,武汉当局可能是需要在此敏感之际,为了防范公民聚会,就在大家集体听讲佛法的时候把大家刑拘关押起来,以杜绝六四期间出现公民聚集纪念活动。 现在,他本人已经获得取保候审,其他被刑拘的朋友目前都还联系不上,他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但他估计其他被刑拘的朋友也会陆续获释。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既然六四纪念日已经过去,其他人也应当和他一样陆续获得取保出来。他本人在今天下午获取保出来后,已经到达机场在等待乘坐飞机返回北京家中。 今天下午,在本工作室致电被刑拘公民蔡从富时,他的电话仍然无法接通。再向武汉民主维权人士秦永敏、李勇了解情况时,他们也说目前除了武汉公民李文禅因高血压获取保候审,以及今天下午获得取保的马强先生外,其他遭刑拘的公民圣观法师、蔡从富、万里、解丽、黄静怡、陈剑雄等人都还没有消息,估计还在看守所里。 马强电话:13717708964 上图:左三为武汉公民蔡从富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2014年6月13日星期五

河北50多村民进京反映巨额卖土款被村书记挥霍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13消息:今天上午来自河北省黄骅市西湖庄村的50多名村民代表到国家信访局反映村书记胡振海利用职权,损公肥私的违法违纪行为。
            
据村民代表胡玉龙说,自从1909年冬天村里决定建居民住宅楼开始,胡振海就变本加厉的捞钱,村民们忍无可忍才来上访,今年4月5日黄骅市纪委组成了调查组,5月8日黄骅市政府也组成了调查组,两个调查组的做法是一样的,都是把村里的账目抱走,至今也没个结果。昨天他们一行50多人租车来到北京,今天一早就到国家信访局上访。
以下是他们的两份控诉材料——
 
材料之一:
1、破坏耕地、挖地、垫楼基,村干部以垫楼为借口,和运土方张宝峰内外勾结,利用晚上人少时私自卖土,其中部分土方卖给北汽,所得卖土款不知去向。
2、取土点与住宅楼不足1公里,本村运土队报价7.5元/方,为何不用,而用的张宝峰10元/方。
3、占地赔偿不合理,盖楼占地约100亩,涉及70余户村民,按500元/亩青苗费,5年一阶段,分期支付,取土点耕地是按每亩900多元而且还一次性支付,这是为什么?据说取土点耕地有村主任的。
4、新民居所有工程没有向全体村民宣布公开投标竞标。1-4号楼是由马文革承建,马文革开始挂靠北京十三冶,后又挂靠沧州金品公司后挂靠沧货公司。为什么?在马文革之前约一个月黄骅广信集团报价860元/平米(含税),村干部不用。而用马文革880元/平米(不含税)后来又涨到910元/平米(不含税)这样每平米就多花70多元,仅1-4号楼就给村民造成经济损失约150万元。5-8号楼招标是沧州圣基公司中标,据调查圣基根本没有参与竞标的整个过程,后来不知何人以40万元卖给了现在承建的中宏公司。9号、10号现有东大公司承建,开始中标的是一个收张静的人,后来又转给东大。只有11号、12号楼真正中标的是顺驰公司,不知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一切。造成现在这种状况责任谁负。村民的诸多损失谁来承担。村干部是否吃回扣。
5、本村干部无视国家法律法规,任由他人私自倒卖合同挂靠资质,大多数合同都是在村书记家中私自签定,并没有通过村民代表会。
6、私自发放工程款,本应工程款先拨到沧货公司,再由沧货公司回拨给马文革,可村书让却直接拨给了马文革,后马文革携100多万元工程款潜逃,沧货公司起诉村委会违反合同,村委会又支付律师费约22万元,并且沧州中院还冻结了新民居账户,给村民带来多大的经济损失,不可估量。
7、13号楼同样没有投标,是村干部直接送给东大公司承建的,原合同是垫资,为什么村委会仍付给东大42万余元的利息。
8、门市楼同样没有招标是由东大公司和本村人干的,平米造价1280元,实际平米造价1020元每平米多花260元,7000多平米就多花180多万元,村领导为什么这样做,这不是他家的钱,这是糟蹋老百姓的血汗钱,这是造孽。
9、合同规定建筑商是包工包料,可胡振海书记,把挣钱的村料都扒出来,由村上供(如金牛牌地热管、瓷砖、门窗、车库门)并指定品牌、厂家、门市部,如建筑商自己进料都被视为不合格。从中不知又得到多少好处费,可损失的是村民(如水泥砂浆这一样就得好处费3万)
10、水利局无偿送给西胡庄村大量清水料管,被用于新民居外网自来水用,又被村书记作价入账,套取资金。
11、白天进的电料到晚上就被偷走,价值约4万余元,村委会为什么不让报警,据说钥匙在本村保卫人员掌握,而门窗没有被撬的痕迹,这损失谁来负。
12、原始地表小毛沟处理花了100多万元(包括村料费、人工费、机械费)是有真实,据群众反映事实有较大差距。
13、其他配套工程也同样没有公开招标,小区灰土承包给东大的是每平米25元,可邻村南王曼是17元/平米也出去的。
14、围墙南王曼施工队报价,跑米170元,不用;为什么240元/跑米包出去,这是为什么?
15、化粪池和排水管道及供水管网,供热管网到底是多少钱包出去,价格是否合理真实?
16、地热井公开叫价800元/米,不知村书记多少钱承包出去的,据说地热井协议为2200米,据群众反映不足2000米,还有一眼水井,这两眼井找有关部门测量,10名代表现场看清作证,请书记做出解释。
17、两间门卫和大门造价是否值14万元。
18、腻子原定是7.5元/平米,到结算是8元/平米,整个小区近20万平米,这一小项村上又多付出约10万元,10多项配套工程不招标不公开,造成这么大的经济损失这些钱又装进了谁的腰包,恳请领导必须清查。
19、据说住宅楼有22项变更,金额共计约几百万元,所有变更是否存在,是否真实,是不是有了变更就得涨钱,查清老图纸、新图纸和预算,查清26万变更费,大队做足所有楼房质保金,请领导审计调查。
20、2号楼西单元1-3层餐厅与卫生间相邻处出现裂痕(照片为证)被村民发现多次反映,检理公司和村干部串通一气,欺骗村民,至今没有调查结果和处理方案。
21、胡振海书记欺骗老百姓,村民多次向他索要住宅楼的质量检验报告,胡振海说有,至今没有拿出来,广大村民请求,相关职能部门重新验收。
22、住宅楼68850平米共计500套,村民按1200元/平米自购476套,余24套以1800元/平米,出售近500万元,建筑成本约960元/平米,总计获利约1800万多元,用于外网配套还不够,为什么还亏了400多万元。
23、自2013年本村村民想高价购买剩余24套楼房,被村干部告知已全部售出。不知为什么自从村民上访后这24套楼又突然出来了,还多了好几套。
24、门市楼获利款按村民计算应剩900多万元,为什么村上的账只有785万元,差距很大望明查。
25、胡振海书记私自卖了一个门市楼和一套住宅楼(一个姓杜的买的),卖楼的钱据说还账了,不知是自家的账,还是村上的账,这是挪用公款,由村委员和村秘书拿条子让老会计下账,老会计没法入账,后来胡振海在条子上签字才入账。
26、西胡庄建门市楼没有召开全体村民大会通过,也没有和村民代表开传播,不顾村民阻挠,村干部强行开工。
27、没有公开招标,私下自行交易。门市楼完工没有通过全体村民大会,私自底账私下交易。
28、西胡庄门市楼,1280元外包,居民楼每平米按三建公司的每平米860元,门市楼没有配套,为什么多420元,差价300万元左右,请查明。
29、以上问题西胡庄村委会违背村民选举法(第五章第八十六条)
30、大多数村民要求收回门市楼,开村民大会,重新作价方式:可按出租形式或其他方式(出租年限30—40年,由公证处进行公证,到期后地上地下全部收回)。在由全体村民开会投票进行下一次分配方案。
31、西胡庄门市楼前大沟是西胡庄大队垫的土,垫完后所有土方归市政所有,查明款项和去处?
材料之二:
1、胡振海利用职务之便,把大队600万从乡农经站转到邮局储蓄所,查明去向原因(给女儿办工作)。
2、西胡庄学校卖款27万元,钱款去向待查。
3、进十年三场承包费去向。
4、慈庄面粉场占地款项。
5、新道班占地款项(约20亩)
6、由大队所有的两辆车(吉普、面包)不知去向。
7、三次修铁路,一次修公路,污染费去向待查。
8、胡振海和胡学和(原法院院长已去世)清沟款去向不明。
9、胡学新任村长期间,拉土款去向(挖家南,家北,西沟)
10、西胡庄近后来广告牌占地钱去向。
11、朔黄铁路三期占地和拉土垫路基,共占地约450亩,其赔偿款数额不明,不知去向本村时任老会计做证。
12、朔黄铁路与公路交口处,村干部与施工方私下交易,把原设计桥洞处的工程为节省造价改坡道,从中获差价款约60万元由时任村主任胡学新一次性取回,至今此款下落不明。
13、307道两边,家南道两边,西台子砍伐树木钱项。
14、西胡庄历年文化娱乐设施补款示向。
15、电信通讯架由胡振海利用职权,立于自己地里,获取巨额补偿款(原定于胡中江地里)
16、307拓宽期间挖土款项新修307道卖于屠宰厂的土款。
17、通信光缆杆子,每坑50元,大队扣留,是否有账目;查明河南三处高压线,轧地和高压线的占地费,款项数目和去向。
18、弄虚作假,骗取荣誉,套取国家资金。(垃圾池、侧所盖完就扒了)
19、毁掉西园子果树园拉土,一夜卖掉70多车(栽花用土)
20、胡振海书记利用职权,徇私舞弊占有宅基(有人作证),现胡振海本人实有宅基四处,宅基证(     )个,实际占地(     )亩,多侵占的集体资产必须退回来,其中有一处胡玉德做证(胡玉德保密)。
21、胡振海厂房宅基证还是冒用多名村民的名字办理的。
22、原大队铸件厂,由大队与沈阳合资,地皮属西胡庄大队,地上建筑物合资,沈阳一方退出后,本应属于大队,现胡振海私下操纵一部分,剩余由自己侵占,社员会一概不知。
23、大多数村民要求公布近20年账目收支及明细表
24、把西胡庄村民近20年宅基,政府给予办理宅基证。
 
广大村强烈要求清查村书记和村主任的家产。

广州民主人士梁颂基“袭警”案 起诉书曝光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13消息:近日,广州民主人士梁颂基的友人,网传给本工作室志愿者一份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对梁颂基“妨害公务”案的起诉书。该起诉书称,梁颂基用脸盆向警察泼了自来水,“扬言要拿菜刀砍人”。 据悉,该事件起因是:在2014年的1月4日,广州维权人士肖青山、张圣雨、马胜芬等人到梁颂基家聚餐,而此时正好临近“南方周末事件”(1月7日)周年纪念日。当地的维稳人员获悉后就前往非法驱赶他们,而梁颂基则向非法驱赶他们的维稳人员(未出示任何证件)泼了一盆自来水,随即,警方调来大批警力破门而入将屋内多人抓走,事后,梁颂基被拘押于广州荔湾区看守所。 这份落款时间为2014年4月29日,署名为余娇的检察员起诉书称“被告人梁颂基无视国家法律,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以妨害公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妨害公务罪】: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梁颂基网名阿基,38岁,是广州的活跃民主人士,对民主维权人士非常热心,经常尽自己所能帮助有困难的同仁。梁颂基近年来多次参与广州的街头活动,是广州警方眼中积极践行公民权利的危险分子。 (责任编辑:

湖南民主人士李铮然 刑拘月余今日获释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13消息:2014-5-28消息:湖南省衡阳市民主人士李铮然,在临近六四学运25周年之际的5月中旬,被湖南警方从家中带走。 随后,李铮然用国保警察的电话告诉其家人,他被刑事拘留了。理由则先说是他和别人在网上要搞一个六•四研讨会,后又说是4月29日他与友人在南岳搞了纪念林昭的举牌活动,涉嫌“寻衅滋事”。最后,李铮然被关押进湖南衡阳市的南岳看守所。 今天,在看守所内度过了六四二十五周年纪念日后,李峥然获释。李峥然告诉本工作室志愿者:“这次被刑拘应该是与六四纪念日有关,找寻衅滋事的借口关押我”。 据悉,李铮然前些年曾在广州参与街头民主运动,而这一年来,他又多次在衡阳参与公民的爬山、聚餐活动,四月份参与了悼念林昭的活动。因此,他被警方多次维稳。 图为:李铮然

2014年6月12日星期四

张科科律师绝食抗争问题获解决 朱涛妻子哭诉冤情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12消息:本工作室昨天报道了《武汉张科科律师年检案引众人声援 官方称明日答复》相见:http://msguancha.com/a/lanmu9/2014/0611/10141.html 今天,张科科律师在全国各地二十余位维权人士全程陪同声援下,问题终获圆满解决。据悉,经过张科科律师的绝食抗争后,湖北省律师协会的副会长柳平当场承:取消暂缓审验的违规决定,下午二点上班时间一到,立即盖章通过。长沙维权律师谢阳对此事件高度评价,他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胜利,它开了中国律师界对违规审验抗争获胜的先河! 此外,因六四当天在武汉首义广场身穿黑衣纪念六四而遭刑拘的武汉公民朱涛的妻子,今天也来到了现场,他向相关部门和维权人士哭诉了她丈夫的冤情。她称,她的丈夫朱涛是武汉钢铁公司工人,在6月4日当天,朱涛穿着黑衣服、胸前佩带白花,来到位于武汉市首义广场(辛亥革命的纪念广场)纪念25年前的那场大学生民主运动,然后拍照上传到公民QQ交流群,晚上就被汉阳区警方带走,随即遭到抄家及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武汉市汉阳区看守所。对此,现场的许多维权人士对她进行了劝慰,表示将尽力为朱涛维权。

2014年6月11日星期三

二零一四年六•四二十五周年期间各地的维稳监控情况

在二零一四年六四学运二十五周年期间,各地的异见人士、维权人士大多都遭到更加严密的监控,他们或被传唤,或被软禁在家,或被强制旅游,或受到威胁警告。很多人表示其紧张气氛比往年要严重许多。截止到6月11日,据本工作室不完全统计,因为六四二十五周年被稳控的,能查到姓名和事实的异议人士约有129人。以上仅仅是民生观察工作室非常有限的统计,这还没有包括各地的上访维权人士受到的打压。但这冰山一角,已经足以说明大陆人权状况的持续恶化程度。每临所谓的敏感时期,当局肆无忌惮地对异见者实施威吓、监控、软禁、传唤、上岗、警告、“旅游”、“失踪”等手段非法维稳,完全无视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及“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的庄严承诺,使公民的人身自由权、言论自由权、隐私权、申诉权等基本的公民权利,在“维稳”的借口之下得不到法律的有效保障。
 
在此期间,在北京:北京异议人士胡石根、浦志强、郝建、刘荻、徐友渔,因在5月3日在北京参加六四纪念研究会,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5月21日维权网消息,北京退休教师陈兆志,因在网上要求平反六四和纪念六四,于几日前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刑事拘留;5月21日,著名作家野夫(原名郑世平)因参加5月3日在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家中举行的“2014·北京·六四纪念研讨会”,被北京国保传唤警告。野夫21日晚间被传唤至深夜才获释;6月1日,北京新国大集资案受害者、文革产维权人肖娟5月27日开始就被朝阳区十八里店派出所安排一名警察24小时跟踪,派出所明确告诉她是因为大六•四快到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学生赵华旭,网名:「赵你」,因参与「重回天安门」行动,6月9日被北京警方刑拘。
 
在上海:5月10日,上海郑恩宠律师接受了民生观察工作室的电话访谈,讲述了八年来他遭严密监控,尤其是近日六四学运二十五周年纪念日临近,上海警方对他监控明显升级;5月16日,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与广州律师刘士辉与外界失去联系已经3天,据了解5月13日下午16时,陈建芳和来自一起去拜访一位朋友,在上海浦东新区民春路民耀路口乘20路公交车后,便与外界失去联系,据上海维权朋友分析,他们估计是因为六四临近,被警方找借口稳控了。15日下午,刘士辉律师的亲属在警方处获悉,刘士辉律师被关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但警方没有透露是以何种罪名关押他的。
 
在广东:5月3日,在广州的陕西籍维权人士刘辉,说他5月2日,在广州街头被广州国保及警察围捕,被强制送上车遣返回陕西老家。刘辉因经常在广州举牌要求广东官员公布财产,释放郭飞雄,并支持各地公民行动,因此受到当局的打压。曾多次被当局施压房东,让他们不能租房给刘辉住,致使刘辉多次流落街头。这次当局出动多辆警车警察及便衣,国保也出面,在广州街头找到流浪的刘辉,把他带到警局,告诉他六四维稳,他必须离开广州,随后押送他上动车,把他赶回陕西老家;5月8日,在广州公民谢文飞、秀才江湖(吴斌)、杨崇,因围观广州公民李维国申请“六四游行”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佛山禅诚区看守所;5月29日早上9点钟左右,广东维权人士王爱忠被当地国保叫出去喝茶,在上午10:50分打电话给妻子说“现在要去派出所做笔录”。下午14:00,当地几名国保到王爱忠家里搜查,进门前出示了搜查令。下午18点左右,辖区国保通知王爱忠妻子,晚上19點帶上王愛忠的衣物過到天河拘留所去。王爱忠老婆以为是行政拘留,谁知到了拘留所,国保给她的是刑事拘留通知书,但具体为什么说“寻衅滋事”目前还不清楚;5月30日,广州维权律师吴魁明近日和太太、孩子及岳父母等亲人,欲前往印尼一带旅游,结果在广州白云机场被边检拦截;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六四期间遭禁声。据长期暂住深圳的民主人士,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零八宪章》签署人郭永丰说,深圳市长期跟他的国保于5月22日下午来电,第二天要与他见面聊聊。之前,为了六四期间的配合,他们早在一月前就给他打招呼了。之后还多次见面打招呼,主张温和推动民主转型的郭永丰早就全部答应配合他们了。从5月24日到6月7日,他被完全噤声,停止网上一切活动,包括任何与政治无关的话题的探讨,他虽然很无奈,但只能完全答应。另外就是,在此期间不与任何民主维权人士见面,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不对新近发生的唐荆陵律师等人被抓捕的案子进行评论,不对新疆爆炸,越南反华事件进行评论。不转发微薄,不在QQ群等转发任何消息等等;5月16-17日,广东民主维权人士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被广州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5月16日,竭力推动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运动的王清营被警察带走,据悉,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
 
在广西:常年参与民主活动的黄雨章、张维等数十人被当地警方或警告、或稳控,叮嘱他们不要举办六四纪念活动。
 
在湖南:5月4日,湖南维权人士黎建军、张善光、公民小彪等人,因前往邵阳祭扫“六四铁汉”李旺阳而遭到当地警方行政拘留5天。据知情人士反映,前往邵阳祭扫李旺阳的还有香港6名媒体人。当局出动数十人与多台车辆到现场维稳将他们带走讯问;5月24日晚上七点多,在长沙湘江一百小区一茶楼长沙公民朋友二十人参加自由诗人尾生举办的个人诗歌朗诵会。会上放映了在东北六四流浪音乐人黄生对六四的回忆,之后与会的诗歌爱好者朗诵了尾生创作的作品。尾生的诗作反映了中国青年向往自由与对当下社会现实的思索。诗歌朗诵会举行过程中有数个当局便衣过来进行监控,并有参加者都认识的长沙国保在现场全程盯守;5月24日,湖南长沙市十二位维权公民(佟適冬、谢长桢、陈俊贤、“雾夜飞鹰”、“周周煮粥”、“小彪”等)在长沙市城南东路老街“鱼嘴巴飯店“吃晚饭时,被几十个警察和便衣突然闯入房间,將他们全部抓去了长沙市“左家塘派出所”。据湖南知情人估计,警方是怕他们在一起聚会商议如何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5月27日,网名为“半月弯”的湖南省衡阳市公民黄勇华被当地国保叫去喝茶。据黄勇华讲,国保在与他“喝茶”时询问他的内容主要围绕“六四”,强烈警告和恐吓他,近期不要参与任何活动,更不要离开衡阳市。黄勇华说:“国保就是说近期不能参与任何活动,以及在网上发表文章,而且这些事不要牵涉到六四。听他们说已经定为反革命活动了,反正就是警告的意味很浓。怎么说了,反正都有点紧张吧。”黄勇华还说,2012年及2013年,他连续两年在6月4日前都被控制行动自由,估计今年也不会例外;5月28日,据来自湖南衡阳市燕峰区一名维权人士黄怡健介绍,湖南衡阳市维权人士李铮然已于十多天前被警察从家中带走了。李铮然后来用国保的电话告诉家人他被刑事拘留了,理由是他和别人在网上要搞一个六•四研讨会,李铮然被关押在衡阳南岳看守所;5-31消,湖南邵阳六四学生罗茜的太太戴亮平致电民生观察工作室说,新宁县国保今天下午六点多给她送来了罗茜的刑事拘留通知书,通知书写道罗茜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5月31日下午1时被新宁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现关押在湖南洞口县看守所。戴亮平说,罗茜是前天下午被新宁县国保从家中带走的,他先是控制在宾馆中,昨天新宁县国保共四个警察来到罗茜家中进行了抄家,抄走了罗茜家的二台电脑。
 
在贵州:5月初,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糜崇标,因举行纪念六四的活动,被贵州警方非法软禁;5月23日,随着今年六·四的临近,国内风声鹤唳,各地异议人士不是被抓走就是被上岗,在贵州更是这样。民生观察工作室今天拨打贵阳异议人士李任科电话时,其电话已不通,其妻子告诉本工作室说,5月20日中午李任科就已被贵阳延中派出所警察从家中带走了,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另外,贵阳异议人士黄燕明电话也不通,估计贵阳异议人士都已被“维稳”了;5月23日中,贵州异议作家李元龙告诉民生观察网,他可能由于六四临近被盯梢。
 
在湖北:5月9日,武汉公民王芳告诉民生观察工作室说,下午一点半左右,她被武汉市警方带去做笔录,至16时许才获释回家。此次武汉警方“约谈”她,主要是询问她定购纪念六四T恤衫的事。王芳说,她近日在网上定购了一件纪念六四学潮的T恤衫,昨天她将T恤衫在武汉公民QQ群里晒了一下图,今天她就被武汉警方约谈了;5月19日,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妻子赵素丽被维稳人员带走“度假”。据民生观察工作室向武汉公民李勇、毛善春等人了解,居住在武汉市的知名异议人士秦永敏夫妇,自昨天中午起就与武汉市的其他朋友失去联系。本工作室随即与秦永敏电话联系,但是已经无法接通。据悉,每年的6月之前,秦永敏都会因为政府的某个敏感日而“被失踪”二十余日。前年的5月底,秦永敏被拘禁在湖北武汉市附近一个度假村中二十多天。去年的5月底,他再次被武汉警方带到各地去“强制旅游”二十余天;5月19日,在5月17日,广州知名佛教僧侣“圣观法师”(六四学运参与者)抵达武汉开始弘扬佛法,有武汉市的多位公民到场听讲。不料,在他弘法期间,武汉警方突然闯入,将正在弘法的圣观法师及其听众骤然抓捕。被抓后,他们被分别带进多个派出所做笔录。事后,尚未进入酒店的几位公民被先行释放,而已经进场的武汉公民蔡从富、万里、解丽(女)、黄静怡(女)、马强、陈剑雄、李文禅(取保)以及圣观法师(徐志强)等人,则都被送进了武汉市的看守所内处以刑事拘留;6月4日前后,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湖北随州市公民刘飞跃带离家中稳控3天;5月28至6月8日,民生观察工作室编辑湖北宜昌市公民石玉林被带到警方处维稳10天。
 
在山东:2014年5月26日消上午,济南维权人士李红卫和陈清泉分别被行政拘留7天和5天。事件起因是,此前一天济南资深维权人李红卫庆祝生日并兼顾每年纪念六四,为此,她邀请了二十多位好友在济南市的一家烧烤店聚餐。到了中午时分,有济南市的数十位维稳人员赶到现场来监视他们,期间,驻守在外围的几十个便衣,以李红卫的丈夫陈清泉拿着相机对着他们拍照为由,开始对陈先生数次野蛮殴打,李红卫见此情景出面予以阻止,但是这些维稳人员不仅未予理睬反而将李红卫也数次拖倒在地,在场的维权者朋友们怎么劝都劝不住。最后,这些维稳人员强行将李红卫和陈清泉拉上了警车呼啸而去;5月27日,民生观察网消息:山东烟台民主维权人士张恩广接到辖区派出所的来电称,明天他们警方要去“慰问”他的母亲。对此,张恩广予以了拒绝。张恩广对友人于先生说“虽然拒绝了警方的慰问要求,但是估计警方还是会去慰问自己的老妈。看来今晚我得提前跟我妈交流下一了,别让维稳警察吓着了她。”据悉,张恩广近年因为多次参加民主维权活动而遭到维稳警察的关注,警方时常监控他的出现情况。就在昨天,他辖区的派出所副所长还打电话给他以求证他是否呆在家里而未出门参与维权。并且,警方还一再询问他近期“有啥计划?”;2014-5-27,山东青岛维权人士孙举昌告诉民生观察工作室说,他和妻子26日被北京多名警察将他们非法控制(为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并最终将他们交给了他们家乡的青岛即墨警方稳控。随后,青岛即墨警方将他们绑架带回老家予以控制,他们估计与六四临近,全国加大维稳有关。
 
在浙江:5月12日下午3点,浙江民主党人吕耿松突遭杭州市国保抄家和传唤,警方抄走吕耿松家中的电脑和手机等物品。据吕耿松的夫人讲,下午3点的时候,有杭州市国保、区国保和社区警察等七、八人,先出示了搜查证,将电脑、电源线、两部手机等物品抄走,因吕耿松拒绝签字,没有给扣押物品清单,传唤的理由没有听清楚,随后吕耿松被带往西湖区翠苑派出所。据杭州民主党人分析,吕耿松只要自由,每年都会参加纪念六四活动,此次她被传唤抄家,很可能与六四临近有关;5月13日晚上,在杭州,公民刘军宁、莫之许、王译、华春辉、王五四、邓凯、余怀谦、庄道鹤、湖州老费、温克坚、殷雨声等11人,在杭州龙井路7号花园餐厅107房间就餐时,被突然冲进来的杭州国保、特警抓走。据王译介绍,大家正吃饭时,突然冲进来包括着装警察和便衣警察约三十人,将我(王译)、华春辉、刘宁军、殷雨声用特警车押送到杭州灵隐寺派出所。庄道鹤、温克坚等七人不知被带往何处。据悉,警方怀疑他们参与六四纪念活动。
 
在河南:5月27日消息:郑州资深民运人士安宁,昨天被辖区派出所的警察带走,赵妻说她没收到警方的任何手续及安宁被带走的原因。安宁,河南郑州人,前北京大学考古系学生。曾因参与六四学潮在89年7月被捕,90年1月10日获释。他与胡石根、康玉春、刘京生等人筹组建《中华进步同盟》、《自由工会》和《中国自由民主党》等组织,更参与《中华进步同盟》;5月29日上午,代理律师张俊杰、蔺其磊等律师,前往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申请会见河南公民于世文、陈卫、常伯阳、石玉、侯帅、姬来松、董广平、方言、邵晟东时遭拒。河南公民于世文、陈卫、常伯阳、石玉、侯帅、姬来松、董广平、方言、邵晟东。今年2月2日在河南举行的公祭六四、纪念赵紫阳和胡耀邦的活动,在经过3个多月后,包括活动组织者之一的于世文、陈卫夫妇在内的9人已确定被刑事拘留。
 
在陕西:从5月20日开始,西安著名维权人士马晓明被国保24小时软禁在家中,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5月27日,离六四纪念日还有一周,陕西西安民主维权人士杨海被当地国保强行带走外出“旅游”,据说将要10天以上的时间,至6月7号以后方能回。
 
在新疆:新疆维权人士、权利运动网站负责人胡军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后,5月27日中午,新疆吉昌州警察再次抄走了他家中的电脑、手机、移动硬盘等物品。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14-6-12
 

关注第十四次被精神病的辜湘红:母亲市委上访被拖出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11消息:5月1日,湖南省湘乡市访民辜湘红从北京抓回湘乡后第十四次被投入精神病院(湖南省湘乡市访民辜湘红第十四次被关精神病院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4/0503/9885.html)。
 
今天傍晚,仍在湘乡市康宁精神病医院的辜湘红再次致电本工作室说,近期湘乡市当局不断给他的儿子和兄弟施加压力,要求他们保证辜湘红不再上访,导致她儿子和兄弟压力很大,不敢到医院来看她,也不愿接她出院。
 
现在,只有辜湘红的母亲徐美姣四处为女儿奔波。今天,徐美姣到了湘乡市政府,要求 见湘乡市委书记,要求释放她的女儿,但湘乡市委保安一直盯着徐美姣,将强行进去的她拖了出来。
 
本工作室2010年曾专门派人到精神病院探访过辜湘红,当时医院精神科主任刘长礼曾亲口说辜湘红“对,她没精神病”“是信访局送来的”(详情请见:精神病院SOS:救援第九次被关“疯人院”的辜湘红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4/0520/9981.html)(探秘“疯人院”之辜湘红:“对,她没精神病”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4/0520/9980.html

湖北三访民被关押去向不明 辽宁盛兰福恢复自由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11消息:湖北十堰访民刘玉杰因为十堰市中级法院枉法判决,长期在京上访,今年的6月初才回家,回家后即被公安机关拘留。拘留期满,十堰市中级法院把她接走后非法关押,至今没有自由。

湖北十堰访民尹青芝六四前被政府强制返乡后拘留,拘留期满,又被非法拘禁,现去向不明。

湖北恩施访民谭金华61日被政府打电话骗到北京南站后,强制带回地方拘留。


另有消息,辽宁大连失联的访民盛兰福今天来电说,他是62号晚上12点,被北京市治安队在借住地丰台区吕村抓的,治安队把他交给了云冈派出所,第二天上午云岗派出所把他送到了久敬庄。3号下午大连来人把他接回老家,让他选择是拘留还是旅游,66号他被旅游期满,近日就要返京。

2014年6月9日星期一

公民赵枫生“煽颠案”今日开庭,多位网友现场围观

今日上午9:30分,湖南衡阳市中院第六法庭公开审理公民赵枫生涉嫌煽动顛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刘卫国、陳以軒两位人权律师作为代理人出席,来自全国各地近20位网友参与了庭审。
 
今日上午,公民赵枫生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开庭,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公民小彪、毛善春、田發全、柴金元、翟岩民、楊春林、劉星、陳艷琳、謝文飛、南京王健、李發旺、宋寧生等近20为公民旁听了庭审过程。公民小彪在推特上说,现场参与网友包括外地與衡陽當地公民,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法庭多半座位都坐滿了,應該可以肯定全是自發來的,除了法警沒發現有當局刻意安排湊數的人。
 
庭审开始前,法庭允许赵枫生与他的妻子、孩子见面,他的妻子全海燕说赵枫生还抱了抱自己一岁多的孩子。庭审开始后,辩护律师陳以軒向審判長要求給趙楓生脫下黃色囚衣、卸下手銬並安排座位趙楓生坐下,審判長批准了律师的意见。
 
由于法院没有按照《刑诉法》的规定在提前三天将开庭传票送达赵枫生,辯護律師劉衛國指出法院明顯違法。并当庭要求出庭公诉人行使审判监督职能追究合议庭剥夺被告人合法权益的法律责任,审判长被迫宣布休庭三分钟,合议庭休庭結束後重新開庭,審判長没有继续审理,而是宣布本案延期至6月17日上午再开庭审理,来弥补法律程序的漏洞。

辽宁丹东18位被拆迁户国家信访局门前等答复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9消息:今天下午,来自辽宁丹东益荣佳园小区的18位被拆迁户在国家信访局门外等着国家信访局的答复,丹东市的两名接访人员在他们跟前绕来绕去,借机和一拆迁户谈他们反映的问题,被这一拆迁户斥责这么多年给他们设的全是骗局。

也在此等待的益荣佳园小区的陈丽君说,他们2007年就被强拆了,当时拆了1000多户,有的给了回迁房,还有39户连回迁房都没有。陈丽君也分了一套回迁房,她说,当时分房的时候没有让她看房,只说是给了她房子,等拿到钥匙才发现这是一块豆腐渣,水管上有一大洞,钢筋漏在外边,墙上的水泥已经掉下来了,坐便器的盖子是纸板的,墙上都长了毛。


没有分到回迁房的仅给了3万元租房费,他们为这反映了多年没人管,只好再来北京,这是他们第二次来北京了,希望能引起重视,早点解决他们的事。

三省烟草下岗职工总局维权 一人被打后脑流血昏迷在地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9消息:今天下午,湖北、黑龙江、辽宁一批烟草行业的下岗职工来到国家烟草总局门前上访维权。下岗职工们还打出准备好了的标语、横幅,但不久现场即出现警察和烟草总局的多名人员。

这些人出现后即抢夺职工们的标语、横幅,正在此时,来自黑龙江的名叫陈艳丽(音)的下岗职工被人打倒,当时她后脑着地鲜血直流,随即陈艳丽昏迷在地。120急救车来后说陈艳丽得住院治疗,但烟草公司拒绝出线,而在场的下岗职工们也没多少钱,至下午发稿时为止陈艳丽还在120救护车上。

以下是今天的现场图片:


快讯:武汉知名异议人士秦永敏六四被失踪 今获释回家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年6月9日消息:“六四事件”25周年日前夕,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和妻子于5月18日早10点许被国保带走后和大家失去联络。据秦永敏的部分好友分析,事发“六四”25周年日前夕,很显然当局不希望秦永敏在此时刻发表不利当局的言论而将他们“被失踪”。 今天下午16时许,本工作室在互联网上联系到秦永敏先生,并询问他是否已经回到家中?他回复称“谢谢关注。我是秦永敏,刚到家,很忙,其他再说。” 本工作室将持续关注秦永敏被失踪事件。

2014年6月7日星期六

河北访民段淑兰到府右街派出所后失联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4-6-7消息:河北阜平县阜平镇大元村段淑兰的一双儿女2005117日被人杀死在家中,凶手系段淑兰女儿的同学张金鹏。在其勾结男友行凶后主动投案自首,在她交代了她和男友的罪行后公、检、法枉法办案,只认定她一人有罪。段淑兰为此上访被多次拘留、关黑监狱受尽了折磨与摧残

今年的64一直在京上访的段淑兰和同乡到府右街派出所后,警方把她叫去查看了她的随身物品,在被送马家楼的时候她的同乡就没看见她,直到今天仍没有她的消息,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

本网报道此前报道的被关进法制学习班的河北访民蔡志国有了消息,蔡志国的朋友转述他的话说,他的事经过报道当局迫于压力把他带去旅游了。另,从4月底就被稳控在宾馆的河北保定盲人访民杨宗生昨天也自由返京。


蔡志国相关报道:“http://msguancha.com/a/lanmu4/2014/0525/10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