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9日星期五

长沙谢长祯在羁押四个多月后取保获释

【民生观察2018年1月19日消息】本网获悉,因帮胞兄谢长敏房屋拆迁维权而被长沙岳麓区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超过四个月的长沙退伍老兵、维权人士、湖南民主党人谢长发的弟弟谢长祯于今晚八点半以取保候审获释,谢长祯家人、朋友以及退伍老兵二十人前去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迎接。

据知情人李先生透露,谢长祯妻子王女士于傍晚接到警方电话,得知谢长祯会在今晚释放。王女士将此消息告知谢长祯的朋友和退伍老兵,大家随即表示要前往长沙一看迎接老谢。晚上七点左右,大约二十名谢长祯的朋友、退伍老兵等人陆续去到长沙一看,陪同王女士一起等候老谢获释。大约八点半,谢长祯走出长沙市第一看守所,与妻子及众多朋友汇合。退伍老兵张先生表示,老谢精神状态很好,与在场朋友们握手拥抱,同时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

据公开消息显示,谢长祯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担任胞兄谢长敏的房租拆迁案代理人进行维权,期间多次前往北京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每次都被长沙当局派出维稳人员接回,2017年七、八俩月分别被处以十天拘留。2017年9月14日,长沙岳麓区公安分局坪塘派出所打电话以拿钥匙的名义将谢长祯骗到派出所,谢长祯随即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羁押于长沙市第一看守所。早期由长沙律师罗立志担任其辩护人,后因在有关部门的压力下,由刚刚获得自由的谢阳律师接办该案。谢长祯在羁押四个多月之后,在2018年1月19日这天以取保候审的方式获释。

王女士表示,老谢能够在春节前出来很开心,这几个月以来一直很担心他的健康,怕在看守所饮食不好会引发他胃病复发,今晚看到老谢精神状态很好,自己也心安不少。本网人权观察员表示想和谢长祯通话,王女士称老谢正在洗澡,准备让他早点上床休息,感谢关注。

相关报道:长沙当局欲胁其子让谢长祯就范被拒
http://msguancha.com/a/lanmu9/2018/0110/16921.html

余文生律师疑因建言“修宪”今晨被带走

【民生观察2018年1月19日消息】本网获悉,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于今晨在寓所楼下被警方带走,有分析认为可能与其昨天(1月18日)所发布的《修宪建议公开信》有关。

今天早晨七点左右,余文生妻子许女士发出消息称:“余文生被北京警方在寓所楼下带走。”据悉,余文生律师在清早六点半左右下楼带孩子上学,当时许女士在家,但没过多久,许女士见到孩子回来,告知父亲(余文生)被警察抓走。据孩子讲述,当时来了好多人,大概有十几二十个警察,一辆特警车,两辆警车,还有一辆普通大客车。许女士在下午四点时表示,目前尚未收到任何来自警方的通知或消息。

有分析人士认为,余文生律师刚刚才于1月15日被北京市司法局吊销律师执业证书以及不予许可其设立个人律师事务所,才过几天警方就大动干戈抓他,估计和余文生昨天发布的《修宪建议公开信》有关。因为这两天(1月18、19日)北京正在召开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之前官方媒体曾报道此次会议将涉及有关修改宪法内容,而余文生所发的公开信则就修宪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可能内容令当局紧张,因此抓人。

据公开消息显示,余文生曾于中共十九大召开当日(2017年10月18日)发表《建言中共十九大罢免习近平、全面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公开信,当时遭到深夜约谈四五个小时。

有关余文生律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余文生律师遭注销执照 设立律所也被否决
http://msguancha.com/a/lanmu9/2018/0115/16936.html

附余文生《修宪建议公开信》全文:

《关于修宪的公民建议——余文生致中共十九大二中全会的公开信》

中共中央委员会及各位委员:

由于中共2018年1月18、19日酝酿修宪,余文生作为从事法律工作近20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律师,提出以下修宪意见,供中共执政当局参考。

一、建议删除“宪法序言”。“宪法序言”在宪法及法律上不具有实际约束力和实际宪法意义,在实际应用上会产生争议和歧义,建议将“宪法序言”的相关有用内容“条文化”或纳入“宪法解释”,其他内容予以删除。

二、建议国家主席差额选举产生。国家主席作为国家元首,等额选举类似于任命,没有任何选举意义,对国家、对公民社会、对世界各国都不具有公信力。

三、建议取消军委主席,其部分职权并入国家主席职权范围;建议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由国家主席提名,全国人大通过产生。由于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都是全国人大选举产生,其产生方式,影响了国家主席作为国家元首的权威性,不利于国家主席对内对外代表国家。国家主席应该自动具备军队最高指挥权,取消军委主席职位,并入国家主席职权范围,可以加强军事执行力及军事合法性。

四、建议取消军事委员会,其职权并入国防部,并受国务院领导。军队是国家的军队,军队不能凌驾于国家之上,国务院作为国家最高行政机关,理应代表国家领导军队。

五、建议宪法设专章规定“政党管理制度”。任何政党都应在国家行政机关(司法部或民政部)登记,任何政党都必须接受国家行政机关管理,任何政党都不能凌驾于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上。

六、建议撤销没有宪法依据的政治协商会议。

建议人:余文生
2018年1月18日于北京

2018年1月18日星期四

广东顺德李碧云被围 其弟李添强也遭抓走

【民生观察2018年1月19日消息】本网获悉,1月17日,广东佛山市顺德区维权人士李碧云(女)遭到十余名维稳人员的围攻,她的弟弟李添强也被十多名警察抓走关押。

据李碧云介绍,她是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容桂容里村村民。在2009年间,容里村的土地资产被官商黑勾结违法侵吞,而村民们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款。2009年1月的一天,许多村民到施工现场要求停止非法施工,但却被施工方和地方政府雇佣的数十人打伤。事件发生后,警方未及时制止,更没有抓捕凶手。为此,李碧云开始带领村民们一起追讨医药费,并向村民们宣讲征地拆迁的政策法规,鼓励村民们勇敢的站出来维权。自此,厄运就开始降临到她头上。
2009年7月15日,她与三位村民到广东省公安厅反映情况,被广东顺德公安大队长李志坤强行绑架拖进车里暴打和侮辱,后又以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被关押、审讯、逼供、签笔录。在此期间,因被警员李志坤等人刑讯逼供,造成李碧云的胸椎被打伤、头部被硬物猛击伤、颈椎被扭曲,口腔被扭弯;其腰椎被打折并尾椎粉碎,胆总管被打扩张,并在几个月不能正常发出声音说话,不能正常走路,呕吐瘀血八个月。此后,又反被构陷“妨碍公务”判刑10个月。

2011年4月,李碧云受村民推举,参与容里居委会居民代表和居委会主任的选举,得到两千多票,却被当局投假票和黑箱统计排除当选。同年8月底,她依法由626个村民推荐成为顺德区人大代表选举候选人,反被构陷“破坏选举”罪关押7个月,2012年4月19日顺德法院强制措施取保候审12个月。取保期间被关黑监狱、多次被绑架、监视居住、入屋盗窃。

2013年7月24日凌晨,顺德公安容桂容里社区指导员(吴湛华)带领十多人到李碧云在广州出租房处,并强行用铁撬破门冲入将她绑架,并戴上黑头盔,由广州押送到顺德容桂幸福社区派出所,带入黑房锁在铁凳逼供。之后又被扭曲身反手锁在走廊中,被台风与下大雨打在身上十个小时左右,然后将李碧云关押在顺德看守所女仓257。她又饿又冷又低烧而昏迷,直到同年8月6日才被释放。

2013年10月12日晚9点多,她又被顺德公安破门入屋绑架构陷“妨碍公务”罪,期间狠毒残暴的殴打了她,造成她胸椎骨折等严重的身体损伤。随后又将她关押在环境恶劣的房间内,使他又受尽虐待与折磨。例如:她被戴上20多斤的脚镣,后又被加锁扣住手和脚,睡“十字架”床虐待;高温天气时,她被关进只有约40平方米的监房内,里面同时还拥挤的关押进来56-57人,如此狭小拥挤的监室里,致使她原本虚弱的身体不堪忍受,最终导致她胸闷而昏倒;在狱中,被看守人员还击打她身体上经络,造成她瘫痪不能动十多天,眼睛也不能睁开看东西一个多月,最后,在2014年12月18日,她才被秘密宣判为“妨碍公务罪”免于刑事处罚。出监时,她被戴上黑头套抬上民用面包车,从顺德看守所运出之后被弃于偏僻的路口。

2014年11月28日,所谓的执法人员把她饭店违法拆除。为此,她又开始四处上访,但是她的家人却因此遭到了打击报复。近年来,她的弟弟曾被维稳人员殴打至吐血、多次被拘留;她的妹夫因家中多人是政府工作人员而受各方压力与妹妹离婚;妹妹则被恐吓“如继续帮助李碧云维权,那么你的孩子会不让他上公立学校的”;姐姐、姐夫也受牵连,被人排斥无法找到安定的工作。

近期,李碧云因为又要上访维权,被多名维稳人员围困在屋内,昨天因为她想突围出去,却被十余名维稳人员围攻推搡。2018年1月17日下午4时许,有两名容里居委会的人突然来到她弟李添强家的家里(容桂容里利群路39号),要求李添强跟他们到容里居委会去一趟,但是弟弟未予理会。下午5时许,李添强家门口就开来了有两辆警车与十余人,他们下令李添强跟他们上警车,而弟弟就质问他们说“为什么要上警车?”结果警察强行把李添强拖拽上了警车抓走。事后,她妹妹李彩云来到容里民警中队了解情况,但是警方却连门口不让她进。截止17日晚上11时许,她的弟弟李添强还未被释放回家,警方也未给任何法律文书。

无锡冯小妹被精神病 老母上街举牌抗议

【民生观察2018年1月19日消息】本网获悉,江苏无锡访民冯小妹(女)因房屋遭强迫拆迁,于2017年11月9日来到天安门裸奔维权,后被警方抓回无锡以“寻衅滋事罪”刑拘,刑拘期满后又被警方强迫做精神鉴定延长羁押。前天(2018年1月17日),冯小妹88岁的老母亲在得知女儿被强迫做精神鉴定后,就走上街头举牌,呼吁江苏无锡滨湖公安分局停止迫害她的女儿冯小妹。

据冯小妹的儿子何斌介绍,他的母亲冯小妹因家中房屋遭强迫拆迁曾多次上访。2017年11月初,冯小妹来到北京上访,但几经投诉都没有结果。2017年11月9日,走投无路的冯小妹来到北京天安门前裸奔维权,之后被北京市警方抓走并交给无锡警方带回原籍。返回无锡后,警方以冯小妹涉嫌“寻衅滋事”对她处以刑事拘留,刑拘期满后又被警方强迫去做精神鉴定以延长羁押。

冯小妹到北京上访主要反映以下问题:1、无锡市滨湖区雪浪政府非法买卖土地。2011年9月,区政府未经冯小妹及家人同意,就把她家的土地非法卖给开发商。2、政府雇佣黑社会性质人员强迫逼迁,其子何斌租用的店铺被砸毁财物被抢劫。控诉无锡市滨湖区雪浪街道为了牟取暴利,为了达到逼迁目的,雇用黑社会人员暴打冯小妹。3、无锡市公安不作为,黑社会人员暴打冯小妹事件发生后,冯小妹的家人当即报警处理,但事后警方却告知冯小妹说施暴者已经死了,无法再处罚;其次,拆迁方找来爱滋病人赖在她家不走,报警后公安也不管;还有,何斌在村里租赁商店财物被抢,报警后公安也不管。

2018年1月15日上午,何斌与妹妹何婷带着外婆来到滨湖区雪浪派出所,找负责的领导询问冯小妹精神鉴定结果,领导避不见面。他们一直等到中午又去问一次,才说领导用餐去了。何斌介绍说:“我们站在派出所和食堂的通道等著,终于等到用完餐的领导,领导告诉我们鉴定结果还没出来,要我们周五再来。”何斌质问警方说:“我母亲去北京裸奔一事,这在治安管理条例里写得很清楚——在公共场所裸奔者,情节严重的拘留10-15天并处罚金。警方现在却拿寻衅滋事来超期拘押我妈,最后还让拆迁办人员去看守所跟我妈谈拆迁,是不是我妈不同意拆迁条件就惩罚性的强迫去做精神病鉴定?”对何斌的抗议,警方不予理睬。

前天(2018年1月17日),冯小妹88岁的老母亲顾有娣在得知女儿被强迫做精神鉴定后,就走上街头举牌,呼吁江苏无锡滨湖公安分局停止迫害冯小妹。88岁的顾有娣要求:“还我女儿,我的女儿没有精神病!滨湖公安停止迫害!”与此同时,顾有娣还不停的呼喊:“还我女儿,我需要女儿来照顾我老弱的身体。我的女儿没有精神病,滨湖公安请停止迫害!”

相关报道:无锡访民冯小妹在京维权被带回刑拘http://msguancha.com/a/lanmu49/2017/1112/16647.html

广州付爱玲律师因会见詹惠东被司法局约谈

【民生观察2018年1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昨天(1月17日)广州付爱玲律师到江门新会看守所会见了因“海祭刘晓波”而被当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抓捕的詹惠东(网名:校长),今天(1月18日)却因此而遭司法部门约谈。

据知情人士透露,付爱玲律师会见了因海祭刘晓波而被广东当局抓捕的詹惠东,詹惠东说目前他已被提审两次,提审人员让其悔过,詹惠东坚称自己没有过错。当提审警察问及詹惠东对刘晓波的看法,他说”认同、佩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被犯罪本来就是不可思议,祭奠者被关押更不可思议”。詹惠东坚称,自己所做的一切(警方针对其推特发言)只是在履行做人的良知。

当付爱玲律师问及詹惠东目前在里面的情况,他说:“现在没有值夜班了,睡眠质量还可以,反而近期想着要回家而睡不着。”然而,在付爱玲律师并没有将这些会见信息公开发表的情况下,却在今天(1月18日)下午接到了来自广东司法局的电话,并告知付爱玲律师下午3点会直接到律所找她谈话。

据消息人士透露,付爱玲律师被司法局人员约谈的内容主要是詹惠东以及709两周年照片的事。并问付律师:“是如何接受委托的,谁给的授权书?如何联系家属的?如何向王爱忠介绍案情的,为什么他将会见简介发到网上了?”并说以后不能在网上再看到她的照片。另外司法局的人还问付律师是不是和王爱忠联系的?付律师表示,自己并不认识王爱忠。

有关詹惠东的情况本网将会持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因“海祭刘晓波”被捕的詹惠东坚称祭奠无罪

张科科律师会见许光利遭办案单位“踢皮球”

【民生观察2018年1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今天(1月18日)上午,张科科律师来到湖北荆门市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湖北荆门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快速逮捕的维权人士许光利遭拒。

据悉,许光利的委托律师张科科在许家兄长的陪同下,于今天(1月18日)上午九时许来到湖北荆门市看守所要求会见许光利,却遭到了看守所的拒绝。张律师问起原因,看守所值班人员表示:“办案单位月亮湖公安分局提前通知看守所不同意许光利会见律师。”并让张科科律师找办案单位。

张科科律师随即来到掇刀区检察院控告反映情况,该检察院登记了张科科律师的信息后联系了市检察院。张科科律师听到电话里市检察院说,因为许光利案件属“涉黑案件”,律师会见要经过办案单位同意才能会见许光利。对此,张律师无奈地表示:“即便区检察院也认为这不是法定的限制会见的情形,但(目前)也只能监督到这一步。”

随后,张科科律师又来到许光利案的办案单位月亮湖公安分局,由一位承办此案的左姓警官接待。左警官说,(许光利)案件涉及国家安全且在进一步侦办中,并拒绝说明案情主要事实,直接拒绝会见要求。“左警官说许光利的家属可以随时送钱送衣物给许,但事实上许的家属至今送不了”张律师说,对方不透露自己的名字,却要求律师留下证件信息。

在此之后,张律师来到荆门市公安局投诉,该局人员“热情”接待,并连说“不让会见没道理”,登记了张律师的信息后,说电话联系月亮湖分局协调解决。然而电话联系后却对张律师说:“协调过了,这个案子确实特殊”而后又让张律师找月亮湖分局。至此,张科科律师此次荆门会见许光利,被踢了一个“完美”的皮球。

关于许光利的情况本网将会持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湖北荆州许光利被以“寻衅滋事”批捕

2018年1月17日星期三

湖南欧彪峰等各地维权人士被国保要求录像

【民生观察2018年1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昨天下午,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接到辖区国保打来的电话,要求他前往警局接受录像备案。于此同时本网获悉,至少湖北、河南、广东、广西、湖南等地都有维权人士被要求录制视频。据其中一位维权人士透露:录像全程记录其政治观点,维权工作,家庭情况,是比较全面的了解及录入。

据悉,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因长期关注声援各地的维权事件被湖南国保列为维稳对象。近年来,欧彪峰因参与声援《南方周末》;声援湖南公民赵枫生“颠覆国家政权”案;给已故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扫墓;声援维权律师王宇、周世锋“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围观湖南谢阳律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活动,被湖南国保多次传唤、警告。

欧彪峰介绍,在2015年7月11日下午,他接到辖区湖南株洲市国保的电话,说是要见他。因他当时不在株洲,国保便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并要求他一回株洲就马上告诉警方。7月13日下午,他刚刚回到株洲,国保就打电话说要他去株洲芦淞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办公室,而他称自己刚到家需要休息一下,拒绝了去国保办公室的要求。十分钟后,两个穿制服的国保就直接到他家里要带他走,当时国保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但因为与这些国保打过较长时间交道,也不愿意与他们个人当面产生冲突,所以就跟他们走了。之后,国保把他到了株洲市芦淞区公安分局审讯,期间,国保直接了当说找他就是关于王宇和周世锋的事,并在询问室内做了一份笔录,做笔录过程中他要求警方一定要按他的意思表达出他对王宇和周世锋律师的关切和支持,以及对官方的说法完全不认同。笔录结束时是18:30,国保请他吃饭并不断做他的思想工作,以私人的身分劝阻他不要再关注此事。晚饭结束后,他回到家大约是20:30,因为当时出去没有携带手机,欧彪峰到家后第一时间就在网络向关注他的朋友及公众报平安,并在Twitter上表示稍后会整理国保找他的谈话纪录。晚上11:00左右,欧彪峰正和朋友一起在外面吃宵夜,再次接到国保的电话,对方严厉警告了他,称绝对不能把谈话及笔录内容公布到网络上,但是偶彪峰没有同意。不久,国保就找到了他吃宵夜的地方,把他带上警方开来的汽车,指责他不该在Twitter上发布与警方的谈话内容,并表示上级非常重视这个案件,劝他这段时间就不要再在网络发布关于王宇和周世锋的消息,否则对各方都不好。最后,欧彪峰答应会慎重考虑此事,国保才让他离开,而此时已是零点时分了。

此后,欧彪峰又因为关注声援维权律师王宇、周世锋“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围观湖南谢阳律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等活动,被湖南国保多次传唤、警告。

昨天下午,欧彪峰再次接到辖区国保的电话通知,要求他前往辖区警局接受录像备案。对此他予以拒绝,但是他估计国保还是会在某一天把他带进警局录像备案的。因为,近期全国各地已经有多名维权人士被国保传唤录像。例如:郑州的马连顺律师、湖北省异见人士石玉林等人就在近期先后被传唤录像。据分析,近期各地国保都开始给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录像备案,可能是公安部又对该群体有什么新的维稳措施,很可能是录像备案以便于人脸识别、监控这些不同政见者,在必要时便于抓捕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