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8日星期六

长沙傅翔因推特言论被打压

【民生观察2019年5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日前,长沙网友傅翔因推特言论遭到警方长达十四个半小时的讯问,被强制注销多个境外社交平台账号,警方打印出来五千余条其主要发在推特的“过分”言论,要求签字摁手印,并强令写下保证书,声明以后不再针砭时弊、发转时政消息。

据网友周先生透露,周五(16日)上午十点,警方找到正在长沙湖南广电城上班的傅翔,以傅翔去年曾在微信群发表侮辱性言论破坏党和国家领导人形象为由,将其带至长沙开福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讯问,总历时十四个半小时,直到当晚十二点半才获得释放。

据了解,国保将傅翔带至开福分局审讯室后要求其交出苹果手机的指纹和密码,在遭到拒绝后,国保将傅翔在推特上发布的五千余条涉嫌“违法”的言论打印出来,并暗示事情可大可小,且以工作、家庭等因素相威胁,逼迫其配合。在双方拉锯大约三小时后,傅的手机被迫解锁。国保在拿走手机进行审查后强迫傅翔注销境外多个社交账号,包括推特、脸书等,并勒令删除上述APP以及翻墙软件。

国保又要求傅翔在打印出来的五千余条“推特罪证”上分别签字摁手印,作为“罪证”保存档案以及做讯问笔录作实。最后国保要求傅翔写下一份《保证书》,声明自己以后不再针砭时弊、发转时政消息,并对自己的言论进行规范,不再破坏或损害党和国家以及领导人的形象。

当晚十二点半,开福区公安分局国保将傅翔释放,但表明随时可以将其抓捕坐牢(罪证确凿),警告其以后老老实实,讲话不要触碰红线。

邓传彬被捕疑与“六四酒案”图片有关

【民生观察2019年5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四川籍维权人士、独立纪录片拍摄者邓传彬(网名:邓二晃晃)于周五(5月16日)凌晨在宜宾家中被带走,目前家属只收到警方的口头通知,邓传彬已被刑事拘留,其他情况未明。

据悉,15日晚十一点多,宜宾警方及国保人员已到邓家楼下集结,最后在16日凌晨一点不到时进入邓家,将邓传彬强行带走。家属只知悉邓传彬已遭到宜宾警方的刑事拘留,不过家属尚未收到警方发出的刑拘通知书,至于其他相关信息暂时未明,包括邓所涉及的罪名。

知情人透露,邓传彬曾于15日晚十一多时在推特发布了一张成都“六四酒案”中“铭记*八酒六四”酒瓶图案的照片,但仅仅半个小时左右,该推文和图片被删除。同一时间,大概十一点四十五分,邓传彬在微信群向朋友们发消息表示“深更半夜都有人盯着我的推特,发了张酒瓶照片,半个小时就不到电话打过来,人到了楼下,让我开灯关灯证明自己在家里。”、“党国辛苦了”,而最后邓传彬又发了一句信息“我又怂了,酒瓶照片也删了。”随后邓传彬在群里再无发言。

由于目前未知邓传彬被抓捕的具体原因不得而知,不过,按照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邓传彬因在推特发布与“六四”有关的元素而遭到拘捕的可能性最大。

网友刘先生认为,今年是“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中共当局一早提前布局和打压相关人士,避免“六四”纪念日前后出现状况,因此不难理解邓传彬因一张六四相关照片而被捕。目前中共正为中美贸易战一事焦头烂额,而国内出口贸易持续下行、经济乏力、房地产活力不足、华为等高科技企业遭遇芯片制裁等等因素造成的经济困局以及大量农民工失业潮正在形成一点即燃的风险,因此惶惶不可终日必须严防死守。相关信息表明,今年元旦后,当局已经开始部署“六四”维稳工作,用草木皆兵风声鹤唳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公开消息显示,邓传彬,四川宜宾人,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的两年里为灾区作志愿者服务,2009年茉莉花事件中遭到打压,此后陆续参与多起围观声援,包括山东临沂东师古事件(陈光诚事件)、广东乌坎村民选举事件、浙江乐清钱云会事件等,曾于2014年因以独立纪录片拍摄者的身份为部分刑满释放政治犯拍摄纪录片而遭刑事拘留,价值三万多元的包括拍摄器材、电脑、手机等相关电子设备被查抄。邓传彬目前是一个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帮扶机构——“艾帮热线”的义工。

相关报道:川籍维权人士邓传彬被广东中山市国保带走 与家人失联
https://msguancha.com/a/lanmu4/2014/0604/10108.html



2019年5月17日星期五

敌视普世文明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


据维权网及自媒体推特披露,中共当局在北京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之际,完全无视法制,践踏人权,玷污文明,采取软禁、监控、绑架等等手段,严控北京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并对到北京上访民众实施暴力遣送。中共当局这种公然违法侵权与文明背道而驰的野蛮行径,反讽了中共当局对文明的自封,暴露了中共当局反普世文明的本质。民生观察对中共以反文明的方式来召开所谓文明大会的恶行表示强烈抗议与严正谴责!

据民主维权人士李蔚15日的推特报道:“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我被上岗第二天。由于外出两天,刚回到家即被上岗。此次上岗该从5月12日晚开始,预计将持续到5月23日。过去此时我会去外地旅游减轻北京公安负担的,由于2018年3月3日在杭州遭遇恶警滥权查指纹、DNA、手机数据和殴打,至今没有解决,本人拒绝去外地。

可见李蔚因去年被强迫到外地“旅游”而遭到警察殴打之事,迟迟没有得到解决,现在北京召开所谓文明大会而拒绝外出,故而遭到警察上岗软禁。而类似李蔚的一些北京维权人士则被强迫旅游。

另据维权网报道,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目前正在北京召开。为了保证大会的举行,北京政府实行了严格的管制政策。在大会举行前几天,有几条地铁就已经停运,以此限制市民出行。与此同时,访民的行动也受到打压。北京访民葛志慧和儿子,5月12日被当地的便衣警察堵在家里,不准他们出门,也不准葛志慧的儿子去住宿学校上学。从葛志慧发的网络视频可以看到,她的儿子对警察的强制行为进行了强烈的斥责和反抗,但无法突破警察的包围。葛志慧此前因为房屋被强拆并被打伤致残,而成为访民。对警察的行为,葛志慧认为,这是对“亚洲文明会议”的绝妙讽刺。

而在5月17日,据黑龙江访民发出的推特视频显示,四名到北京上访的公民遭到警察强行绑架押回到当地时,居然被派出所警察从火车站扣上手铐强行架走,期间警察还公然动手殴打上访人。警察如此暴力对待被遣返的访民,原因就是得到保障北京召开所谓文明大会的圣旨。

中共当局为了召开一次所谓亚洲文明大会,居然不惜封阻管制交通,软禁公民、绑架殴打上访人,甚至剥夺学生上学,严重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信访权、教育权。因此是公然践踏文明。

当然,从中共当局的历史来看,这种借开会或其他什么庆典公然违反法制,侵犯公民人权的行径,已然成为常态。可以说每年中共当局都会上演这种违法侵权的丑剧。而从1989年镇压反腐爱国民主运动的“六四”大屠杀后,中共当局更祭起了“稳定压倒一切”的维稳体制,日益将全国变成一个大监狱,近年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滥用纳税人钱财,广建大数据监控设施,让全国不留死角,对公民实施全方位、不间断、无空隙的监视跟踪,更使整个中国沦陷入《动物庄园》与《1984》小说的境地,公民的私域被公权吞噬,公民的基本人身自由权、言论权,集会权等等宪法权利被剥夺殆尽。

今年以来,随着中美贸易战烽烟再起,中共当局为了掩盖自身维持奴役民众特权而拒斥遵守市场自由贸易条款的罪恶行径,加紧对国内实行信息封锁与对一切异议维权人士的镇压,以来保证自身权力的稳固。当然,今年又适逢“六四”大屠杀30周年,中共在自身罪恶不断遭到揭露,在公民不断觉醒而起来反抗的情况下,更感统治的危机,于是采取相对于以往更加严酷的违法侵权手段,来达到威吓控制镇压公民以延续罪恶的权贵统治的目的。

这次所谓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事实就是以抛弃法制、践踏人权的野蛮来维护中共权贵统治面子的会议,是以野蛮手段来给自己进行文明的加冕,来伪装自己开辟了文明之道,以便与人类主流文明对抗。

中共当局如此违法侵权反文明的行径,严重违反自身宪法与法律,自食保障人权与依法治国的承诺,是公然蔑视人类认定的《世界人权宣言》、《联合国宪章》、《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人权捍卫者宣言》等等国际人权公约条款,也是公然与人类普世文明为敌,公然挑衅人类公认准则。因此应该受到文明人类的共同谴责!

民生观察强烈要求中共当局立刻悬崖勒马,认清人类文明发展方向,认同人类文明准则,回到尊重人权、厉行法治的轨道上来!

民生观察 2019年5月17日

辽宁关淑珍为夫伸冤遭迫害

【民生观察2019年5月17日消息】本网获悉,辽宁省凤城市冤民关淑珍,因丈夫无辜被殴打致死,公安机关至今不予立案而上访维权多年,期间多次遭当地维稳人员骚扰、跟踪、监视、拦截、殴打,近期更不让她出门谋生。关淑珍表示,她已被逼的无法生存下去了,请求社会给予关注和帮助!

据关淑珍讲述,她家位于辽宁省凤城市中华委十二组,从2002年开始她为了完成父亲遗愿帮助父亲索要被凤城市某官员侵占的‘民心解困房’以及2009年她租用凤城市步行街摊位与凤城市综合执法局发生纠纷,被其工作人员打伤住院。

在以上两起事件发生后的十余年时间里,她不间断地申诉、信访、花去各项费用8万余元,最终有了结果。2012年3月两件事情一并给予解决,凤城市政府以救助形式给付补偿款20万元,由她本人办理了各种手续领取了补偿款。虽然问题最终得到了解决,但她却因此得罪了某些官员,他们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伺机报复。

关淑珍说,2012年6月4日她的丈夫孙斌无辜被殴打致死,一起命案公安机关不但不立案侦查,还发生了警察和死者家属抢夺尸体的恶性事件。为此,她先后多次到凤城市、丹东市、辽宁省;公安、检察、政法委、人大、纪检委、信访局等部门信访,辽宁省人大对她说:进京上访就抓你、教养你。

丈夫孙斌之死在辽宁省得不到解决,她前后4次进京到国家信访局、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不接见也不收材料】,之后又多次寄送材料,但至今未得到答复。

不仅如此,丈夫死后人格还受到侮辱,她和家人多次遭到不明身份人员的恐吓、威胁。出行被跟踪、监视、电话被监听、电脑被监控、各方面人士出面想私了解决。

在孙斌死亡的第二天,凤凰分局教导员;郭刚说孙斌是在凤城浴池吃性药导致的死亡;劝关淑珍不要尸检说丢人、给孩子留点面子,凤城市政法委书记说孙斌是自己摔伤的,并向丹东政法委汇报时也说孙斌是吃性药死的,那段时间简直是流言蜚语,对一位死者毫无根据、不负责任的乱说;给关淑珍及儿子的身心造成极大伤害,在家人和朋友面前抬不起头。

至2012年7月7日关淑珍出烧烤摊之前那段时间,她在家里时经常有陌生人到其住处威胁、谩骂、甚至用刀撬房门。

在她出烧烤摊做生意时,发现经常有无牌照车停在附近,走到那里跟到那里,进行暗中跟踪。从2012年10月25号开始、凤凰分局教导员郭刚公开说,派近50多人好几台车监视关淑珍行踪,开始明跟,用车追踪,就连在野外上厕所时都不放过,一边站着两个警察。在十八大期间关淑珍去丹东市,东港、樟岛【旅游区】朋友家住,凤城市公安局警察形影不离跟踪,开车追关淑珍家的面包车,晚上面包车挡风玻璃被砸、轮胎被扎,更有甚者,有一天派四名警察强行入室监视,为限制关淑珍出行,公安局采取这些措施导致关淑珍心脏病复发两次,后住院治疗【但自尸检报告发到互联网后不再跟踪】。

为达到全程控制关淑珍的目的,关淑珍本人,儿子、及【双目失明】的老母亲的电话,从孙斌死后到现在一直被公安局监听,电脑网络被监控,关淑珍的身份证也被挂到了黑名单上,完全失去了自由,80多岁的老母亲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后,受到恐吓得病住进了医院。

因孙斌死亡、在安徽上学的儿子不得不退学回到了凤城,但经常受到威胁,向公安局报警,且提供什么人威胁的录像、都不给立案。令人不解的是,在上述这些行为进行的同时社会各方面人士谈私了;公安局有关人员谈私了解决;法医说私了算了,有些人跟关淑珍的朋友谈私了;问要多少钱有陌生人多次跟关淑珍的儿子谈,同意给200万元私了,这些都被关淑珍回绝。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一些知道孙斌死亡真相、但被花钱打点之后谁也不敢帮忙管事了。

关淑珍表示,以上问题均属事实,她愿用人格保证没有虚假成分。各方面情形证实丈夫孙斌属于非正常死亡,公安机关当时就应该立案侦查;司法鉴定意见书补充说明,能证明孙斌身体受伤部位是钝器外力所致、是被殴打导致的死亡,公安机关应改正不予立案的不作为行为。由于公安机关的不作为,使她不得不向有关部门申诉、控告花掉巨额费用,致使生意不能正常经营,儿子中途退学经常受到恐吓、威胁,每天生活在提心吊胆的环境中,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精神受到极大痛苦。

2019年4月22日,有本溪的朋友给关淑珍打电话,说帮她联系了一个夜市摊位,让她过去看看,可是在她准备上车时却被凤凰城区杨光伙同一群警察拦阻不让她上车,在撕扯中关淑珍的腰部被弄伤,至今还疼的睡不着觉。凤凰城区杨光和警察让她失去了一次做生意的机会,无奈她只好再回到凤城市中行大树底下摆摊卖炸串,可是综合执法局人员也不让她干。综合执法局在2012年经政法委丁书记和信访局长方维东,协商同意,与关淑珍签订三年合同,地址就在中行步行街头,因为地下线路被挖,还差一年半没有履行完,至今也没有对关淑珍进行赔偿,也不给她找其它的地方让她做生意。

2019年5月13日晚7点到10点多,综合执法局人员伙同黑社会四人站在关淑珍小吃车前影响其做生意,给她造成经济损失。关淑珍表示,她一家老小要吃饭要生存,她无辜被害的丈夫还在殡仪馆里放着,至今不给解决,现在还不让她做点小生意,她已经无法生活了,请领导尽快为她解决问题!

关淑珍电话:13236976681


2019年5月16日星期四

“六四”30周年前夕王德邦被约谈

【民生观察2019年5月16日消息】本网信息员获悉,5月16日上午,广西区桂林市公安局两国保前往全州会同全州县两国保,一起约谈居住于当地的、前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八九民主运动参与者王德邦先生。

桂林市国保虽声称是闲谈,但整个谈话透露出来的目的非常明确:

其一、国保详细追问王德邦女儿出国留学情况。问及学习专业、生活安排、活动情况、经济来源、学费情况,甚至国外留学勤工俭学情况等等。这勾起了王德邦对过往多年因为自己参与八九民主运动及维权运动而连累孩子在国内受到迫害情况的痛苦记忆,引起他内心伤感,因此他断然回绝说:这些有关孩子求学的事没必要向你们“汇报”了吧!

其二、国保探问王德邦小女儿是否也考虑出国?在高中的学习情况?分科准备学文科还是理科?若在国内准备选到哪些城市去上大学?这让王德邦想起几天前有两名自称政府扶贫办工作人员,到学校找王德邦未成年的女儿调查家庭情况的事,从各种迹象看,这两人应该也是中共政法系统人员,他们在孩子没有监护人陪同情况下盘问孩子,显然无视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不顾及对孩子造成的恐惧与伤害。

其三、国保试探王德邦近期有否出国计划?可能考虑前往哪些地方?国保强调说会依法保护公民权利。对此王德邦表示不敢相信政府依法,因为今年年初,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者陈小雅女士前往越南旅游时,在广西东兴出关时就被海关拦截,并告知其被边控,这就是公然剥夺公民出国权,根本不依法。国保听后表示自己不知情。

其四、国保想了解“六四”30周年来临之际,王德邦有些什么打算?是否写文章纪念?准备写什么方面的文章?王德邦明确表示自己将一如既往地写文章纪念八九民主运动,反思总结多年来中国的问题,但具体题目暂时还没有想好。同时王德邦建议国保上网好好读读鲍彤先生反思八九民主运动的发言,因为那深刻揭示着八九运动的根由。

其五、国保全面问及王德邦家庭经济情况,经济收入来源,日常费用开支等等。王德邦对当局几十年持续迫害自己表示愤慨。明确指出桂林当局为阻止王德邦可能前往桂林居住,将王德邦妻子与亲戚们联合在桂林市盖的房反复多次推毁,致使王德邦与亲戚们陷入债务困境,步入绝望地步,以致亲戚们都埋怨怪罪王德邦,弄得亲戚反目,而桂林当局却拒不承担任何责任。

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王默被抓

【民生观察2019年5月16日消息】本网获悉,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王默,于5月14日中午被江苏淮安公安带走,现已被关押在看守所,事由不详。王默曾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入狱4年6个月,今年4月2日才刚刚刑满出狱。

据知情人士透露,出狱后的王默不停歇,介入陈家鸿(陈文胆)律师被煽颠案,为陈家鸿筹集律师费做监督人。2019年5月7日,原计划乘坐D716次列车去北京,当天晚上被专车从南京站带回家,接到辖区平桥镇派出所电话,让他第二天去派出所,淮安市淮安区二级国宝约谈;5月9日,王默与登门的淮安国宝面谈,做笔录,双方就王默为陈文胆律师筹律师费做监督人和推特发帖等方面的事做了交流和探讨;5月13日,王默和妻子领了离婚证,并发表有事找自己不要骚扰70多岁双亲以及前妻的声明;5月14日下午,王默被江苏淮安公安带走,原因不明。

据同样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入狱4年半,今年3月2日获释的湖南民主人士谢文飞说,“他和王默是多年的好友,王默上个月来我家里和我说他这几年来一直失眠,4月2日出狱后,由于还没有适应环境,失眠加重,经常处于紧张焦虑的状态。”

谢文飞表示,5月15日下午他和王默的儿子已经通了电话,证实了王默于昨天(5月14日)中午被抓,现已被关押在看守所,至于其他的事情其子一概不知情。

谢文飞说,他不希望王默再次入狱,希望家属能和他保持联系,如有新的消息望告知,有什么事大家一起来面对。由于目前的环境,山雨欲来风满楼,恐怕又要很久以后才能再见到王默了,他已心痛到无法以言语来形容!如果王默再次被构陷入狱他愿与他同罪!

公开资料显示,王默,1972年出生,江苏省淮安市人,网名:“黑犬走天涯”“菜王默刀”、知名新浪“转世党”、坚定的人权捍卫者、著名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标杆性人物之一、长期出现在街头围观第一线。近年来曾参与了山东曲阜事件;新余三网民开庭围观;郑州十君子事件;焦作张小玉事件等公民街头围观活动,并在围观“张小玉事件”时被抓捕拘留一个月。

2014年10月3日,因在广州市多地拉横幅声援香港民主抗争、“真普选”,被警方从广州市增城区新塘镇带走,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4年11月17日,被广州市检察院更换罪名,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批捕。2016年4月8日,广州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宣判,王默获刑4年半。此前在广东乐昌监狱服刑。在关押期间,多次传出其身体患上多种疾病。

2019年4月2日,王默刑满获释。近日王默再次被抓并被关进了看守所内,其境况令人担忧。

重庆赵安秀探监薛仁义受控

【民生观察2019年5月16日消息】5月14日,重庆维权人赵安秀决定到垫江看守所探视未婚夫薛仁义,正启程之际遭到了非法看守她的稳控人员围堵。

赵安秀介绍,她的未婚夫薛仁义是“绿叶行动”倡议者(网名人力),因长期宣传“公平养老、环境污染治理、呼吁全民免费医疗”等人权理念,被当地国保警方特别“关照”。赵安秀因受薛仁义影响,也加入了绿叶行动志愿者的行列。

2018年5月1日,薛仁义胸前佩戴绿叶,来到重庆解放碑广场散步,并拍照上传网络,而后与家人失去联系。几天后,赵安秀和薛仁义位于垫江县松林小区的住处,遭到垫江警方搜查并抄家。5月7日,薛家人接到大渡口民乐村书记来电,口头告知薛仁义已被关押在垫江县公安局接受调查,让家属不要到处寻找。

18年五一期间,有海外民运人士在网上发起“五一共振”活动,并号召全民上街游行,薛仁义被抓可能与此有关。除薛仁义外,重庆地区被抓公民还有许万平、潘照雄、罗亚玲、何兵、王德伦等人,但他们大多都在数日后被释放回家,目前只有薛仁义、何兵、王德伦、三人仍然被关押。

至2018年5月1日,薛仁义已被捕一年多了,赵安秀作为他的未婚妻却对他被捕后的情况一无所知。在此期间,赵也曾多次向警方询问情况,但警方却以二人未领结婚证为由,拒不提供一切信息,事后赵安秀只得致电薛仁义的侄儿问询,但他侄儿由于受到压力也不敢透露消息。音信全无,这使得赵安秀对薛仁义的处境更加担心。

2019年5月14日,赵安秀决定到重庆垫江看守所探视薛仁义,但辖区维稳人员却围堵阻扰她前往。这些维稳人员是辖区政府派来的,自4月13日赵安秀被维稳人员从重庆渝北绑架回家后,这些稳控人员就一直围堵在她家门口,非法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遭遇围堵阻扰后,赵安秀对围堵人员说“我作为薛仁义的未婚妻,如果探望他都不被允许的话,我会誓死抗争!”。围堵人员见赵安秀态度坚决,就提出“全程陪同”前往的要求,赵安秀妥协答应了。启程时,这些围堵人员还特意要求赵安秀关闭手机,以免被上级监控定位,并且还很不情愿的说“按照上级的规定,原本是不允许你离开大渡口区域的,现在对你是法外开恩了”

在稳控人员的全程陪同下,赵安秀终于抵达了重庆垫江看守所,在提出要求探视薛仁义后,看守所以“你不是家属”为由拒绝了,无奈,赵安秀只能给薛仁义存了一些钱到账户上,希望他在里面过的好一点。

赵安秀认为,自己的未婚夫薛仁义是为公益事业被构陷抓捕的,他倡议的“绿叶行动”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一个做了利国利民的事的好人却遭遇被捕的命运,这个国家的制度真是有问题。

薛仁义未婚妻赵安秀电话:15723038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