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4日星期四

覃永沛律师举报司法部长傅政华涉嫌刑事犯罪

举报人覃永沛,原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电话:0771-3108588,13036818838

地址:广西南宁市友爱南路42号城市便捷酒店6楼

被举报人傅政华,案发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部长

举报请求:傅政华涉嫌滥用职权罪和渎职罪,应依法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被举报人傅政华涉嫌渎职罪的行为如下:

一、对于山东省司法厅以莫须有的“违法事实“吊销祝圣武律师的执业证书放任不管,并涉嫌参与或者指挥山东省各级法院直接剥夺祝圣武律师的诉讼权利,法院拒绝受理祝圣武律师的起诉司法部、山东省司法厅的诉讼材料;被举报人傅政华的行为涉嫌渎职和滥用职权罪

二、对于云南省司法厅打击报复并非法吊销王理乾律师、王龙德律师的行为采取放任态度,致使云南省敢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律师被整体打压,被举报人傅政华明知云南省司法厅吊销王理乾律师、王龙德律师的行为是违法的还是拒绝纠正,甚至加大打击敢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的人权律师,举报人认为,傅政华的行为涉嫌渎职罪。

三、对于广东省司法厅打击报复并非法吊销隋穆青律师证的行为采取放任态度,被举报人傅政华明知广东省司法厅吊销隋穆青律师证的行为是非法的还是拒绝纠正,被举报人傅政华在该事件中涉嫌渎职。

四、被举报人傅政华涉嫌直接命令或者指使广西司法厅强迫解散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及违法注销举报人的律师执业证,2018年利用2004年的法律追究1993年举报人的轻微违法行为,违背了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则。举报人认为,被举报人傅政华在该起事件中涉嫌滥用职权罪(以权代法,恶意破坏法律实施),并且情节非常恶劣。

五、被举报人傅政华涉嫌参与或者指挥湖南省司法厅拟吊销文东海律师、杨金柱律师的执业证行为,还涉嫌与违法或者严重刑事犯罪的法官互相勾结共同打击、报复敢于维护法律公平正义的律师,文东海律师、杨金柱律师品格高尚,满身正气,这是社会公认的事实,举报人傅政华在该起事件中涉嫌滥用职权罪。

六、涉嫌与北京市司法局联手打击、报复程海律师及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被举报人傅政华涉嫌在北京市司法局违法注销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的事件中起到主要作用,举报人傅政华在该起事件中涉嫌滥用职权罪。

另外,被举报人在担任公安部副部长期间,曾直接主导了对709律师的非法抓捕行动,制造了举世闻名的709迫害律师和维权人士的事件。

举报人认为,维护法律秩序需要多一些敢讲真话、敢与违法公权力对抗的律师,否则长此以往必然导致冤民、访民无数,一旦老百姓(没有人权律师引导他们走法律途径)对法律失去信心、拒绝走法律途径,其后果之严重恐怕就是灾难性的了(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截止至2017年6月30日共有1.37亿以上的访民(到国家信访局)!)。傅政华先生身为司法部长应对目前发生在中国境内的以打击、报复、迫害人权律师的行动负有领导责任,为了维护律师的正常执业权利,支持习近平主席依法治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法》的规定,特依法实名举报,请依法查处并把最终的处理结果书面回复告知举报人。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

举报人:覃永沛
2018年5月24日


被刑拘的黄永祥、戴宗言均获取保

【民生观察2018年5月24日消息】本网获悉,日前被刑拘的广东民主维权人士黄永祥和云南网友戴宗言均获取保候审。

据黄永祥妻子刘亚杰5月23日发出消息称,黄永祥于昨天已经被取保候审得以释放,她已在珠海第一看守所门口接到丈夫。她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关注与支持!

刘亚杰表示,丈夫黄永祥于4月25日上午十点到广州花都城东派出所接受调查,后被珠海市公安局从派出所戴手铐带走。经多次询问,珠海市公安局口头告知她,黄永祥因涉嫌“煽动颠覆罪”被刑拘,现关押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5月4日她委托覃臣寿律师前往珠海看守所申请会见黄永祥,负责接待的警察告知案件涉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会见需要申请批准,覃臣寿要求对方介绍案情,也遭到了拒绝。5月7日,覃臣寿收到了珠海市公安局寄出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称因案件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漏国家秘密,因此不准予申请人会见黄永祥。5月10日,她收到珠海警方发来的拘留通知书,确认丈夫因涉嫌“煽颠罪”被刑事拘留。在媒体和网友的大量关注下,5月23日,黄永祥终于被取保候审得以释放。

刘亚杰说,丈夫上个月被捕,可能和甄江华案有关。根据拘留通知书,案件被列入当局所谓的“1225专案”,案件代号与同样涉嫌“煽颠罪”的另一维权人士甄江华一致。“1225专案”就是2015年12月25日立的案,甄江华是2017年9月抓的,而黄永祥也可能牵扯到其中。刘亚杰还透露,丈夫在羁押期间曾出现身体健康问题。

据悉,黄永祥,网名南方老头,1974年生,广东花都人,独立生意人,长期致力于推动中国人权事业及普通民众觉醒的工作。2015年8月和2017年10月,因声援律师王宇和参与海祭刘晓波被两次刑事拘留,后都取保获释。去年9月,同是广东维权人士的甄江华被捕后,黄永祥曾多次手持印有其照片的卡片在街头拍照声援。

另据张金武律师微博消息,因在网上声援徽乡网总监王琳琳的云南网友戴宗言(网名戴克健),也已获取保候审。据悉,王琳琳(网名我在红尘你在天上2013)于2018年4月12日在网上发布安徽颖上县夏桥镇蒙面执法逼死老人视频,当晚被以涉嫌“敲诈勒索未遂罪”抓捕刑拘,4月24日被颍上警方宣布逮捕,罪名变更为寻衅滋事罪和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罪。随后,质疑抓捕王琳琳的网友陈明灯在泸州城失联,据王琳琳的代理律师张金武提供的信息,陈已被抓详情不明;而本月初同样要求颍上县公开相关信息的云南网友戴宗言,也于5月11日,被颍上警方跨省刑拘,理由是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后两人都被羁押在阜阳(颍上)看守所。目前,得知戴宗言已经被取保候审释放。


朋友探望黄文勋父子 被殴打传唤

【民生观察2018年5月24日消息】昨天惠州五位朋友,叶晓铮,陈校容,李秋青,袁鹤,廖慈云,去黄文勋家探望父子两人,在回程的路上,所乘坐的车辆被当地国宝、派出所警察截停。公安野蛮执法对叶晓铮施暴,导致其头部腰部及腿部均有受伤,其他四位朋友遭受此待遇。

叶晓铮长期照顾黄文勋的父亲,当局野蛮对待叶晓铮,可能与此有关系。叶晓铮称,我们惠州五人,去看望黄文勋父子,全部被带到柏塘派出所做笔录。因为我在做笔录到过程中提到被公安打伤到事情,最后笔录也不用我签字。我晚上12点才回到家里。

据黄文勋说他老父亲精神分裂,老是说他有两个儿子叫黄文勋,他记忆中还有一个小时候的黄文勋。黄文勋到的精神状态也不好,记忆力严重衰退,居然不认识叶晓铮和隋牧青律师以及惠州的老朋友,五年的牢狱之灾对黄文勋到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是黄文勋对民主自由到追求意志是很坚的。

据黄文勋透露政府公职人员曾经委婉到向他表达可以给他一笔钱,大约几十万,他拒绝了。说政府可以通过银行贷款一百万给他。当初一舟出狱政府通过数码哥做中间人也向一舟表达过同样的信息。

目前黄文勋家周边监控头密布,各级维稳人员在布岗,国宝对我们发出威胁到信息,对到黄文勋家到网友人身安全不予保证,指出村委会采取暴力手段去驱赶探望黄文勋父子的网友。


2018年5月23日星期三

李蔚邀请关注他维权的朋友到家里做客

2018年5月23日,北京海淀法院仍未对我(李蔚)于2018年4月8日提交的诉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及殴打致伤行政诉讼一案作出是否立案的答复。我也曾多次到海淀法院或电话询问,答复总是“等”。这已经严重违反《行政诉讼法》关于7日作出是否立案答复的规定。投诉也不见效果。

向海淀法院上级法院北京市一中院起诉,拒收。

2018年5月18日,我收到杭州市公安局关于李蔚不满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政府信息公开的《行政复议决定书》(杭公复[2018]第126号),杭州市公安局仍支持江干区分局不公开2018年3月3日晚警察执法音视频及括苍精品酒店监控录像。

在北京法院都不愿按照法律和司法解释的内容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情况下,本人决定对杭州市公安局该《行政复议决定书》不继续起诉,但不放弃维权。

为了更好地维权并与社会各界有效沟通,我首次公开欢迎各地朋友来家交流。

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00(考虑家人原因,周六、周日和其它节假日家中不会客。家中也无法留宿客人。)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小西天志强北园22号楼304室(东门2楼中间门)

交通:地铁2号线积水潭A口、公交小西天或文慧桥北站。高德地图导航至“如家快捷酒店(北京积水潭桥店)”,该店西侧即到。

本人联系方式:
手机:13269350956(telegram、whatspp等)
微信:liwei_wayee
QQ:2434366534
有愿意资助本人接待朋友的,欢迎!多谢!

附件两份:
1.杭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书(杭公复[2018]第126号)
2.杭州市公安局110接警详情(2018年3月4日2:22)

李蔚
2018年5月23日

会见李昱函 法官刨问律师聘请经过

今天会见李昱函律师,她说最近心脏还好,但胃胀气比较严重,每晚十一点到凌晨三点根本无法睡觉,气顶上来人就得坐着,甚至站着才行,而且吃药不管用。她每天吃十几种药治疗心脏、胃病、食管炎等,因吃药多导致转氨酶高,又得吃保肝药。

下午去沈阳市和平区法院约见薛法官,有点奇葩。

我希望见面交流,他竟说还没开庭见面谈不合适,无论怎么说他报定主意不接待,我只有跟他电话交流取保和调取证据等情况,谈话中他几次说他决定不了。后他谈到可能要开个庭前会,我提出应让李律师本人参加并说明理由,他说会考虑。最后,他突然问本案是怎么委托我的,问的还挺详细,包括谁委托的,怎么找我的。我问怎么委托跟这案子有关系吗,他说没有关系只是问问。

之后他又语出惊人,说怎么不见家属联系法院,我第一次听到法官主动要求家属联系的,故问他是否希望家属联系,他说是,可他却只留下家属电话,说开庭时方便通知。

吴莉律师 2018.5.22

余文生取保被拒 许艳申请对案件进行监督

【民生观察2018年5月23日消息】本网获悉,日前,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女士收到徐州市公安局寄来的《不予变更强制措施通知书》,拒绝家属提出的取保候审要求。为此,许女士于今日向徐州市监察委、徐州市人大常委会、江苏省监察委及江苏省人大常委会邮寄了《申请对余文生案监督》的申请书。

北京知名人权律师余文生被捕已有四个月,但律师与家属至今未知该案的办案部门及办案人员的具体信息。四个月间,辩护律师及家属多次前往徐州市公安局了解情况并要求会见当事人,但当局一直推来搪去,因此外界对该案几乎一无所知。最近一次是5月16日,辩护人常伯阳及谢阳两位律师和许艳女士一起去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余文生不果,看守所的工作电脑显示“限制会见”。其后,两位辩护律师又去到徐州市公安局要求会见办案人员进行会见申请,但办案人员并无接待,将律师与家属指派去信访办,而信访办官员则以两位辩护律师已被解聘为由,不认可辩护律师的身份。

今日5月23日,许艳女士用邮寄的方式向徐州市监察委、徐州市人大常委会、江苏省监察委及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检察院邮寄了《申请对余文生案件监督》的申请书,申请监督事项包括:

1.监督徐州市公安局对余文生案件行使公权力的情况;
2.监督徐州市检察院对余文生案件行使公权力的情况;
3.监督余文生案件中公职人员是否实施酷刑情况;
4.监督余文生案件中公职人员是否有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情况;
5.监督当事人余文生聘请律师的权利是否被剥夺,余文生获得辩护律师帮助的法律权利如何得到保障。

据称,前日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女士致电徐州市公安局信访部门的电话,向该部门核实5月16日信访办答应转交的两份材料,一份是“余文生家属取保候审申请书”,另一份是家属写给余文生的家信,但令人惊讶的是信访办竟然答复称“信访办5月16日没有收过上述东西”。其后,许女士又致电徐州市公安局督察部门、徐州市公安局总机及徐州市公安局国保的电话,上述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余文生案的情况,均以“应找到具体办案部门与办案人员问询”的理由推脱。

许艳表示,截止目前,家属并不知道余文生案办案人员的具体信息和联系方式,加上徐州市公安局不承认家属为余文生聘请的辩护律师,因此目前无法获知余文生有没有辩护律师,更加不清楚案件的具体情况。为此,许女士表明态度称,假如余文生有律师(当局指定),那么家属是不认可官派律师的;假如没有辩护律师,那么就是剥夺了余文生聘请律师的权利,当事人理应在被捕后一直享有根据自身意愿聘请辩护律师的权利。

关于向多部门邮寄监督申请书,许女士直言,余文生案完全是赤裸裸的打击报复政治迫害案件,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依法履行监督职责,对余文生案件进行监督,避免不公正或冤假错案的发生,同时亦希望那些滥用职权者可以回归人性与法治。







为保申诉材料 郭洪伟一个月没洗澡

受郭洪伟之父的委托,细雨蒙蒙中,2018年5月22日中午,我来到了吉林省四平市。郭父早早地迎候在出站口,看到我走出出站口,从包里拿出一把旧伞给我撑开递给我,从我手里抢过行李箱自己拉着。82岁的老人,我真不情愿,但是拗不过。之后去监狱以及从监狱回来,他一直拉着。我们坐上公交车去他家。公交车几分钟就到了。郭洪伟的弟弟正在做饭,可能是抽油烟机不太管用,厨房里的油烟溢满了整个客厅。午饭后我们稍作休息,前往四平火车站坐上大连到海拉尔的火车,晚上十点左右到达镇赉。我们在火车站附近的宾馆住下。今天早饭后,我们乘坐出租车直奔镇赉监狱。一个小时后到达镇赉监狱。

在狱政科,工作人员要求提交会见材料:律师函、会见介绍信、委托书、身份证。我一样不差,一一提交。郭父要求一起会见,他5月16日会见过一次,不符合规定,工作人员请示狱政科科长后同意。我们持《外来人员出入监狱内通知单》经过安检口,工作人员严禁携带现金、手表、手机。

会见地点安排在二楼一间提审室。我们等候二十多分钟后,郭洪伟被在押人员背到会见室。一同带到会见室的还有郭洪伟入狱以来写的两大纸箱子申诉材料。会见在狱政科安排的两名工作人员在场监视下进行。郭洪伟精神状态不错,就是浑身散发出的味道非常浓烈。一问才知道他一个多月没有洗澡了。郭洪伟讲述了他被构陷的前因后果,声音铿锵有力。得知他向吉林省高级法院的申诉被以《通知书》的形式驳回,问他下一步怎么打算?向最高法院申诉!他毫不含糊。会见完毕,郭洪伟在会见笔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他的签名遒劲有力。

郭洪伟被其他在押人员背走后,我和郭父被狱政科工作人员领出监狱的路上,我和狱政科工作人员谈起安排郭洪伟洗澡的事宜,工作人员说:“洗澡他也要带着那两箱子材料怎么安排?”

宋玉生2018.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