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2日星期五

江苏魏桂女因进京上访被传唤

【民生观察2018年6月22日消息】本网获悉,江苏镇江市丹徒新区访民魏桂女,于2018年6月19日被丹徒分局城区派出所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为由传唤。

据魏桂女讲述,6月19日,她所在的社区维稳人员和城区派出所警察来到她家中,骗她说要给她解决问题。随后,她被警察强制押上车,并带往派出所关押审讯,期间警察反复问她关于两会期间进京上访的问题,并逼着她回答,在被非法关押6个多小时后才被释放。

魏桂女说,她因房屋被强拆,在当地问题至今得不到解决,所以多次进京上访。2018年3月3日,她躲过当地维稳人员的围追堵截,再次来到北京反映问题,当天早上她正在北京南站对面商场准备吃早饭,突然被江苏镇江丹徒新区信访办主任吴陆宝,带领七、八个不明身份人员,将她非法绑架,并强行塞进一辆无牌照车子里面,一路狂奔直接送到镇江丹徒新区派出所关押,并连夜对她进行审讯做笔录,笔录做完后警察也不给她签字认可,警察自己签字。

之后她又被维稳人员许强、徐新林等三人押上另一辆车上,上车后手机被抢走,三人开车将她押送到镇江市三山镇西湖宾馆的地下室,非法拘禁长达二十多天。地下室里阴暗潮湿,阴冷刺骨,霉味刺鼻,恶劣的环境导致她现在身体严重不适,腰疼胃痛,不能正常生活。在被关押期间,她的儿子因无法联系上她,遂多次报警求助,可辖区派出所警察对此不闻不问,装聋作哑,也不依法出具报警回执单。


福州张华状告政府公安却不公开庭审

【民生观察2018年6月22日消息】今天(2018年6月22日)早上约9点,福州女冤民张华状告鼓楼区政府公安乱拘留一案在福州市仓山区法院第6法庭开庭审理,张华及其家人、庄磊,张丽芳,陈步筹,吴林香,陈茂妹,李良玉,严煜钊,鄢雪玲,伍梅英,邱香英,罗丽萍,雷宗林父母,谢小珍,林菊娇,廖俊,林赛英,唐兆星,何宗旺,卓智标,刘合先仙,林应强等约30位福州维权人士前往声援或旁听。

张华于2018年元月30日步行经过福州市鼓楼区北大路福州西湖宾馆门口时,正好迎面挡路从西湖宾馆开出的福建省两会代表车队一会儿。就因此张华无端被抓走,后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对张华作出行政拘留5天的处罚。

今天到达庭审现场才发现法庭太小,旁观席仅有几个座位,大多数前去旁听的冤民被法警赶出法庭,后只得滞留在法庭外声援。庭审中原告张华首先向法庭表达了被告主官应依法出庭应诉的意见,后来和被告主要针对“原告是否在案发现场闯红灯”?“有无故意拦截两会代表车队”?以及原告“未在笔录上签字画押”原因展开辩护和质证。

今天来法院声援的许多冤民都深受仓山法院枉法判裁之害,唐兆星、陈茂妹、林应强、卓智标、林赛英等人因为无法旁听庭审,就到法院纪检组、信访室投诉控告该院法官玷污法律枉判的违法乱纪行为。但在投诉时却发生了一起令人啼笑皆非的突发事件,当时卓智标、林应强、唐兆星去找刑庭庭长吴洪飞,在办公室刚好碰到老熟人法官刘文锋(冤判卓智标儿子获刑11个月)。卓智标在和他打招呼时只是轻拍对方肩膀一下,没想到对方竟耍起了无赖,大喊“打人啦”!喊声立刻惊动了整个法院领导和众多法警前来。

另外,女冤民林赛英因为今年3月在北京上访,在所住旅社附近步行时被当地政府雇请的黑保安抓回福州,后送去拘留所直接拘留10天。林赛英不服处罚,经复议后将公安起诉到仓山区法院。今天早上去找法官蒋书敏后才知道,案件莫名其妙已被“结案”。通过了解才得知,法官以借口荒唐的“通知不到原告”为由,在未开庭审理情况下直接作出裁定,甚至把林赛英的上诉权都直接剥夺了。

镇江老兵维权变大规模警民冲突

【民生观察2018年6月22日消息】本网获悉,连日来的江苏镇江老兵维权事件于昨日演变为大规模警民冲突。据现场老兵朱先生告诉本网,自19日多名镇江老兵维权被打后,6月21日已有2000余名各地老兵赶来声援,至昨天中午许,镇江政府派出大量警力暴力驱赶老兵,由此引发了大规模警民冲突。中午11时许,镇江政府为了阻止老兵们进入市政府广场表达抗议,派出了千余名警察使用金属围栏试图将千余名老兵推进至水塘边围困、抓捕,而老兵眼见将被推进水塘,继而奋起反抗,大批警察随即与大量老兵爆发肢体冲突,千余人推搡扭打在一起,混战中有多人受伤。

6月19日下午,江苏镇江市部分军转老兵到该市政府部门去咨询有关军转的相关政策,结果被大批警察包围,之后突然冲进来一群不明身份年轻人开始对维权老兵拳打脚踢,导致多个维权老兵被打伤,躺倒在镇江市政府门前起不来,而这群不明身份的暴徒却跑进了镇江市政府大楼躲藏了起来。最后,其他老兵及其亲属来到现场将受伤老兵送往医院救治。

6月20日,全国各地的退伍老兵开始赶往镇江表达声援,当晚,镇江当局派出了大批警车、特警开始驱赶这些老兵,而老兵坚持合法抗争,站在街头依法表达抗议,大家齐声控诉镇江政府滥用警力,非法阻扰驱赶公民依法表达自己的述求。

6月21日早上,更多的老兵赶来镇江参加抗议,他们自发的组成方队,齐聚在镇江市政府南广场齐声声讨殴打、驱赶老兵的不法行为。同时,老兵们还向镇江市政府部门发出了告戒信,警告贪官污吏们会为此付出历史性的沉痛代价。

6月21日上午10时许,从各地赶来声援的老兵人数急剧增加至约2000余人。与此同时,镇江政府为了化解此次群体性事件,派出了工作人员向老兵们解释说“受伤老兵是自己摔倒的,不是政府派人殴打受伤的。这个谣言是唐某某使用微信制造出来的,目前他已经被公安部门处理,并且他也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说自己不该制造谣言导致全国老兵误解镇江政府”。对此解释老兵们并不认可,很多老兵都声称看到了打人者跑进了政府大院内。中午11时许,镇江政府为了阻止老兵们进入市政府广场表达抗议,派出了千余名警察使用金属围栏试图将千余名老兵推进至水塘边围困、抓捕,而老兵眼见将被推进水塘,继而奋起反抗,大批警察随即与大量老兵爆发肢体冲突,千余人推搡扭打在一起,混战中有多人受伤。

6月21日下午,警方又增派了大量警力再次冲击老兵队伍。冲突中,有几名女性军嫂被暴打,并且维权老兵代表牛浩伟老班长被抓走,目前已不知去向。

还有,现在全国多地的公安维稳人员都派员来到了镇江,各地维稳警察都在试图拉走自己辖区的老兵及军嫂,目前已有部分老兵被绑架回原籍。在各地,还有更多的维权老兵们被本地警察非法控制,警方日夜看守他们,以阻止他们前往镇江声援。




2018年6月21日星期四

陕西爆发千余教师集会请愿活动

【民生观察2018年6月21日消息】本网获悉,6月20日,陕西省教育厅办公大楼前爆发千余教师集会请愿活动,请愿现场数以千计的教师们挥舞拳头齐声高喊:“还我青春,……还我尊严,依法依规,落实文件……”。

据了解,请愿教师们来自陕西省各县、市,他们之中既有离退休教师又有原民办、代课和幼稚园教师。教师们要求依法享受与公务员同等基本工资、津贴、补贴和奖金等待遇,解决长期以来陕西省教师的离退休金、在职教师的工资、奖金等薪酬普遍低于公务员的不公现状。

教师们反映,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七十四条:公务员工资包括基本工资、津贴、补贴和奖金。《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第二十五条: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31条的规定:“各级人民政府保障教师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险待遇,改善教师工作和生活条件;完善农村教师工资经费保障机制;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中明确规定:确保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教育部陈宝生部长说:确保中小学教师的工资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收入;陈部长还说:提高教师待遇、提高教师地位、荣誉感,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确保政策真正落实,落实到教师的心里面去,让他们脸上充满笑容。

据知情人介绍,6约0日他们在陕西省教育厅办公大楼前集会请愿,集会教师不断高呼口号表达诉求,要求见教育厅主要领导,要求政府部门严格落实中央文件,将教师们的薪资水平及退休金待遇提高到公务员的水平。集会期间,政府出动了大批警察到场维稳,部分教师拉出横幅才十多分钟就被警察夺走。

陕西民办教师张先生说;“今天大约来了1千多各地教师,他们高呼口号要求依法依规落实中央文件。请愿的过程中发生一些小规模冲突,警察对几名拉横幅的教师拉拉扯扯、推推搡搡,还有一些地方政府派来维稳人员将自己辖区的教师拦截回去了。还有,据在场教师反映,很多外地老师在车站买车票时就当地维稳人员拦截。我们的事情,中央早已有文件,要求给我们按公务员薪资标准发放工资、奖金及离退休金,但是地方政府却讲现在办不了。这几年我总结起来,政府就是推诿、搪塞、应付、欺哄、蒙骗、恐吓。有这样一句话——对待穷人的态度,考验一个社会的良知;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考验一个社会的文明。我们认为是有道理的,知识分子是人才的基石,如果连教书育人的老师都不能享有应有的待遇,那么何谈教育强国,科技兴国呢?”


谭敏、黄伦寻衅滋事案开庭 多人被抓

【民生观察2018年6月21日消息】本网获悉,今天重庆失地农民谭敏、黄伦寻衅滋事一案,在重庆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案没有当庭宣判。今天亦有数十名维权人士到场声援并要求旁听,但九龙坡区法院不但不允许旁听,并禁止拍照,另外还抓走现场围观人员6人。

据重庆维权人士吴绍坪讲述,今天重庆失地农民谭敏、黄伦寻衅滋事一案,在重庆市九龙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没有当庭宣判。在开庭之前,谭敏、黄伦的家属曾向法院递交申请,要求法院公开审理此案,但是,今天九龙坡区法院不但不公开审理,还不允许群众旁听,并禁止他们拍照,另外还抓走现场围观人员郭兴梅、彭英、赵安秀、肖建芳、向平华、何吉芳等6人。6人随后被带往法院遭到非法关押,期间电话一度失联,后在朋友关注和呼吁下,于晚上9点钟左右,才被陆续放出。

据现场访民李发文讲述:“我早上九点十五分左右把手机拿在手上拍照,就被法警拉到后台去了,警号50531的人说笔录都懒得给我做,他把我身份证拍照并给我照相后,叫人把我带到法院外面不准进入法院里面了,期间我看到彭英被关在法院里面那个屋里。”

另据目击者说,今天在重庆市九龙坡法院外,法警手拿凶器,追赶抓捕公民,只要发现有拍照的,二话不说就给抓起来,态度极端恶劣。其中有个过路的老太太就是多说了几句话而已,就给抓起来了。

据悉,家住重庆九龙坡区的谭敏、黄伦,其房屋和土地均被当地政府强征强拆,在各级部门申冤都得不到依法解决的情况下,于2017年2月20日和另外13名重庆访民前往北京新华门喊冤,后被警方全部带回原籍限制自由,后两人均被重庆九龙坡公安局以“寻衅滋事罪”刑拘,一直被非法关押至今。2018年6月21日九龙坡区法院以两人涉嫌“寻衅滋事罪”开庭审理此案,但没有当庭宣判。



民企“大午公司”巨型广告牌被拆

【民生观察2018年6月21日消息】本网获悉,最日,河北民营企业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在河北容城、安新等地的巨型商业广告牌遭政府强拆,大量财物遭强卖。

据大午集团工作人员反映,2018年6月16日,该公司在河北容城的几个大型塔牌被政府部门强拆了。当天下午,强拆人员居然开始切割拆下来的广告牌金属,意图变卖获利。大午集团获悉后,就派出公司法监部人员与广告公司姚经理去找容城镇的邸镇长了解情况,公司法监部人员向邸镇长表示:“我们大午公司不是阻拦拆迁,如果是合法合规的进行,我们肯定支持。我们的大型广告塔牌,是合法设立的,我们的私人财产受法律保护。退一万步说,假设我们的塔牌是非法的,那么政府对待一个非法的塔牌也不能随意处置,也不能不择手段,也还是要有一个法定的程序来解决的。你们此次的强拆行为,不给我们执法文书肯定是不行的。现在塔牌被无合法手续的拆倒了,并且这些强拆人员还要切割属于我们的财物,还要抢走、变卖我们的大量物资,这简直是无法无天。如果政府这么漠视我们的权利,我们就只好找县纪委、监察委反映问题了,我们会要求把强拆现场和幕后的乱作为的干部们问责处分了。”

不一会儿,邸镇长对大午公司工作人员说:“你们大午公司可要支持政府的工作啊!”大午公司工作人员说:“第一、不管是镇政府,还是县政府,或者是雄安新区的领导依法安排的工作,我们公司都会支持;第二、我们支持政府,也希望政府尊重并支持企业的发展,如果用错误的方式对待我们,那我们当然也要讨个说法。”后来,邸镇长让大午公司的工作人员到隔壁房屋等待答复。等了一会儿,再见面时,邸镇长的脸色有了笑意,他回复说:“我了解了一下,现场没有我们部门的车辆啊?”而旁边一个政府人员说:“怎么我们弄你们大午公司一个牌子就这么费劲啊?我们已经拆除了一百多块广告牌了,哪有你们这么较真的事啊?”。对此,大午公司法监部人员让广告公司的姚经理询问了一下现场他的同事,确认镇政府的车辆的确已撤走。公司法监部人员就对镇领导说:“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拉走自己的塔牌了?我们的财产可以由我们公司自由处置了?”但邸镇长却笑意盈盈的回答说:“我没那样说啊!我只是说并没有我们的工作人员在现场,你们要怎么办,是你们公司自由决定的事,我管不了。”

次日,大午公司法监部工作人员又找到容城政府官员交涉,他们见到了主管副县长,也见到了辖区镇长、副书记和一般工作人员。交涉之后了解到,这些官员有能力不够的地方,毕竟他们没能阻挡住非法强拆,导致大午公司以及其他企业的几块大型广告牌被无手续强拆了。但此行也取得了一些成果,那就是,公司保住了部分被强拆的大型广告牌的财产所有权,不再被政府强拆人员肆意偷走变卖了。大午公司法监部的工作人员认为,通过此次的据理力争,大午公司依法“倒逼”公权力回到它应有的轨道上来,“倒逼”了一些官员们,促使他们好好做官,做个好官。这种“倒逼”的做法,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好人在做好事。

关于此次大午公司的大型广告牌被强拆一事,许多民众也纷纷予以斥责。居民刘松说:“大午公司是知名企业,最起码他们还能找到这些官员说得上话,换做是一般的老百姓的话,他们基本上连政府的人都找不到,所以政府才有了拆一百多块广告牌都没人去找他们理论的结果。显而易见,普通百姓副县长是不会轻易接见的。”

居民李涛说:“你跟政府讲道理,他就跟你耍流氓!”

居民原野说:“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了,强拆就强拆了,民营企业就是胳膊拗不过大腿。在我国,公家政府是可以欲所欲为的。这就是专政政府,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他们对待一个知名企业可以如此霸道,那么对待普通老百姓就会更随意了。”

据了解,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大午独立工业区,始建于1985年的一家农牧公司。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先生,初中毕业后曾待过山西临汾二十八军八十二师与徐水县农行,这两个经历让他发现农牧业可以发展经营。1985年他创立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以一千只鸡与五十头猪起家。担任董事长期间,孙大午于1996年6月获颁河北省养鸡状元荣誉。1995年,大午集团已经成为中国五百大私营企业之一,孙大午也获选为保定市人大代表。1996年8月,他当选保定市禽蛋产业联合会理事长。2001年,孙大午除了大午集团董事长外,亦兼任大午学校校长;2002年10月,他被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聘请为高级研究员。

2003年4月31日,徐水县公安局通知大午网站:该网站发表的《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三篇文章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像,整顿网站,停止营业6个月,罚款15000元。

2003年5月29日,他被指向三千多户农民借款达一亿八千多万元而被捕,并以非法集资的罪名遭到收押,并被指控其非法持有弹药;两位弟弟大午集团副董事长孙志华、总经理孙德华和集团的财务处长也都被扣留。最终徐水县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罚金10万元,大午集团同时也被判处罚金三十万元。尽管获得媒体、农民、学者与网友的支持,但他选择不再上诉,并于同年11月1日父亲生日时出狱回家。

孙大午因此被描述成一个优秀的农民企业家,一个为中国农民的前途命运忧心忡忡的思想者,甚至有人称他为“中国企业家的良心”,也有媒体称呼他为“中国农民的英雄”。他在北京大学演讲,直言农村有八座“大山”。他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而受到全社会的瞩目。无论外界对他如何评价,他的自我认识是:“看似可喜可贺,其实是可悲可叹的人物。”



湖南谭嗣同祖祠遭当地政府强拆

【民生观察2018年6月21日消息】本网获悉,6月13日湖南浏阳市荷花办事处领导联合开发商,对“戊戌七君子”之一的谭嗣同祖祠实行强拆,过程中谭氏族人分别被包围控制。

据西愚视界报道,6月13日凌晨,几辆挖机在浏阳市城南的浦梓巷轰鸣,浏阳市荷花办事处领导联合开发商,准备对已有480多年历史的戊戌七君子之一的谭嗣同祖祠进行强制拆除。

七点左右,得到消息的谭氏族人陆续来到祖祠地,纷纷阻止当地政府对祖祠的拆毁,双方在对古祠的保护与拆除中,进行着争斗。约一小时后,警笛长鸣,数车全副武装的警察到场,迅速将保护祖祠的谭氏族人进行包围并分别对其控制。经过几个小时的混战,一座气势恢宏的古建筑终于被地方政府强行拆毁夷为平地。

据悉,谭氏祖祠始建于明嘉庆年间,据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最初占地6亩多,建筑面积2000多平方米,除了供有谭氏祖宗牌位外,这里还曾是谭氏家族私塾《福寿学堂》的所在地。清末湖广巡抚谭继询与著名爱国维新人士谭嗣同父子俩,幼年时均在此就读。

据谭氏族人介绍:谭氏家祠的拆除与保护已经历了十四个年头,在2004年3月的某一天,工程方就要拆掉谭氏家祠,但遭到了谭氏族人的合力阻止,使文物没有遭到破坏。自此之后谭氏族人开始了长达十四年的维权和上访。他们曾上访去过长沙市委、市政府、湖南省委、省政府,也去过北京,但都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他们想尽了办法,也曾想以控告责任人的方式来保护族祠,也曾以向政府申请古文物的方式来保护族祠,但都没有取得成功,这一切都只是徒劳。

今年3月份,荷花办事处领导通知谭姓家族代表开会,向他们说明谭氏祠堂必须要依法拆除,但谭氏家族代表坚决不同意,认为荷花办事处是在破坏古文物,是一种犯罪行为,并提醒他们:“不要利用手中的权力进行犯罪活动,不要认为你们不违法,也不要认为不违法就不犯罪。虽然你们在这个年头也许不算犯罪,但在中国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是属于犯罪的。你们要拆除它,你们就会成为历史罪人。”

今年5月,荷花办事处工委书记周逢明再次召集谭姓代表开了个协调会议。在会上,周书记强调要将谭嗣同烈士的精神发扬光大,并承诺在未与谭嗣同后裔达成协议前不予拆除。

一位谭氏族人说:“不知道这是一个骗局,还是开发商背后的领导比周书记说的话要管用些。”

据一位官员透露,强拆谭氏族祠这件事,是由浏阳市委书记黎春秋签字同意,并经过了曾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省文联主席、浏阳谭氏族人谭仲池的同意。

一位九旬谭氏老人气愤地说:“唉!这是谭氏家族的逆子啊,逆子,连祖宗都不要了,这是对祖宗的不敬,对谭氏先人的不敬”!

一位文化界人士听到此事时说:“这里不仅是戊戌志士谭嗣同的祖祠,还是浏阳这座千年名城唯一一座有近五百年历史的一座古建筑,同时是浏阳古代八景之一。这座古祠的保存和保护极具历史和文化意义,强拆是对中国古文物的一种破坏,同时是对先烈的一种藐视和侮辱”。

对此,浏阳市荷花街道办事处针对近日媒体和网友的质疑和谴责,给出了如下情况说明:

1、浦梓港谭氏家庙并非谭嗣同祖祠。在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中,浏阳市文物管理局对浦梓港谭氏与梅花巷谭氏(谭嗣同先祖)之间渊源关系进行了详细考查、论证,结论为:浦梓港谭氏迁浏时间为明朝洪武年间(1368-1398年),由江西袁州迁入;梅花巷谭氏迁浏时间为明朝天启七年(1627年),由湖广长沙府长沙县迁入,两支谭姓迁浏时间相差200多年,并非一脉,故浦梓港谭氏家庙并非谭嗣同祖祠。

2、浦梓港谭氏家庙并非文物。2010年3月11日,浏阳市文物管理局聘请省、长沙市文物专家就谭氏家庙文物认定问题召开了专题论证会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文物认定管理办法》,出具了《关于浏阳市荷花街道浦梓港谭氏家庙文物认定的意见》。认定意见为:依据《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査文物认定标准》和相关规定,浏阳市浦梓港谭氏家庙不予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
感谢大家对我街道工作的关注。

浏阳市荷花街道办事处
2018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