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0日星期五

上海访民大集访 郑培培等被抓进派出所

【民生观察2018年4月20日消息】本网获悉,前天(4月18日)上海访民约数十人在上海市信访办后门人民公园内大集访,期间大约有一百多上海特警到场,全程监视这些访民的一举一动。集访结束后,徐佩玲、郑培培、万文英被警察非法抓进派出所审讯关押。

据上海民主人士杨勤恒讲述,4月18日周三上午他一早来到上海人民公园,看到上海访民颜六妹、叶桂香、丁艰雄、魏勤、徐佩玲、解向荣、郑培培、万文英等数十位访民在此举行大集访活动,还有一些他不认识的访民朋友,亦有不少外地朋友参加了此次维权活动。大家纷纷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维权口号和标语拍照合影,并互相交流维权心得和法律知识,现场气氛一度活跃。

值得一提的是,在活动现场有一位92岁高龄的老人,被家人用轮椅推着过来参加维权活动,据说老人家房屋被政府部门强拆15年了,到至今都没有给予合理安置和补偿。

当天的维权活动进行的平静而祥和,这可忙坏了到达现场的公安特警,他们好像如临大敌似的,仅公园大门就停着大约三十到五十辆警车,并且出动一百多名特警到现场维稳,除了公园东面一小门可以岀去,公园南门200号可以进入到公园里面,其它各个公园出入口都被特警封闭了,而且每个出入口都有特警人员站岗盘查,每隔100米远就有3至5名特警巡逻,这些人全程虎视眈眈的盯着访民的一举一动。但访民朋友们都没有害怕,依然聚集在一起进行正常的维权活动。大集访活动一直持续到中午12点钟,看到访民们渐渐散去,这些特警才解除了警戒。

据现场访民徐佩玲讲述,上午她们在上海人民公园南门200号大集访,然后她和郑培培、万文英一行三人准备坐地铁去吃中饭,在地铁站10号线等车时,她们三人遭到警察盘查,警察强行搜查三人挎包,被查出郑培培包里有上访标语,警察当即要将郑培培和万文英带走审讯,她因为不放心朋友,就跟着她俩一起进了南京东路地铁派出所,经过一番问询后,警察放她们三人出去吃午饭,期间,警察跟随着来到悦来酒店,等吃完中饭警察又把她们三人带到地铁南京东路站派出所,并说要进行审讯做笔录。

期间审讯她们的警察说:“你们在公共场合拉横幅犯法了。”郑培培马上反问警察:“我们拉横幅对他人有没有造成伤害?我们又没有影响他人,我们正当维权,哪里犯法呢?你们拿出法律依据来。”

徐佩玲说,当时她也质问警察:“你们无缘无故把我们抓到派出所来,第一没有开传唤证,第二不解决我们的信访问题,你们才犯了大法。”对此警察没有给予她们任何答复,仍将三人非法传唤至下午4点多钟,随后三人又被带到徐汇区湖南派出所,当天晚上三人又被第二次要求做笔录。晚上大约10点钟左右笔录做完,湖南派出所警察叫三人赶快回家,却不依法出具传唤证。于是,她们三人坚持不走,并要求警察出示书面依据,不管是对她们进行传唤还是拘留,三人都要求书面依据,三人均表示对警察的所作所为表示不服,要对办案警察进行起诉。

双方最后又僵持近一小时,湖南派出所警察就是不给开具传唤证,最终三人于晚上11点左右,分别被当地辖区警察强行送回家中。

据悉,徐佩玲是上海徐汇区人,她于1999年在上海市曙光医院做胆结石手术时,医院错把肠子接在了肝管上,造成其肝功能重度损伤,留下胆道逆行感染的致命性后遗症,之后终身都靠药物维持,从而造成夫妻离婚,家庭破碎,致使她两岁的儿子不能和父母团聚。后因法院和鉴定机构的枉法行为,导致此次医疗事故给徐佩玲造成三级伤残的严重后果,却得不到依法合理的解决,徐佩玲为此上访被多次拘留,2014年还被判刑8个月。而家住上海黄浦区的郑培培和虹口区的万文英,则分别是因为门面房商铺和房屋被强拆,而上访维权多年,期间多次被判刑、拘留、殴打、关黑监狱、非法拘禁等,问题至今得不到合理解决。






2018年4月19日星期四

南京王健被刑拘抄家疑与申请游行有关

【民生观察2018年4月19日消息】本网获悉,南京维权人士王健日前被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家中被查抄,可能与早前向南京警方申请有关抵制美国的游行示威一事有关。

据王健妻子路女士(Tel:‭+8615380776420‬)讲,前日(4月17日)下午五点钟左右,王健在家接获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民警的电话,对方要求王健前去辖区派出所谈话,有事情要向其了解一下。路女士指,警方人员其实就在楼下向王健打的电话,当王健一到楼下便被拉上警车带走。昨日(4月18日)下午两点钟左右,有多名警察和便衣国保人员手持《搜查证》去到王健家中,要求路女士在《搜查证》上签字,上面写明王健涉及罪名为“寻衅滋事罪”。警方在王家搜查多时,最后将王健儿子的电脑拆除准备带走,路女士多次表明该电脑属于其儿子所有并非王健财物,但警方不予理会并在未提供扣押清单的情况下带走电脑调查。警方未向路女士告知王健被羁押地点,只是要路女士在家等电话通知。

据知情人周先生透露,王健此次刑拘可能与近期其向南京警方申请示威游行活动有关。清明节前后,王健在网上发布了示威游行待修正文字版本,征求大家意见。游行拟在5月1日举行,旨在”反对美国向中国发动贸易战”、“强烈支持相关国家机关采取的一切反制措施”、“坚决反对美国向中国出口大豆猪肉飞机等商品”等诉求,并清楚制定了游行路线、口号标语、参与人数、活动管理等详细计划。4月9日,辖区派出所就此事传唤王健,核实后要求其删除,被王健拒绝。4月10日,南京市局国保对王健约谈,坚决要求其删除在多个社交平台发布的有关示威游行的一切文字,迫于压力之下王健删除了相关帖子,但王健回复对方称,删除是(给你们)面子的问题,但递交游行申请,是法律和权利问题,一定会坚持。4月13日,王健去到南京市公安局递交《示威游行申请书》,由南京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派人负责接待,对方告诉王健,递交的申请材料不够规范,因此无法受理。对方并没建议重新撰写,而是建议不要递交了,(就算递交了)也不会批准。

有关王健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南京王健因推特转发敏感内容险被拘留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8/0320/17202.html

附《游行示威申请书》原文:

南京市公安局:根据《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并依据《集会游行示威法》关于游行审批的管辖规定,特向你局提出以下游行示威申请。

游行目的:反对美国向中国发动贸易战。强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外交部、商务部、财政部等相关国家机关采取的一切反制措施。强烈要求美国政府立即终止贸易战,不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老老实实回到谈判桌上来,坚决抵制美国向我国出口的大豆、猪肉、苹果、飞机等所有商品。

游行示威的地点及路线:自江宁区公安分局高新技术开发区派出所门前起,到雨花台区铁心桥派出所门前止。具体行进路线,由胜太路至将军大道至花神大道至宁丹路至铁心桥大道到达铁心桥派出所。全程六点八公里。

游行方式:沿公路街道进行,展示标语,呼喊口兴。并且,依我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申请人保证做到以下几点:
一,游行队伍不进入国家机关。
二,申请人请人民警察维持游行秩序,并严格防止其它闲杂人员加入游行队伍。
三,申请人组织的游行人员均是南京市居民。
四,和平游行,和谐示威。
五,游行队伍有组织、有纪律编组列队行进,遵守交通规则,维护交通秩序。

使用标语:
一,坚决反对美国发起的贸易战!
二,美国发起贸易战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三,坚决支持国家有关部门采取的一切反制措施。
四,坚决抵制猪肉、大豆、苹果、飞机等美国商品!

参加游行人数:一百人以内。
游行使用车辆:小型客车一辆,使用手提便携式扩音器。
起止时间:2018年5月1日,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共计八小时。
负责人:王健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十八条、十九条之规定:″对于依法举行的集会、游行、示威,主管机关应当派出人民警察维持交通秩序和社会秩序,保障集会、游行、示威的顺利进行;依法举行的集会、游行、示威,任何人不得以暴力、胁迫或者其它非法手段进行扰乱、冲击和破坏。″申请你局派出足够警力,维持游行沿线秩序,保障别有用心的破坏分子无法混入扰乱游行队伍。

以上申请请批准。

申请人:王健
申请日期:2018年4月13日

2018年4月18日星期三

山东枣庄维权人士苏士芹一案被两次退侦

【民生观察2018年4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今天(4月18日)上午,蔺其磊律师再次来到山东枣庄滕州看守所,会见了被控“诬告陷害罪、寻衅滋事罪”的残疾维权访民苏士芹,获悉该案已被滕州市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

据悉,山东枣庄维权人士苏士芹夫妇都是残疾人,二人从1995年自食其力创办了家具厂,到2008年滕州市区的道路拆迁,从此改变了他们原本平静的生活。

2009年4月8日,山东省滕州市政府以“修公路、旧城改造”为由,未做任何补偿和安置强折了苏士芹夫妇苦心经营14年的家具厂1030多平方米(后来听说700多万元的补偿款全部被政府一帮贪官私分)。

苏士芹1030平米的厂房,按照当时政府的拆迁公告应该赔偿一千多万元的厂子,被村委会逼着只给了40万元。

苏士芹不服从此踏上上访维权之路,她不断奔波在济南和北京的信访、举报控告等有关部门之间。后又被当地公安机关以威胁子女,打着“信访案件维控经费”的名义“支付”给他们100万元。

几年来,问题不但没解决,反而不断遭受各种打击迫害,多次因进京上访被滕州驻京办人员抓到后关进黑监狱。

十八大前夕,滕州市委、市政府信访局和荆河街道办事处纠集上百名不明身份人员闯入苏士芹家肆无忌惮地抢走她的电脑、摄像机等财物。然后又将苏士芹家严密监控,将她非法拘禁在家禁止她外出。连续8天10多个人吃住在她家,使她们一家无法正常生活,成天生活在惊恐之中。苏士芹到政府部门讨说法,又被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拘留10天,公安机关却拒绝给她出具任何法律文书。

2012年12月8号早上9点多,滕州市荆河信访办孔德明带领10多个不明身份的人强行在北京抓苏士芹,逼的她喝农药自杀,幸亏现场访民及时报警急救,她才得以死里逃生。

面对拆迁黑幕的揭露,苏士芹一直控告的原建设局副局长不但未被处罚反而得到了升迁。苏士芹继续到北京信访,终于在17年12月份在国家信访局门口,在北京警察在场的情况下,被十几个不明身份人员强抬进一辆中巴车,一路径直送到了滕州市看守所,以涉嫌“诬告陷害罪、寻衅滋事罪”将其关押在看守所至今。

苏士芹案发一个礼拜后,其家属委托了中国知名维权律师蔺其磊为其做代理律师。蔺律师随即介入此案,在2017年12月份年末会见苏士芹,并找到当地公安局办案单位,为苏士芹递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书,但对方未做任何回应。

2018年1月17日,蔺其磊律师第二次去山东滕州会见苏士芹,再次找公安局办案人员为苏士芹提交了《取保候审》手续,希望对方能从人道主义出发,给予残疾人应有的人权保障。但滕州公安仍不予采纳,甚至连按司法程序走的书面性回执都不给。

据蔺其磊律师告诉本网说,苏士芹被抓时在看守所被公安只提审了两次,批捕时检察院提审一次,其后,苏士芹就被扔在看守所没人理睬了。它们(滕州当局)想打压一个人根本就不需要理由,也不讲法律,完全就是走一个过程,充分彰显了公权力的傲慢与霸道。

今天(4月17日)下午,蔺其磊律师第三次来到山东滕州看守所,会见了被控“诬告陷害罪、寻衅滋事罪”的残疾访民苏士芹。

蔺其磊说,我看到被管教用轮椅推到会见室的苏士芹女士,她精神心态依然不错,对案件前景有心理准备,对以后的维权上访却也有了更大的信心。不出所料的是,滕州市检察院果然又将本案退回补充侦查。当依法办理的案件成了一种公权迫害公民的游戏时,不知道没有假肢的苏士芹女士,何时才能走出看守所,回归她作为一个公民应有的生活啊!


独立人大代表参选人彭峰于上周日出狱

【民生观察2018年4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因参加选举而被控“寻衅滋事罪”的湖北独立人大代表参选人彭峰于上周日(4月15日)出狱,潜江众多访民迎接彭峰回家。

据悉,2016年12月16日彭峰在家中遭潜江市兴隆派出所民警传唤,被传唤到派出所当天即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后由于证据不足,潜江当局又将此案变更罪名为“涉嫌寻衅滋事罪”将彭峰逮捕。

2017年12月22日,彭峰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控一案,在潜江法院开庭,当庭并未宣判。

据知情人士透露,4月15日,潜江多位访民到监狱迎接因参加选举被判刑的彭峰,欢迎他从小监狱到大监狱。据不完全统计,前来迎接彭峰的访民大约有三十多人。

知情人告诉本网人权观察员,彭峰出狱时精神状态蛮好也非常乐观。因参加选举将他判刑,湖北当局就是打击报复选举行动,彭峰在被潜江法院判刑一年四个月后,他立即做了出不服潜江法院的判决,当庭表示要上诉到湖北汉江中级人民法院。

据悉,彭峰被“寻衅滋事案”二审法院没有开庭就直接裁决维持原判。为此,彭峰表示他出狱后还会继续上诉。

彭峰简介:1961年出生,湖北省潜江市人,潜江市周矶农场管理区农民,贪腐举报人,潜江市人大独立参选人,维权公民,中国在押维权人士。

曾因土地赔偿问题而长期上访,又因举报潜江市周矶农场管理者当局贪污行为而遭报复打击,曾多次被关黑监狱、法制学习班、养老院等,多次被地方官员及其所属截访人员等殴打,甚至曾在看守所因殴打而被急送医院救治。

2014年期间,曾因在京上访而遭地方官员多次暴打,同年12月11日又被湖北潜江市驻京办人员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区莲花小区一家黑监狱数日;2016年12月9日,因申请参加湖北省潜江市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向市政府索要选举信息,再遭当局打击报复,12月16日被潜江市警方传唤,同日即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拘。

2017年1月19日,又被更改罪名,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正式逮捕;同年4月13日,其儿子彭万林向当地检察院为其申请取保候审遭拒;11月2日,其案在湖北省潜江市法院举行庭前会议,多名维权访民前往旁听被拒。因羁押环境恶劣,彭峰身体情况极差,最终导致中风面瘫,说话困难。



抗议中共当局剥夺公民祭奠权践踏人伦


——民生观察严正抗议中共邵阳当局阻止祭奠李赞民先生

湖南省邵阳市民主人士李赞民先生因病于昨天(17日)去世,有与其相交多年的友人故旧欲前往送别祭奠以表哀思,结果遭到湖南警方的警告、威胁、阻扰及带离控制。民生观察对湖南当局肆意践踏人伦底线,剥夺公民祭奠权利的行径,表示强烈谴责与严正抗议!

据民生观察4月17日报道:4月17日中午12:30分湖南民主运动先驱李赞民先生在邵阳市中心医院因病去世,享年70周岁。 李赞民因不懈追求民主自由,近四十年来饱受中共的迫害与折磨,两次被判入狱和劳教,因此身体受到摧残,患有陈旧性肺结核、肝硬化等疾病。4月6日,李赞民与尹正安等五位朋友还一起去到邵阳大山岭陵园拜祭亡友李旺阳,李赞民因无力自行从马路公交站走入陵园,只能在路边休息等尹正安等人拜祭下山。据尹正安讲,当日李赞民的脸色和身体状况的确很差。4月8日,病况严重的李赞民被家人送入邵阳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内科接受检查治疗。4月13日,因病情快速恶化,李赞民被急转送至邵阳市中心医院抢救,开始出现意识模糊剧烈疼痛等症状,延至4月17日中午辞世。家属与亲友讣告于19日晚上19:00召开李赞民先生追悼会,邀请李赞民先生的朋友、同事、同学等等前往出席。

据湖南民主人士尹正安回忆,李赞民先生出生于1948年,1979年,北京西单民主墙的春风吹到了邵阳,尹正安,何润龙,李旺阳,赵志华与李赞民等在邵创办了《资江民报》,倡导政治体制改革,呼吁自由人权,要求宪政民主。李赞民是报社社长。今天邵阳的民运圈,大多是当年《资江民报》社的成员。1983年11月9日,与同仁们又组建了“邵阳市工人互助会”,主张抱团取暖,互助自救,成立之时,即有成员上百人,李赞民任会长。同年底,尹正安与李赞民、向志学被捕,尹正安与向志学入狱三年,李赞民入狱四年。从此以后,李赞民的苦难人生开启了炼狱之门,家庭经济困窘,身体也时感不适,自由受到限制,长期被监控,时受恐吓威胁。1996年因传播民主李赞民又被劳教三年。在长沙新开铺带教所,李赞民经历了非人的折磨与苦难,李赞民的回忆录“非人的日子”较详细的介绍了他在新开铺带教所经历的痛苦凄悲的生活。纵观李赞民的一生,自1979年投身民运,虽苦难悲情,然他从未放弃对自由的向住,对宪政民主的追求,以他弱小的身躯,进行着最艰难,最顽强的抗争,在邵阳市民中,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至深的事迹。40年如一日,伟大而平凡,几乎不为外人知。所幸历史不会遗忘,在民运史上,在邵阳志中,都将有李赞民浓墨重彩的一页。

2018年4月17日下午,李赞民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多地的李赞民先生生前好友、民主维权人士开始前往湖南邵阳参加祭奠,但他们中的许多人却遭到了国保警察的威胁阻拦。 当日下午4:10分,湖南绥宁县国保大队长给民主人士欧阳经华发短信息称:“形势很紧张,不要来邵阳,你若不听劝,免费吃公粮(拘留、抓捕)!”而欧阳经华在5:42分查看到这一短信后回复:“我的朋友李赞民先生去世,我去参加他的追悼会是人之常情,你们警方有什么好紧张的?你们难道要逼着我去违背人性,做伤天害理的事吗?龙大队长,我做不到。我要送赞民先生最后一程,至于免费吃公粮一事,这不是我考虑的事”;另有湖南衡阳一位网名叫“飞龙(音)”的维权人士因前来祭奠李赞民先生被湖南国保拦阻;18日晚上8点多,邵阳前一批为李赞民守灵祭奠的朋友被国保带走,灵堂中只有李宝珠与李旺玲;湖南一批邵阳之外的民主维权人士也已纷纷被当地国保警告不要前往祭奠,并且据知情人士透露,湖南当局已经张开大网,准备对前往祭奠者抓捕。

中共当局历来对民主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等等不屈服于权力的人士进行残酷打压,不仅摧残他们的身心,就是在他们死后也不许亲友祭奠,甚至丧尽天良地将他们毁尸灭迹。如2017年7月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摧残死后,不许任何他的朋友、同学、老师前往参加送别,偷偷挟迫他家人同意将其快速火化并将骨灰洒入大海;同年11月,江苏民主人士杨天水被迫害致死,临终前住院期间中共当局不许任何朋友前往探视,就是死后仍掩盖消息,不让家人向外透露,并挟迫家属悄悄火化且将骨灰洒入大海;去年底黑龙江维权人士刘杰被迫害死后,当局同样禁止家属向外发布消息,阻止一切朋友前往送别;当然,中共当局从1989年以来阻止对六四死难者的祭奠,以及阻止对林昭祭奠,更是可见,中共当局对民主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死后仍不放过,仍要对其亲朋进行控制,剥夺亲朋的祭奠权,已经成为了一种统治常态。

中共当局这种阻扰、禁止亲友祭奠民主人士、异议人士的行径,直接侵犯了公民的祭奠权,违反了中国自己的相关法规。

据《北京晚报》2017年04月03日登载:《法官解读 祭奠权究竟是什么权利》:

什么人享有祭奠权?

北京朝阳法院法官程立武表示,一般来说,与祭奠对象(死者)存在着亲属关系的人拥有祭奠权,这里的亲属包括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即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也包括三代以外的其他具有亲属关系的人。

从民间祭奠习俗来看,与死者关系密切的朋友对死者进行祭奠既合乎善良风俗又有现实需求,应当赋予符合条件的朋友祭奠权。

祭奠权包括哪些内容?

祭奠是一种人格权利,主要包括:死亡消息知悉权。即死亡事实发生后,与死者同住的近亲属有义务在第一时间通知其他祭奠权人,祭奠权人有权及时获知死者死亡的消息及其他相关信息,但对于确实无法取得联系的祭奠权人,可免除同住近亲属的通知义务。除死亡信息外,祭奠权人还有权了解其他相关信息,如死亡原因、下葬时间、安葬地点等,这些信息的获得对祭奠权人行使权利、寄托哀思有重大意义,通知人不得拒绝告知。

最后见面权。当然,最后见面权的行使不得损害其他祭奠权人的权利,同时还受到天气情况、尸体保存情况等自然因素的限制。

丧葬事项决定权。安葬事项的决定不是某一祭奠权人独自决定的,而是由权利人集体商定,且不应违背死者生前的愿望,亦不得违反有关法律和政策。

祭奠仪式、活动参与权。祭奠权人有权参加下葬仪式、追悼会等安葬死者的祭奠活动和仪式。

受到侵害如何维权?

程立武表示,从民法角度看,《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以及将于10月实施的《民法总则》关于人格权的规定以及《合同法》的相关规定都可以用来保护祭奠权。

在祭奠权侵权的保护方式中,最为重要的是精神损害赔偿和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和消除影响。祭奠权人权利被侵害使本来处于失去亲友痛苦之中的权利人精神上更加痛苦,侵权人应赔偿祭奠权人的精神损失。

另据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3月10日《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规定:“自然人死亡后,其近亲属因下列侵权行为遭受精神痛苦,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一)以侮辱、诽谤、贬损、丑化或者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的其他方式,侵害死者姓名、肖像、名誉、荣誉;(二)非法披露、利用死者隐私,或者以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的其他方式侵害死者隐私;(三)非法利用、损害遗体、遗骨,或者以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的其他方式侵害遗体、遗骨。”

可见,中共当局肆意阻止公民参与祭奠自己的亲人与朋友的行径,不仅违反法制,侵犯人权,而且直接践踏着中国传统的人伦道德,伤害着人们的感情,破坏着社会的良俗善风,颠覆着社会正常秩序,与中国今天当局提出尊重传统文化,宣称依法治国,倡导培养良好风尚的精神相背离。

因此,民生观察强烈要求中共当局:

一、立刻停止阻扰对李赞民先生的祭奠,允许一切李赞民先生的生前亲友、同学、同事、知交前往送别祭奠;

二、对中共建政以来侵害公民祭奠权的行径进行公开道歉,并对被侵害人进行国家赔偿;

三、真正落实宪法保障人权的承诺,开启旨在保护人权的政治体制改革。

民生观察 2018年4月18日

重庆刘富祥被下达强制执行通知书面临强拆

【民生观察2018年4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重庆市九龙坡区石桥铺正街202号村民刘富祥,于4月12日收到重庆九龙坡区法院作出的《执行通知书》,他家的房屋将面临被强行拆除。

据重庆刘富祥向本网讲述,2018年4月12日他收到重庆九龙坡区法院发来的《执行通知书》,通知书中写道:责令你们自本通知书收到起5日内从石桥铺正街202号房中搬出。这意味着他位于九龙坡区石桥铺正街202号的房屋将面临强拆。

2015年因旧城改造,九龙坡区政府对他家下达了《征收补偿决定》,他和家人因存有异议,遂先后分别向重庆市第五中院和重庆市最高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九龙坡区政府对他家下达的《征收补偿决定》。现在在没有收到以上两家法院诉讼结果的情况下,龙坡区法院亦然向他下达了《执行通知书》,要进行强制执行。

刘富祥说,他的房子是2005年从工商银行九龙坡区分理处拍卖而来,由于此房没有国土证,至今未过户。在竞拍时,拍卖公告上明确写明是营业用房,但九龙坡区政府从土地权属登记中心查出来,房屋用途是住宅,而房管证上未记载用途。后从房屋的产权登记簿上,查明此房在1982年房产证上用途登记为营业用房,在1986年房管局换证时,将此房的用途写成了住宅。按照《物权法》的第十七条规定,如房产证和产权登记簿不一致时,以产权登记簿为准。因此他的房子用途应当是1982年记载的营业用房。

2015年8月九龙坡区政府实行旧城改造政策,他家在征收拆迁范围之内,他家与拆迁公司多次谈判,拆迁公司却只承认按住房标准来补偿,他家却认为自己的房子是营业用房,应按营业用房的标准赔偿,双方对此一直存有异议,因此至今他未与拆迁公司达成征收补偿协议。

在房屋征收期间,当地政府和拆迁公司曾多次试图强拆他家的房屋,他和家人拼命抵抗,家中能用的工具全都用上了,他们还准备了汽油以防万一。为此,这些人见强攻不行,就在他家周围安装多个高清摄像头,并安排多辆无牌车在他家门口路边上守着,在暗中全天24小时密切监视他和家人的一举一动。

2017年6月9日早上7点15分,有九龙坡区政府和拆迁公司联合组织的大约50多人,来到他位于石桥铺正街202号大门外。这些人中有的戴着头盔身穿迷彩服,有的穿着便服,他们手上拿着铁锹、铁叉、电动液压钳、盾牌、灭火器等工具,这些人在未表明身份未征得房主同意的情况下,由三个戴头盔穿迷彩服的人,开始撬动他家的铁门,只几秒钟就把他家大门的铁栓撬弯,并强行打开了他家的第一道铁门。当时,面对不明匪徒的进入,被逼无奈的他和家人立即倒汽油点火自卫,并大声喊道:“赶快退出去,退出去,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这群匪徒见状立即逃到大门两边。等烟雾散去,过了一会儿,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站出来说:“我们今天只是搜查,不拆房子,只是搜查潘某某的房间”。可自始至终这个人就是不出示搜查手续和表明自己身份,他和家人完全不相信这个人说的话,试问,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好心吗?整个过程持续近半小时,双方始终僵持不下,最后在他和家人死守房产、顽强抵抗的情况下,这些人才离去。

过后,据邻居和周围群众向他家反映,除了到他家门外来的50多人外,在房外十多米远的公路上,还有众多的九龙坡区公安分局警察、协警、防暴队、特警,另外还有石桥铺正街社区的主任、书记、拆迁队员及着便衣的人员,这些人一直在阻止过往群众照相。此次“搜查行动”出动人员不下百人,另外还来了四辆警车、一辆消防车。

一次“搜查行动”需要如此兴师动众吗?这些人的用意很明显了。事后他才知道这些人说他家有刑事犯罪人员潘某某的物品,他们要来搜查。这些人还威胁说:“我们阻碍他们执行公务,要把我们抓去关起来。”这些强盗打着合法搜查的旗号,实际上干着强拆老百姓合法房屋的犯罪事实。他们强行撬开居民私宅,跟土匪有什么两样,他始终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公道自在人心!他希望正义媒体和维权人士密切关注他家即将被强拆的情况!

刘富祥电话:13883455168




郭春平再次遭长垣国保大队传唤

【民生观察2018年4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今天(4月18日)上午,河南长垣维权人士郭春平再次遭长垣国保大队传唤,并将其电脑抄走,国保声称网监大队要拿到公安局“取证”。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天上午九时许,长垣国保队长陈雪带人来到郭春平租屋,称让其到公安局信访室,解决郭春平上次被传唤遭国保殴打事件的信息公开事宜。郭信以为真,便与国保队长一起来到长垣县公安局信访室,信访工作人员王丽丽告知郭春平,其要求的“信息公开”不符合受理条件。郭春平向对方索要书面回执,王丽丽称不需要书面回执,口头告知就可以了。

从信访室出来后,陈雪将郭春平带到国保大队,网监大队的人马早等候与此,他们随即架起摄像机让郭春平谈加入“全国旅游公益群”的事情,陈雪说“全国旅游公益群是有组织有架构、有分工的为犯罪分子募捐送饭,是违法的”。而后要查看郭春平的手机。缘于手机太卡郭春平在昨晚恢复了出厂设置,网监大队查不到任何东西就让郭春平交出他的电脑。郭说没有搜查证不会给他们看。对方随即开出搜查证,带郭春平来到其租屋,强行将郭春平的电脑抄走,称要拿到公安局网监大队去“取证”。

上个月(3月27日)郭春平因被网友拉进“全国旅游公益群”而被长垣国保传唤喝茶,遭国保队长陈雪及国保大队牛姓教导员殴打后报警,当地派出所不但不予立案,并拒绝提供报案回执。在此后的20天中,郭春平不断的向派出所索要“报案回执”均遭拒绝,无奈下,郭春平对警察的不作为愤而要求“政府信息公开”,今天再次遭到公安局信访科的拒绝。

郭春平说“父亲得了癌症,妹妹又被村官无赖打伤,我现在为了生计还要到处奔波,忙得根本顾不上看手机信息,是谁拉我进群的我都不知道,现在却因此屡遭喝茶并被国保殴打,一个公益群让它们如此惊慌失措,它们真是的太心虚了。”

从上个月末开始,就不断有全国各地加入“全国旅游公益群”的网友被抓捕的消息传来,郭春平仅在20天的时间里就被传唤两次,目前当局还想在电脑里寻找蛛丝马迹,大有深挖到底将其治罪之势。

民生观察会继续关注郭春平以及“全国旅游群”被抓捕网友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