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星期四

家属探望陈启棠遭当局严管监视

【民生观察2017年9月21日消息】本网从刘晓原律师处获悉,家属于今日探望了在监狱服刑的陈启棠(@天理),整个过程都被监狱方派人监视。

据悉,今日(9月21日)上午,陈启棠妻子以及儿子在佛山市禅城区两名国保人员的陪同下去到广东省四会监狱准备会见陈启棠。众人在进入监狱大门后,即有三位狱警出来热情“接待”,并知会家属,只能安排陈启棠儿子一人入内会见,陈启棠妻子需要在外面等候。等候期间,陈启棠妻子被狱警看管,不能随便走动。陪同家属的两名国保人员原本准备顺道也见一下陈启棠,但未得到狱警的同意。

据陈启棠儿子讲述,会见期间一直有狱警在旁监视,曾经几次打断陈启棠对有关社会事务的问询,并警告不准讨论与生活及家庭无关的话题,仅允许谈论家常事务,否则将被取消会见。会见维持三十分钟后结束。

据公开消息显示,陈启棠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于本年(2017年)3月31日第一次开庭审理,庭后宣判陈启棠获刑四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其后,陈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广东省高院于6月7日,在不开庭审理的情况下,直接对该案进行二审宣判为维持原判。陈启棠于今年7月7日被送入四会监狱服刑。

该案辩护人刘晓原律师称,陈启棠家属这次的会见是陈启棠入狱后的第一次。到本月(9月)24日,陈启棠已服刑期两年零十个月,包括被拘捕至判决生效前的羁押期限,目前距离刑满出狱还余下一年零八个月。

有关陈启棠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苏昌兰 陈启棠昨日“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607/15933.html

709谢燕益律师呼吁开启全面政改的公开信



我是2015年率领维权律师介入“庆安枪击事件”的谢燕益律师。2015年5月2日这一天,我们的同胞徐纯合先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并且尤其在他母亲和三个幼子面前被公然夺去生,而且被杀害之前受尽凌辱。这一虐杀场面异常野蛮凶残,这让我们每个人的尊严受辱、良心难安!尽管律师们作为受害人的代理律师在工作中遭遇了重重阻力,但我们依然公开发表了《庆安枪击案律师调查报告》,以此揭示该事件起源于非法截访、肇事警察涉嫌故意杀人以及有关部门在该事件中包庇渎职这一真相,并竭力呼吁体制内外共同尊重人的生命与尊严回到法治轨道上来解决问题。

然而,有关方面悖逆公义伙同中央电视台等喉舌媒体公然混淆是非,认定警察开枪杀人合法正当并对民间展开全面围剿镇压。这无异于在全国同胞、全世界人民面前颠倒黑白、宣示强权与野蛮,蔑视一切文明、人道与天良!在此之后,举世震惊的“709大抓捕”就开始了,我本人也在抓捕之列,历时553天方获释回家。

从公开的信息来看,“709大抓捕”无疑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尽管官方的喉舌大造其势,其核心不过只是胡石根先生在与维权律师、公民聚餐时说了几句“大逆不道”的话,有关部门就大做文章,进行了一场文革之后罕见的大规模践踏法治、侵犯人权的政治迫害,大兴文字狱诛心之论、大张旗鼓的法西斯运动。在“709大抓捕”中为逼迫律师和公民就范普遍采用酷刑,它所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即便站在中共政权的立场来看,一些维权律师和公民面对一个权贵横行、贪腐泛滥、冤狱遍地的社会,拿起法律武器死磕贪官污吏、死磕滥用公权者,客观上都起到了维护中共所主导的这套现行法统的作用。

近年来,权力不受制约加之当权者的短期政治行为的透支,目前这套法统的公信力在现实社会中已备受诟病濒于死亡。恰恰是这些死磕律师的行动给普通民众带来对司法的最后一点幻想,当局却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对他们制造冤狱。“709大抓捕”的发生无异于维稳势力自毁长城摧毁中共政权得以维系的这套法统根基,用行动宣告它的破产。无论如何鼓吹依法治国,都不如这一次鲜血淋淋的强权暴虐,而“709大抓捕”也仅仅是当今中国时时发生的千千万万个强奸民意、司法冤狱中的一例。即使当权者最终可能意识到,法治对于统治者来说比对被统治者更重要也已无可挽回!

近年来由中共当局所主导的反腐运动尽管如火如荼力度空前,但是众所周知,这场反腐事实上根本无法撼动多年来中共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累积下的全面贪腐问题,可以说这笔历史的债务已积重难返,其严重程度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一方面至少几十万亿、上百万亿天量的民脂民膏被公仆们转移到了海外,这还不包括房产、投资等其他方面的资产价值,现任200多位中央委员的亲属具有外国国籍身份的不在少数。

而审理的“贪腐大案”无论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武长顺等既没有追查他们在海外的一分赃款,也没有调查他们与其老上级、老领导、裙带关系、权贵利益集团的各种交易共同利益关系,就连国内的赃款也只是象征性的作一判决涉及到的金额了了无几,尤其如周永康等所涉及到的严重的滥用职权、杀人、酷刑、活摘器官、残害百姓、荼毒生灵等严重反人类罪行更未查处,而中共更高层级的元老领导人等权贵家族的腐败鲜有涉及。司法审判几乎成了一种白手套手段,完全沦为政治表演的工具!

中共专制集团为维护既得利益、掩盖罪恶长期封锁互联网害怕人民知道真相,在国内大肆抓捕打压维权、异议人士,以言治罪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长期采取非法的维稳体制、警察治国黑恶遍地,镇压人民维护特权,以各种实名制、监听监控、线上线下、海内海外遍插特务五毛等手段监视管控人民,大肆疯狂镇压迫害法轮功学员任意非法拘禁滥施酷刑,出台国家安全法、网络安全法等恶法意图进一步以国家安全之名维护专制特权。但是不管如何封锁管控,即使彻底断绝互联网也改变不了专制权贵集团篡权窃国、维护既得利益专制特权这一事实!

众所周知,要想继续将反腐推行下去,必须紧盯中共权贵集团以各种白手套的方式大肆窃取转移到海外的人民财产。应当立即向海外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金融机构发出照会,要求冻结一切贪腐的财产,并通过国际反洗钱机制展开全面的反洗钱调查,启动司法程序开展国际合作,追回民脂民膏国家财产。这一追查范围不仅应当包括现任领导人的子女和亲属也应当包括中共元老在内的历届领导人一切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对于这件事人民正等待一个历史性的交代,这也必然是一项法律责任、政治责任和历史责任。

但是谁都知道,面对这样一个烂透了的专制政党,在不改变专制制度的条件下,既垄断着权力又进行所谓反腐无异于向人性宣战,是一项确信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常识告诉我,腐败之所以泛滥滋生难以抑制其主要根源在于专制政治、权力垄断、权力不受监督制约所导致的,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由于专制权力导致的政治腐败、贪腐肆虐、经济溃败、社会不公、环境灾难、司法腐败,在我国当前社会每天都在发生无数起司法冤狱。一方面官僚权贵巧取豪夺、残害百姓、镇压人民、荼毒生灵、无恶不作,另一方面底层百姓作为弱势无权者则因资源短缺、生存窘迫而苦苦挣扎、相互残杀、互相倾扎全社会都搞投机、搞短期行为。既得利益集团罔顾人民死活官官相护,导致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各种人道灾难相续不断。

事实上,目前的中国社会正在不断走向失控,每年发生十几万起群体性事件,专制统治的恶果已不可逆转,民心尽失、民怨沸腾,并且这些危机相互叠加在一起,犹如火山爆发之前夜。现专制政权完全靠高压维稳得以延续,但是专制政权每延续一天就意味着各种人道灾难、人间惨祸相续不断,意味着人民不得不继续遭受无比深重的苦难付出巨大的代价,这无疑是对人民的犯罪!这个政权的存在已让大多数人看不到希望与前途!

另一方面,面对日益觉醒的普罗大众,为维系专制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维稳体制日益扩张强化、肆虐横行,正在吞噬一切行政、法律、国家的正常秩序乃至整个政权。毋庸讳言,事实上面对专制暴政的奴役压迫,近年来底层百姓被迫抗争、拼死抵抗的事件屡屡发生抗暴行动此起彼伏,当今华夏大地遍地干柴汽油,熊熊烈火一触即燃,一个全民抗争、全面政治抵抗运动的大时代正在到来,变革之势已无可阻挡,大革命风暴的气息已然来临!

一个专制政权不仅是人民的噩梦也必将是统治者的坟墓!它永远无法解决权力“你死我活、成王败寇”的魔咒。政变与政治投机随时发生,每一个人都毫无安全可言!情报、警察、军队反嗜其主,政治暗杀,无处不在,专制独裁的军队、警察由于其本身也作为被压迫阶层的一部分,其或者反戈一击或者在社会巨变中军心动摇瞬间土崩瓦解!

然而,专制政权与民权之间的天然矛盾不可调和,因此没有民主,法律最终只能成为专制统治的手段,这是历史的必然!凭心而论,无论是最大程度的消除限制腐败还是实行依法治国乃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都必然要选择走和平民主的道路最终结束一党专制建立一个权力竞争相互制约的宪政中国、实现政治文明。

这个道理并非难以理解,对于专制统治集团来说从来就不是什么意识形态之争、观点之争,一切都利益使然,触动利益、权力比触及灵魂都难!是站在继续维护专制特权、既得利益权贵集团少数人利益的立场上,还是站在维护大多数人民利益的立场上,今天到了进行历史抉择的时候了!可以说,改弦更张选择通过全面的政治改革,奉行自由、平等的普适价值原则,开启和平民主才是中国唯一的出路!无人能够阻挡这一历史洪流。认清历史与现实之大势,与其被动混乱失控,不如主动引领潮流顺势而为,不如通过主动推进变革承担人道使命不断加强自身的合法性,启动将权力还给人民的历史进程!不要再等了,现在就开始行动起来!

当今中国一次次事件、无情的现实似乎正在警示当权者“人的有限性”、“权力的有限性”以及专制统治在各个领域的全面溃败、彻底失效,如不主动作出抉择自己手中的筹码会越来越少,终将无退身之所万劫不复。呼吁当权者主动放下暴力专制顺潮流而动绝非一种乞求,而是为了降低转型成本减少人道灾难,和平民主的道路与前途也并非由当局所决定,根本上它以民间为主体取决于人民的选择。

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暴力是怯懦的表现。我们背负人道使命,没有手段只有目的,凭借理性与责任、良善与宽宥克服人性的弱点,改变我们的命运,成就共同的尊严。面对宪政民主这个全新课题,包括当权者在内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改变专制思维,习惯于和平抗议、和平集会、和平对话、和平游行这一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和现代社会普遍存在的事实,为社会契约,为共和共建寻求出路。

不管什么人任何势力,地位多高权力多大,如果悖逆民意违背宪政、违背自然正义对理性、和平、合法的行为人民行使权利采取暴力镇压非法压迫的立场,就是反国家反人民的,无疑将这国推向以暴易暴动荡仇恨的深渊国将不国,从今日起,维护国家就要从捍卫人民的正当权利维护人民主权、捍卫和平民主做起,点点滴滴的捍卫人民主权、维护人民的正当权利就是一场最深刻的变革,凡是有利于人民主权、人民宪法权利的则要不遗余力,凡是损害人民主权、人民宪法权利的当立即改变。
 
有鉴于此笔者公开呼吁:

一、立即释放所有政治犯、良心犯,所有的政治异见者、法轮功学员、基督徒、其他信仰、思想犯、言论犯,累积道义资源,当权者以此才可能增大主导变革权力及话语合法性基础,为社会和解释放善意创造条件。

二、冻结死刑执行,出于人命关天,死刑不可逆的后果考虑,本着人道主义的立场,迅速冻结执行死刑。

三、建立宪政民主,学习一切历史经验、借鉴所有世界普适价值文明成果。最大程度的避免对立矛盾暴力循环、避免人道灾难的持续发生、较小社会转型成本,为了天下苍生的共同福祉和未来,为了整个社会的救赎也为了专制统治最后的出路,开启真正的和平民主!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会见王全璋受阻 律师程海裤子被扯破

【民生观察2017年9月20日消息】本网获悉,今日上午,“709”王全璋案辩护人程海律师和蔺其磊律师与多名家属一起去到天津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羁押已两年多的王全璋律师,所方以该案已有律师为由拒绝,争执期间两律师手机被抢,程海律师裤子被撕烂,并被困至傍晚六点才步出看守所。

据悉,今天早上十点,两位律师在“709”案家属李文足、王峭岭等人陪同下去到天津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被羁押已达八百多天的王全璋律师,看守所的第一道武警岗亭在验证后放行,在进入看守所内门时,被一自称郭姓监管(科)负责人拦住,对方表示领导指示不准会见(王全璋),在律师质问之下,该负责人所持理由是(王全璋)已有委托律师。程蔺两律师要求其告知“已有律师”的姓名时,对方答复不知情,并辩称自己只是执行上级命令。律师以”公安部等五部门维护律师依法执业权规定”中此情况律师有权会见当事人当面核实的规定要求会见看守所所长,但遭到郭姓负责人拒绝。在程海律师对其拍照进行监督时,被其暴力抢去手机,并在纠缠中将程海律师右脚裤边沿裤袋撕烂长达十几公分。蔺其磊律师见此情形进行拍照取证时,也被暴力抢去手机。

天津第一看守所所属辖区的中北镇派出所在接获律师报警后赶到现场,向双方了解情况。由于该名负责人态度嚣张,不肯承认错误,双方一直僵持,派出所在出警三次都无法处理的情况下,最后在看守所韩姓所长的斡旋下,所方归还了两位律师被扣押的手机,并答应赔偿程海律师被撕烂的裤子。程海律师并未妥协,要求行政处罚郭姓负责人,并对两位律师赔礼道歉。其后,两位律师在傍晚时候走出看守所。

据一直在看守所接待大厅的王峭岭讲述,几位家属在等待律师期间听说律师被撕烂裤子和抢去手机,也看到派出所曾派出三拨警员到看守所出警处理,直至傍晚才见到律师出来与她们会和。等待期间,于下午一点左右,家属曾将面包和瓶装水委托工作人员交给尚未吃中午饭的律师,却被态度恶劣的郭姓负责人制止,直到下午两点才准许将食物和水交给律师食用。王峭岭还表示,下午三点半重点,接待大厅突然闯入两名警察,一个手持执法记录仪,一个肩扛摄像机,对几名家属录像取证,家属也拿手机对他们拍照录像,气氛一度紧张。

“709大抓捕”中王全璋律师自2015年7月9日被拘捕后,至今已经835天,,是该案唯一一个没有任何音讯的当事人,目前唯一可知的情况是被确定羁押在天津第一看守所(从家属及律师以当事人王全璋名字存款成功得知)。期间,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已为王全璋轮流聘请过很多代理律师,但在艰苦努力下始终未能会见到,当局多以“案情属三类案件”不予会见为由推托。今年以来,当局则以王全璋已有律师(官派律师)为由直接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介入此案。

有关王全璋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李文足第十六次前往高法控告 再次无功而返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901/16354.html
国保言行异常 李文足猜测王全璋或将秘密受审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814/16249.html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蔺其磊代理秦永敏案递交辩护手续被刁难

【民生观察2017年9月19日消息】本网获悉,新近担任秦永敏案辩护律师之一的北京知名律师蔺其磊于昨日(9月18日)上午向武汉中级法院递交辩护手续时被刁难,院方以各种理由拒绝接收手续,致使蔺其磊律师会见当事人秦永敏不果。

据悉,由于秦案原来的辩护人之一的广西李春华律师被当地司法局施压而不能继续代理该案。在接受了秦永敏三哥秦永昶的委托后,蔺其磊律师接续李春华律师担任秦案的辩护律师之一(另一辩护人为刘正清律师)。据秦永昶讲述,该案上一个律师(李春华律师)当时准备介入该案时就花费近一个月时间,最终才艰难获得武汉中院“通过”,岂料担任不久又在司法局的重压下被迫退出代理。

9月18日上午,蔺其磊律师在秦永昶的陪同下来到武汉中院“证据交换中心”,在打通陈姓书记员的电话后告知其秦案换了新辩护律师,需要递交辩护手续。该书记员先是借口说需要向李春华律师确认(是否已被撤换),又以需要联系法官汪海燕为由推脱。在蔺其磊律师拨打法官电话无人接听的情况下再次致电该书记员时,对方竟称外面办事不在法院,更无法确定何时返回法院为由挂断电话。

当日下午,律师再次联系法官,依然无人接听。书记员在迫于无奈之下,出来与律师见面,秦永昶向其递交了“解聘律师通知”,但当蔺其磊律师向其递交辩护手续时,对方声称按照“法律规定”院方“需要向秦永敏核实”情况,拒绝接收辩护手续,并指目前蔺其磊律师还不能会见秦永敏。

蔺其磊律师表示,根据目前武汉中院刑事一庭不接收辩护手续的做法完全属于违法,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更显荒唐。一个法庭的书记员竟有如此大的“权力”,可以肆意阻碍刁难律师的合法代理工作,看来武汉中院的“依法治国”精神学习得炉火纯青。

有关秦永敏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刘正清律师会见秦永敏 其要求公开庭审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24/16325.html

2017年9月18日星期一

重庆张庭源律师对“被嫖娼”事件发表维权声明

【民生观察2017年9月18日消息】本网获悉,今日,重庆知名刑辩律师张庭源就9月4日下午两点至9月5日下午两点被警方声称有“群众”举报其“嫖娼”而口头传唤至重庆两江新区天宫殿派出所留置24小时的迫害事件发出维权声明,认为该“被嫖娼”事件很蹊跷,并不是一次日常的、简单的正常执法活动。

联想到事件发生时其正在办理成都吴太勇看守所死亡事件的维权案子,张庭源表示自己“被嫖娼”事件背后有滥用警权的力量在操纵,迫害意图明显,目的就是令其无法行使代理成都吴案的权利。为维护法律尊严,维护其作为律师的合法权益,张庭源律师称,已申请了一系列的政府信息公开要求查明“群众举报”真相,揭开该“群众”真面目。对于其被传唤期间在天宫殿派出所所受的极不人道的待遇,张庭源律师表示将适时提起系列行政诉讼,进一步展开维权。

附张庭源律师的维权声明全文:

因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重庆张庭源律师的维权声明

2017年9月4日下午两时许,重庆市两江新区公安分局天宫殿派出所民警以根据群众举报,本律师涉嫌嫖娼为由,口头传唤本律师至该所。进入该所审讯室后,被限制人身自由,不准通信,至下午五时做完询问笔录,就无人理釆。当晚在铁笼囚禁,因本律师身患疾病,至凌晨身体极度不适,报120来人诊断后才给服用家人早已送来的药。至5日中午,粒米未进,期间曾多次要求,均不予理睬。下午1时许,口头宣布本人无违法行为,可以离开,我要求给书面文书,派出所拒不出具。两时许出审讯室,获得自由。

联想到本律师代理成都市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和口头传唤近二十四小时里发生的种种蹊跷事件,本律师认为这口头传唤并不是一次日常的、简单的正常执法活动,目前正值看守所法立法之际,吴太勇死亡事件的维权可能会对看守所管理权属的纷争有一定影响。其背后有滥用警权的力量在操纵,意图迫害本律师,迫使律师无法行使代理该案权利。口头传唤与代理案件两者之间有着重大的联系。为维护法律尊严,维护本律师的合法权益,现维权声明如下:

一、就本事件的详细经过,本律师已向重庆市委、市纪委、重庆市公安局和市律协以书面形式做了重大情况反映。本律师认为警权滥用是典型的薄王遗毒,在中央要求清除薄王遗毒之际,重庆发生警权滥用,迫害执业律师的现象,令人愤慨。薄王之祸,殷鉴不远,希望重庆,市有关领导重视该性质恶劣的事件,查处该事件中幕后操纵的警界黑手,塑造一个公正、公平、正义的重庆警察新形象。

二、为查明真相,本律师已向两江新区公安分局和天宫殿派出所申请了封存被口头传唤期间的审讯室、羁押室全部视频。围绕着被口头传唤当日蹊跷的“群众举报”,本人已申请了一系列的政府信息公开要求查明“群众举报”真相,揭开该“群众”面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第3款规定: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迫害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本次事件若属错告,该举报“群众”向本人口头赔礼道歉即可予以原谅,若系滥用警权恶意诬告,公安机关依法应当追究诬告陷害者的法律责任。

三、天宫殿派出所及相关人员口头传唤本律师之后的盘查期间,本律师遭受了极不人道的待遇,本律师不愿也不能做任何的反抗,作为一名法律人配合、尊重警方的工作,如实回答询问和反映诉求。但是时至今日,派出所一方一句道歉之言均未表达。这种口头传唤,羁押二十四小时后又口头告知无违法行为予以释放,其间又遭非人道对待的“执法行为”,一旦泛滥那么极有可能会发生在中国每一个公民身上,不公正的执法,侵害的是每一个公民的权益。法律提倡保障人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非法侵犯。为维护本律师的合法权益,本律师将适时提起系列行政诉讼,进一步展开维权。

特此声明

声明人:张庭源律师
时间:2017年9月18日

有关张庭源律师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重庆张庭源律师被举报“嫖娼”遭扣押24小时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905/16365.html

2017年9月16日星期六

“广东海祭刘晓波”参与者何霖被遣回贵州

【民生观察2017年9月16日消息】本网获悉,因参与“广东海边公祭刘晓波”而涉案被刑拘29天后在8月19日被以取保候审释放的何霖于今天(9月16日)被广州国保遣返贵州老家。

据公开消息显示,何霖于8月19日在江门市新会区看守所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后,立即被一早等候的国保人员带上商务车送走,返回贵州。当时,国保曾警告其不准在取保候审期间返回广州。几日后,何霖果断回到广州,并同朋友见面聚会。

据据知情人透露,最近几天,广州国保频繁找其谈话,重申要其离开广州,强调一年内不得踏足广州。如果想在广州生活的话,就要其退出圈子(维权公民),并要求其写下保证书,被何霖断然拒绝。今天,何霖被三名国保强行带走,登上开往贵州老家的高铁离开广州。

有关何霖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广东海祭刘晓波案”两人获释 何霖拒写悔过书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6/16262.html
卫小兵、何霖取保获释 皆被国保押回老家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20/16280.html

“非新闻”案二审 卢昱宇最后陈述“语惊四座”

【民生观察2017年9月16日消息】本网获悉,近日,“非新闻”案二审在云南大理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控方坚持一审观点认为卢昱宇构成寻衅滋事罪事实,法院尚未作二审宣判。卢昱宇最后陈述表示自己“应该被判三万五千多年”,语惊四座。

据悉,该案于9月13日早上八点在大理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法院门外及周边区域戒备森严,当局出动大量警力警戒,禁止有人靠近法院大门,便衣不时对过往行人进行盘查。

据律师讲述,庭审开始后,经过对一审的质证意见的进一步补充和阐述后,便进入辩护阶段。控方主要还是坚持一审观点认为卢昱宇构成寻衅滋事罪。辩方则围绕“如何认定虚假信息”、”什么是虚假信息”、“什么是网络公共秩序”、“网络公共秩序被扰乱的状态如何认定”、“政府结论性意见能否作为定案之依据”以及“对公诉人质证意见是否正确”等问题作充分的辨论和回应,另一方面,辩方又从“没有犯罪动机目的”、“客观行为”和“危害后果的构成要件”上进行补充论证,认为卢昱宇行为根本就不构成犯罪,更不会构成寻衅滋事罪。

庭审结束前,审判长要求当事人卢昱宇作最后陈述,律师形容卢昱宇的发言“出人意料”和“石破天惊”。卢昱宇坦言,他(为非新闻)工作三年多的时间,在网上发布了七万多条信息,按一审法院以两条信息判一年来算,其应该被判三万五千多年才对。该案于9月12日在大理州中级法院召开二审庭前会议,两位辩护律师萧云阳、王宗跃以及当事人卢昱宇都有参加。

有关卢昱宇的情况本网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相关报道:“非新闻”卢昱宇被判四年 当庭提出上诉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05/16222.html